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15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并没有把发现尸体的事说出来,我真怕吕大安冒大泡,田甜再次生气。面对这样怪异的女人,我只能把她当作那种投入感情太深,无法自拔的女人。
  田甜点点头,陷入沉思,一会儿她自言自语道:“我也在想,如果我们感情到位的话,那时他不应该结婚。”
  这个女人已经陷入一种对情感的幻想意境,本来就是表兄妹的关系,任何家庭也不可能出现近亲结婚的事情。
  有时人太过于执著就会出现病态的反应,我感觉眼前的田甜已经是那样人了。
  不过我还是想先把稳住,然后报警,再查查她表哥死因,总不能让她天天陪伴一具死尸生活吧。

  “田小姐,我记得以前你说过父母和舅舅一家得了一种怪病,医院也没有查出来,你知道他们发病时是什么样子吗?”我想还是用别的话把田甜思维引开,只要知道她父母的病,我想她表哥的病就能知道一二。
  田甜叹了口气说道,“世事无常,人生无常,人的生命真的很脆弱,从来不会掌握自己的手中。那时我在美国,回来后听家里人说,得病时很快全身抽搐,送到医院人就不行了……”
  看来真是一种怪病,难道是家族病?但如果是家族病,田甜的爸爸也不应该遗传下来,里面肯定还有不为人知的内情。
  “我不想探讨这个话题,我还是想请教林老师关于男女之间的爱情。”看来田甜不想与我说起她家庭的事,我也就没再问。
  从事这么多年的情感疏导工作,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情,我真不知道怎么与这个奇怪女人疏导下去。
  “人海茫茫,难觅你的踪影……”田甜突然唱起了歌,听到这声音怎么这样耳熟,我突然想到那天半夜的歌声就是她唱的。
  吕胖子也惊恐的看着田甜在唱歌,我想他也意识到那天午夜就是田甜所唱了。

  越是惊恐之余越要镇定,我提醒自己不能乱了方寸,就全当是眼前这个女人是一个病人了。
  “田小姐,我这里有一个爱情的最新量表,你能试试吗?”我说完打开电脑包,把电脑打开。
  田甜似乎对这个爱情测量表很感兴趣,于是她就在电脑上认真做了起来。不一会儿,她就把这套量表做完了,我看了看很乱,但我能找出这个女人对待情感态度的线索。
  “你能告诉我量表的结果吗?”田甜笑着问我。
  “田女士是一个对感情忠贞不渝的人,可以说看待情感很严肃,也很执著……”我只能凭着自己对田甜感受说了。
  这时门铃响了起来,田甜飞快的到院子里开门。她刚走,吕大安就问我,“大仓,这个女人怎么神神道道的,不会有病吧?”
  “胖子,我告诉你,她床下有具男尸!”我刚说完,吕大安也张大嘴巴看着我,“不会吧!你可别吓我,我胆子很小!”
  “这是真的!先不要声张,等有机会出去后去查查并报案!”
  不一会儿,一个女人进来了。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小虹,我和吕大安高兴的不得了,总算有人给送吃的了。
  小虹把方便面往屋里一放,问了问我们在这里的情况,我和吕大安守着田甜也没法说不好啊。

  小虹并不知道田甜家具体情况,她笑着和吕大安开玩笑,“胖哥,嫂夫人在家着急死了,生怕你被美女带走!”
  吕大安哈哈大笑,“没关系的,我天天通过微信向她报告情况,在这里不会有任何杂念!”
  小虹也看出我们在田甜家不方便,就借故先走了。
  我又和田甜聊了会儿情感问题,我发现要顺着她说,就像哄孩子一样,这女人才高兴,如果你逆着她说,她就生气。
  这两天我和吕大安一直在田甜家里,和她聊情感话题,但她床下的那具男尸始终左右着我的情绪,我又不能说那个男人怎么死的,只能贴着边与她聊。
  我和吕大安商议,我准备抽个时间出去一趟,让他一个人留在田甜家,吕胖子一听当即就不乐意了,“大仓,你要害死我啊,这两天我可总做恶梦!”
  哎,没办法,我看吕大安自己也不敢在田甜家呆着,就决定再忍上两天就可以回去了,拿到第一轮的疏导费,就彻底与这个女人拜拜。

  ***!吕大安做恶梦,我也做啊,这天晚上我就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两个人晚上把我绑走了,到了一个小树林,拿出枪就顶着我的脑袋,这两个人告诉我,他们是袁凯与张彪,我惊得从床上坐起来,出了一身汗。
  不过这两天晚上,一直没听到有女人唱歌,吕大安还问那唱歌的女人应该就是田甜,但为什么那天打开房门后外面没有人,如果是田甜,她不应该跑的这样快。
  我不愿想这些让人恐怖的事,我只想快点把疏导工作做完了,就万事大吉了,至于人家家里有什么鬼事,床下藏男尸,与我没一毛钱关系。
  田甜这两天心情很好,也能敞开心扉与我聊天了,我也想还是利用她高兴之余,多了解一下这个女人的内心世界以及她家庭的情况,因为这些都是制约这个女人心理情感的症结,这个疙瘩解不开,她将永远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田甜谈着与她表哥美丽的情事,说过他们一同去郊区玩,一起看电影,她还说表哥吻了自己,有一天晚上,家里没人时,她还在表哥屋里呆了一晚。
  呆了一晚?那是什么样的结局呢,必然是两人有肌肤之亲,**之欢。哎,怪不得田甜心在只有她表哥,原来她与表哥从小就在一起,而且两人玩得一直很好。
  我曾经读过一本心理学方面的书,说的就是一个女人痴情如果达到了极限,可能她一辈子就生活在一个男人世界里,无论结局怎么样,她都会把自己的内心封得很紧,任何人都不会走入她的世界,只有她心目中的那个男人。
  想象归想象,但田甜与表哥必竟近亲,如果田甜与表哥没有近亲的关系,或许他们结婚一定是很幸福的,有这样痴情的女人在身边,反正我是满足了。

  吕大安和我说,这个女人精神估计有毛病,没必要再和这样女人认真下去,让我早点结束。
  不过通过这两天接触与聊天,我渐渐地对这个女人有了一种另外看法,她不是病,而是一种心结,一个无法解开的情感心结。
  “那个这个女人就只能守着这具男尸生活了,何时是个头呢?”吕大安不耐烦的说。
  这两天我又有新的打算,本来准备从田甜家出来后,我就去报案,但现在想如果报案,我就会把田甜推向死的边缘,如果丨警丨察来了调查这具男尸,那肯定就要把男尸运走,而且还要调查田甜,那她必定选择死亡。
  我想与田甜完成第一轮的疏导工作后,我就联系在医院从事心理医生的同学,把这个女人接走进行综合治疗,或许她会好起来。
  这天一早,田甜还像往常一样来叫我们吃早饭。她一边上楼一边对我和吕大安说,今天是她和表哥的定婚纪念日,准备晚上庆祝一下。
  我不明白,田甜与表哥来往家里是反对的,怎么会定婚呢?
  我和吕大安都没吃什么,吕大安说过,想想这个女人守着一具男尸就恶心,摸完男尸再来做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