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16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回到房间吃着小虹带来的泡面,刚吃完,田甜就过来了,“林老师,能否给我们庆祝一下?”
  我也不好拒绝他,当即就答应她,“好的,那我们以中式纪念方式吧,可以吗?”

  田甜笑着问,什么叫中式纪念方式。我告诉田甜,可以穿上传统汉服,做几道菜,点上蜡烛,以示庆祝。
  吕大安在一旁偷偷乐着,我知道这小子笑话我,怎么会用这样低级的方式来糊弄田甜。
  但我想还是尽量别让那具男尸从冰柜里出来,无奈之下才想出这招。
  但传统的汉服从哪来,当然是出去买了。我借机出去了一趟,直奔医院,找到做心理医生的同学。
  这位同学听完我说的这事后,也感觉到很奇怪,他也没遇到这样情况。我告诉这位同学,想想办法,把田甜治疗好,否则这个女人一生就废了。

  我同时去当年田甜表哥住院的医院和殡仪馆了解了一下她表哥当时死亡情况,医院查到了,当时她表哥死后,直接被家人带走了,估计是去了殡仪馆。
  但去殡仪馆却查不到田甜表哥当时火化的记录。看来我的猜测是正确的:她表哥病逝后,田甜并没有送到殡仪馆火化,而是直接拉到家里,用一个特大冰柜把表哥冰冻起来,从此就一直守候他。
  我把买到的汉服带到了田甜家里,那是一件红红的女式唐装,田甜看了非常喜欢,她穿在身上不停在镜子时照。
  吕大安问我查的结果怎么样,这纪念日怎么吃饭?我就把调查的情况说了一遍,吕大安才长出了一口气,他说一直认为田甜是个杀人犯,怕这个女人晚上再把我们杀了。
  不一会儿,饭店就送来饭菜,我招呼田甜坐下,然后我和吕大安共同向她祝贺,但酒喝到高兴的时候,田甜突然跑上楼。
  不好,这个女人是不是又去看那具男尸了?
  医院做心理医生的同学给我发来微信告诉我,说田甜的病,有治疗的方法了,可以适时送来。
  我和吕大安小声商量了一条计策,怎样把田甜带到医院服药,然后让她彻底相信表哥已死。

  田甜的定婚纪念日在我和吕大安的操持下进行的很顺利,田甜也很高兴,从她的表情中就能看出来。
  只不过中间有个小插曲,田甜突然跑上楼,我和吕大安慌了,以为她要把那具男尸请下来,但田甜并没有这样做,而是从楼上取来一张她与表哥的合影。从合影的年龄看,两人也就十七八岁,都是青涩年代。
  感情的事谁都说不清,就如田甜与她表哥的感情那样。
  俗话说逝者如斯夫,但田甜的表哥死去多年了,她却依然保留着表哥的躯体,在别人看来不可想象,感觉这个人有病,但在我看来,我有时被田甜的这种执著的情感所感动。
  记得很多年前看过一部日本的电影,也描写了一个男主人公在未婚妻突然死去后,毅然决定与妻子举行婚礼,我不知道婚礼过后是否也如田甜那样把尸体放在冰柜里保存下来。但至少说明一点,相爱双方都对感情执著到死。
  无论怎么感动,拯救一个人很现实的摆在我面前,我们做情感疏导工作的人,不是探秘,也不是寻奇,而是解开人们心中的疙瘩。
  吕大安问我什么时候能把田甜送到医院,我看了看时间,还有一天时间就可以结束第一轮疏导了,到时再联系医院也不迟。
  晚上,我和吕大安不停的翻看着手机,我想只有这种消遣方式才能打发这寂寞无聊的夜晚,当然我们也早已把楼上有男尸,午夜有歌声的事全部抛开了,满脑子想的都是明天怎样把田甜送到医院。

  “大仓,你说咱们这不是脱裤子放屁找啰嗦吗,这第一单买卖还得赔上。”吕大安把手机放一边对我说。
  “送医院咱不用花钱,人家有医保,你操什么心!”其实我也在想明天怎么处理这些事,说心里话,脑子很乱,我不时翻看着手机新闻。
  “我是说那具男尸怎么火化的事,你既然不想让田甜知道,只有咱们掏钱了!”
  其实吕大安说的也有道理,但为拯救田甜,我想花点钱也值得,总不能让一个大活人永远活在一个死人的世界里吧。
  “行了!到时我掏钱就是了,你就帮帮我就行!”我明白吕大安说这话的意思,别看这小子炒股挣了很多钱,他可不干赔钱的买卖,但我何尝不想第一单就挣钱呢。
  我和吕大安聊着明天怎么样才能把田甜弄到医院,其实我两个观点都一样就是不能硬来,那样会适得其反,只能用另一种方法,既不让田甜感觉到是去医院,又能让她高兴的接受这种方式。
  说心里话,我到现在都没想好,心里也一团乱麻。我们说了一会儿话,感觉特困,就早早睡了。
  睡到半夜,感觉喝酒喝的口渴了,就起来找水喝,等喝完一瓶矿泉水后躺在床上我却睡不着了。
  我睁着眼睛看着屋顶,脑子里却在想着明天的对策,但这时我发现屋顶“吧嗒-吧嗒”往下滴水,刚开始我并没在意,以为是楼上卫生间的声音,但突然我感觉到那水滴却落在我的床上。
  我警觉的坐了起来,打开灯一看,这哪里是水滴,分明是血液。

  怎么回事,怎么屋顶上还漏血呢?我第一时间怀疑是楼上出事了,不会是田甜出事了吧。
  我三步并做两步往楼上跑去,但到了楼上,一切都是静悄悄的,我打开楼上的灯,悄悄的来到田甜卧室门口,门并没有关,里面没什么动静。
  不会是出事了吧?我借着月光看到床上空无一人。
  当时我吓出了一身冷汗,昨晚记得田甜上楼睡了,怎么没人呢?
  这个女人去哪了?以我的感觉,她不是那种深夜外出的人。
  这时我听到有人上楼,一下警觉起来,不会是田甜来了吧?她要看到我在楼上,她会怎么想呢?
  我正无处躲藏时,看到上来的人一身肥膘,***!原来是胖子!
  “大仓,你深更半夜来人家田小姐楼上干什么?”
  我连忙把楼上灯闭了,拉着吕大安往楼下走,“胖子,快来,我告诉你发生什么事了!”

  我两上到了楼下睡觉的那个房间,我看了看自己睡过那张床,怎么血滴没有了呢?
  我仔细察看了起来。
  “大仓,你怎么变得神道了呢?找什么呀?”吕大安不理解的问我。
  “刚才我发现有血滴到床上了,怎么了没有了呢?”
  “什么血滴?我怎么没看到呢?”
  真是奇怪了,分别刚才有血滴下,怎么上了趟楼却没有了呢?
  “你去楼上干嘛了?”吕大安揉了一下眼睛问我。
  “我刚才发现有血滴下,以为是田甜出事了,就去楼上看,但她却不在楼上,你说奇不奇怪!”
  吕大安惊呀的看着我,“大仓,你不会产生幻觉了吧?”

  “靠!什么幻觉呀!刚才我明明看到有血往下滴!”
  “真服了!估计是做梦了,快睡吧!”吕大安说完自己又上床睡了。
  日期:2017-01-16 06: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