《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6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少根“哦”了一声:“怎么说?”
  “先向您申明,我也是道听途说,对消息确切性难以负责。”做过解释说明后,管丽颖继续道,“我听说,他去首都开会是假,到上面活动才是真。好多人都说,他正瞌睡,就有人递了枕头。”
  “你是说,我为他人做了嫁衣?有什么根据?”彭少根的眉头皱的更加厉害。
  管丽颖道:“不是我说,是人们说的。说是他早就有这个打算,你的安排正中下怀,在他走的时候……”
  “叮呤呤”,就在管丽颖刚刚停下话头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看到上面来电显示,彭少根下意识的看了看管丽颖,才去按那个绿色按键。
  “市长,您自己再甄别一下,我先走了。”觉出对方的迟疑,管丽颖打声招呼,走出了屋子。
  只到屋门响起“咣当”一声,彭少根才真正按下了绿色按键:“……哦……真的?……知道了。”
  在拇指按下红色按键的时刻,手机也飞了出去,是彭少根故意扔出去的。他实在是气坏了,便咬牙切齿的骂道:“王八蛋,姓楚的,你好卑鄙……”
  “啪”的一声响起,塑料片飞贱,彭少根也楞在那里。
  火车穿过了多个山洞,驶出山区范围,首都郊区县呈现在楚天齐视野中。
  走了一路,楚天齐偷笑了一路,为自己的“坏招”发笑。
  在昨天下午,楚天齐专门找到厉剑,让对方留在成康,和李子腾分别关注形势,有特殊情况及时向自己汇报。同时,也让厉剑在自己出发后,散布“首都找关系”的传言,以扰乱彭少根的布局。
  看了看手表,已经九点多,楚天齐知道,彭少根应该得到“机密情报”了。
  “叮呤呤”,铃声响起。
  拿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接通电话,把手机紧紧放到耳朵上。

  手机中一声炸雷响起:“彭少根气疯了,他……”
  把手机拿开一些,楚天齐尽量压低声音:“厉剑,你低点声,差点把我震聋了。”
  手机里传来“嘿嘿”的笑声。
  楚天齐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尽管九点多就看到了首都郊区县,但由于经过城区速度更慢,当火车进入*站的时候,已经到了上午十一点。

  广播喇叭里适时响起提示:“各位旅客朋友们,列车即将到达*车站,请在*车站下车的旅客准备好自己的行李下车。欢迎您下次乘车! 再见!”
  速度已经很慢很慢,车站上空广布的电线从视野掠过,但火车还在“轰隆轰隆”的前行着。
  尽管没有像大多数人那样背、挎着箱包,站立起来,但楚天齐却也眼望车外,随时做好了下车的准备。
  “叮咚”、“叮咚”,由于车厢里的人们都屏息静等着,楚天齐很容易听到了这两声短促的响动。他拿出手机一看,一串文字跳了出来:我真的要出嫁了。
  是谁?楚天齐赶忙看了一下,这是一个既熟悉却又陌生的号码。在去年冬天的时候,这个号码就曾经发过两次短信,内容和这次一样。
  楚天齐清晰记得,那是去年十一月份的最后一天,当天上午,他接到了这个号码发的信息“我要出嫁了”。当时看到这个号码,楚天齐觉得很陌生,便回拨了电话,可一连打了两次,都没人接听。他认为肯定是发错了,便没再管它,而是继续做着手头工作。没过多久,这个号码二次发来信息,内容多了两个字和一个逗号,变成了“天齐,我要出嫁了”。意识到应该是熟人,楚天齐便再次回拨电话,前三遍没人接,第四遍传出手机关机的提示。

  对方既发短信,却又不接电话,而且又是雁云市号码,楚天齐想到了好多人,既觉得可能是熟人恶作剧,也不禁心中直犯嘀咕。他当时最担心是宁俊琦发的短信,便给田馨打电话,可巧田馨手机没在身边,没有及时接听,搅得他更加疑神疑鬼,一上午心神不宁。只到午休时分,田馨回过电话,给出他期望的答案,他心里才踏实下来,但仍不禁疑惑:到底是谁?
  离上次发短信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年多,怎么又发来了同样的短信,这人究竟是谁?不对,信息内容不一样,略有差别。
  “呜……”一声汽笛长鸣,火车稳稳停了下来。
  早已等候多时的旅客们,争先恐后的奔厢门而去。
  楚天齐也只得暂时收住思绪,背好挎包,站起身来,加入到前行的人流中。
  也不用打听哪是出口,反正从下车那一刻开始,便被裹挟在出站大军中,只管往前走就行。
  喊儿唤女的呼喝声,身处首都的兴奋讨论声,不时充斥着耳膜,描绘出大都市交通枢纽的繁忙景象。
  验票出站后,楚天齐根据文字提示,走向出租车地下载客区域,这是厉剑专门提醒的。厉剑告诉他,在那里可以打到按表计价的正规出租车,否则只要是到了站外,那些出租车司机张嘴就是“八十”,嫌贵就别坐,反正过往出租车也基本不会在站外停靠。还真别说,楚天齐已经好几年没坐火车,早忽视了这种事,否则非挨宰不可。

  来在等候区,基本没用等待,楚天齐便上了一辆出租车。司机师傅按照他说的地点,驶出了地下区域,到了地面上。
  首都要比成康大的多,也繁华的多,根本就没有可比性,但有一点却是相同的,那就是污染都一样严重,今天这里又是大霾天。
  怪不得人们戏称首都为“首堵”,确实堵的厉害,汽车完全就是间断的蜗行。着急也没用,只要你来到这里,就得忍受这慢腾腾的速度。于是,楚天齐干脆又搬出刚才的疑问,闭上眼睛,继续思考起来。
  今天的那条短信,还是上次那个雁云市手机号所发,内容也几乎差不多,但却有了差别。去年那两条很像是将来时,而今天这条却有着浓烈的紧迫性,更像是现在进行时。
  这个人会是谁呢?三番两次给自己发短信,又是什么目的呢?肯定不是让自己参加婚礼,否则不会是这种态度,应该也不希望自己出现在婚礼现场,只想告诉自己“要出嫁”这个事实而已。符合这种复杂心理的人不多,宁俊琦算一个,但去年已向田馨求证过,并不是自己最担心的人。那么还有……
  “又堵死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通开呢,别走这条路就好了。”司机发着牢骚,回头问了句,“先生,没憋尿吧?”
  被对方打断思绪,楚天齐睁开眼睛,摇摇头:“没憋。”然后又问,“怎么堵成这样了?比刚才车站那睹的还厉害呢。”
  “平时就堵,今天加了个‘更’字,有人办婚礼,你没见前面那些车吗?”司机扬了扬下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