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14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咋整啊?你看把人家美女惹成这样了,还不去道个谦,这可是首单生意!”吕大安在一旁劝我。
  我真想扇吕胖子那胖脸两耳光,***腿的,我也着急啊,谁能知道会有这个结果呢?
  我没有说话,只是在坐在那里抽烟。我想这单生意没法做了,估计一会儿田甜就会拿着合同书下来。
  “靠,我真服你了!你说句话啊!”吕大安着急问我。
  我依旧没有吱声,我想做不成这单生意就做不成,在这阴森森老宅里我都感到压抑了,也没什么心情去做了。
  “我去给人家道个谦!”吕大安说完就往楼上走,我正要阻拦他,这小子已经上了楼。心想让他去吧,死马当活马医,也没什么希望了。
  吕大安上楼后,田甜已经把卧室门关了。
  “田小姐,对不起啊,我有句话要和你说,能否开门吗?”吕大安站在门外小声的说。
  过了一会儿,田甜开门出来了。吕大安赶紧陪着笑说,“田小姐,刚才哥们冒昧你了,有句俗话说的好‘不知者不怪’!”
  田甜看了看吕大安,说道,“哎,你们做情感疏导工作重在疏导,哪有你们这样直接问的!”
  “是,是,真的有点对不住了!”吕大安陪着笑。
  “好了!我刚才也有点冲动!你让林老师上来吧,我在这里和他说!”田甜轻轻的说。
  “大仓,田小姐让你上楼!”吕大安冲我喊道。

  我真没想到吕大安能把田甜说通,我就快步跑上楼。
  “田小姐,刚才说的话冒昧,请原谅!”我笑着对田甜说道。
  “没关系的,刚才我也冲动了,快请坐吧!”田甜说完就去拿咖啡杯。
  “田小姐你们聊,我去泡咖啡!”吕大安说完接过田甜手中的杯子就去烧水了。
  经过田甜这次发火,我不敢再轻易随便直接发问了,只是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她,听她诉说。

  “田小姐,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是微妙的,也是幸福的,你能有这种执著的感情,一定会永远幸福!”我一个劲的拍着她,生怕这个神秘再生气,但我又不能不去说。
  “林老师,你说的很好,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对感情无法释怀的女人。”
  听了田甜这话,我心想她还是深爱着她的表哥。如果不深受她表哥,她不会选择在这老宅住下来。
  我刚要对田甜说,人要面对现实,既然无法实现的感情,就像她与表哥这份感情,人都没了,应该走出那种感情的幻想时,田甜突然对我说,“林老师,你跟我来看样东西!”
  我有点莫名其妙,这女人要让我看什么。我随着田甜到了她的卧室,我一进去就看到那粉红色壁纸映的卧室很温馨,靠在窗户的一张床很厚实,满屋里都是那种熏衣草味。

  田甜走到床前,她蹲下身,从床底下使劲拉出一个很大白色柜子,我想她这是在床下放什么宝贵东西了。
  只见田甜把那个白色大柜打开,“林老师,每天晚上,就是他陪着我睡,所以我才很踏实!”
  我走近一看,吓得我倒退了两步,原来大柜子里躺着一个已经变形的男尸,而且周围都用冰块围着,原来这个柜子是一个冰柜。
  这具男尸是谁?田甜为何还在家里藏着一具男尸?一连串问号需要我拉平。
  田甜床下竟然藏着一具男尸,这让既惊呀,又害怕。
  这可是我活这样大第一次见过尸体,我张大嘴巴,惊呀的问田甜:“他是谁?怎么放在这里?”
  田甜冲我笑了笑,“这是我表哥啊!”

  她全然没有紧张惊呀的表情,而且还那样自然,说完后就把那具大柜子推了进去。
  田甜表哥?她表哥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不会是这女人把她表哥杀死的吧?我越想越害怕,越想后背就发凉,浑身起鸡皮疙瘩。
  “这就是我所说的,向男人表达爱意,他心里会知道,但他不会回复我的原因……”田甜笑着对我说了。
  我全身汗毛直立,那种从未有过的恐怖感一下冲击着我的肾上腺,手心冒汗,我不知道怎么回答眼前这个既让我害怕,又透着神秘的女人。
  “你表哥不是死了吗?为什么在这里?”我还是故作镇定的问田甜。
  田甜并没在意,而是径直出了卧室,来到餐桌前倒了杯咖啡。“他没有死啊!他一直在我这里睡觉呢?”
  “田小姐,但那确实是死人,不过他的灵魂不活着。”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田甜了。我想知道那个男人的死因,又想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把一具尸体放在这里,不可思议。
  “林老师,你说的对,人死了,但魂不会死,不过我表哥只是一直睡在这里。”她依旧坚信她表哥还活着。
  “田小姐,我只是一个情感疏导师,我不想探讨你情感的秘密,但你表哥确实已经死了!”
  “胡说!表哥根本就没死!”田甜近乎歇斯底里的冲我喊道。

  吕大安听到我们的对话声上了楼,“怎么又惹田小姐生气了?”
  我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从楼上回到楼下,我回到卧室点上一根烟,这时吕大安也下来了,“大仓,怎么回事,你这叫做情感疏导啊,怎么总惹客户生气呢!”
  我没有理会吕大安,如果这小子看到那具男尸估计也得吓得半死。
  “胖子,我们撤!这单生意不做了!”我说完就去收拾我的包。
  吕大安有点纳闷,就问道:“怎么了?人家都交完定金了,你要是单方面违约,要双倍返还人家定金的!”
  “***!你知道个鸟啊!宁可给她双倍钱也不能做了!”我刚说完,田甜从楼上下来了。
  “林老师,刚才我有点冲动,请别介意,我还想和你探讨关于情感的话题!”田甜站在门口对我和吕大安说。
  我刚要说解除合同的事,吕大安笑着说,“田小姐,都是误会,可能我们疏导方式不适合你,现在我们可以再换一种方式。”
  吕大安说完一个劲的给我使眼色,本来我想和田甜说解除合同的事,但心中那种探秘的愿望又使我坐了下来。
  “林老师,我还想问你一个问题,可以吗?”田甜又换了一副笑脸,我真弄不明白这个女人是神经有毛病啊,还是有别的精神疾病,但是通过量表并没有发现她有神经质的特征。
  “我想与我爱的人举办一场婚礼,你能帮我筹划吗?”田甜微笑着对我说。
  难道她要与那具男尸举办婚礼?真让人不可思议,她表哥不知道怎么死的,我还是先稳住她再说,找个机会脱开身去报案,然后再查一下她表哥的底细。

  “婚礼不是一个人的事,而是双方的事。”我看着田甜。
  “我当然同意,我想表哥也应该同意!”田甜很自信的对我说。
  吕大安听的迷糊了,就插话问道,“田小姐未婚夫是哪里的?”
  这胖子怎么总插话,我连忙接过话来,“田小姐,感情的事需要彼此表达出来,婚礼是最终目的,我想你还是再巩固一下为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