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123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我推开门冲了进去,把中年男子吓了一跳。看着我上下打量一番,转身问乔菲:“这位是?”
  不等乔菲介绍,我走过去笑着道:“廖叔叔好,没想到在日本都能遇到自家人,倍加亲切。我叫徐朗,很高兴认识您。”
  中年男子迟疑片刻伸出手握了握道:“你也是中国人?”
  “你看着不像吗?”
  “哦哦,你是小菲的男朋友?”
  我没有正面回答,道:“廖叔叔,是这样的。事情我大致了解了,房子我们不抵押,钱我会一分不少地给您。”
  中年男子眼睛一亮,再次打量一番道:“好,好,这样最好了,我也希望是这样的结果。那钱呢?”

  “给我半天时间好吗?”
  中年男子似乎有些信不过,用怀疑的口吻道:“你能还得起吗?”
  我笑了,挺直腰板道:“试试看咯。”
  沉默片刻,中年男子道:“我虽然不认识你,但有些事丑话说在前面,我不过是个牵线人,帮衬着小菲处理她父亲生前遗留下来的债务。那边定的最后期限是今天下午三点,如果三点以后不搬走,黑帮的手段你应该知道。”
  我点点头镇定地道:“用不了三点,十二点前你过来拿钱。”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就喜欢爽快的人。”说完,对着乔菲道:“既然有人替你还钱最好不过了,那我先走了,中午时分再过来。”
  乔菲试图辩解,但中年男子已经推开门出去了。她瞪着大眼睛看着我道:“你真的决定了?”

  “没错,我就是救世主,我就是没钱穷装逼,你能把我怎么地?”
  乔菲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转身坐在沙发上道:“好吧,这钱就算我借你的,总共312万,到时候会一并还清。”
  见她接纳了,我松了口气道:“这就对了嘛,本来很简单的一件事,非要说得那么龌蹉肮脏,即便你拒绝了我,今天这个忙我照样会帮。”
  乔菲看了我半天道:“你洗漱了没?”
  “还没。”
  “那赶紧去吧,待会我带你去吃正宗的日式早餐。”

  听到此,我异常兴奋,飞快冲进卫生间,还不到三分钟又飞了出来。乔菲诧异地道:“洗完了?”
  “嗯呐,要得就是速度。”
  乔菲有些无奈,道:“那走吧。”
  我俩相跟着穿过两条小巷,又沿着大路爬上一个陡坡,拐进一个很狭窄的巷子里,来到一家僻静的小餐馆。
  乔菲客气地用日式礼仪打招呼,我站在旁边不知所措,有模有样地学了起来。可能是举动过于滑稽,把穿和服的老板都逗乐了。
  我俩进了一间靠窗的包厢跪地而坐,我好奇地问道:“她刚才说什么了?”
  “没什么,就是简单的问好。我经常来她家吃饭,都是老朋友了。”
  “哦,日本人早上吃什么?”

  “待会就知道了。”
  保持着一丝神秘感充满了期待,不一会儿,老板用圆形竹篦端着早餐进来了。竹篦里摆放着一碗汤,六个津美的小碟子。碟子里是各式各样的小菜,这和中国的早餐没什么区别嘛。
  过了一会儿,又端进来一碗米饭和点心,我吃惊地道:“大早上吃米饭?”
  “嗯,这是日本人的习惯。你面前的这碗汤叫味噌汤,是用鲷鱼骨熬制出来的,里面放点萝卜丝和豆腐块,再放点味噌,味道很美,在日本很受欢迎。”
  我尝了一口,确实很好喝。道:“味道很鲜美,不过有些怪怪的。”
  “那是味噌的缘故,你可能吃不惯。”

  “味噌是什么?”
  “怎么说呢,其实和豆瓣酱差不多,都是用豆子发酵熬制的,只不过工艺不同。”
  “哦,那这是什么?”
  “这是日本的名小吃,叫厚蛋烧,和千层饼的做法差不多。还有这米饭,里面拌着红豆、栗子还有豌豆,类似于扬州炒饭。日本人对餐Ju特别讲究,而且样式丰富,每份菜的分量都不多,这就是高质量的生活标准。”
  这次日本之行,着实长了很多知识。每一样东西都与对面海岸的中国有渊源,经过几代人的改良后,形成了Ju有日本特色的津美小吃。如此吃法,与广式早茶很相似,注重生活品位和质量。

  享受了美味的早餐回到家,乔菲上楼换了衣服下来道:“我要去一趟札幌,中午就回来了,你在家等着,别进我房间,明白吗?”
  “知道啦。”
  她临出门时,我追上去问道:“你中午想吃什么?”
  乔菲转动眼珠子道:“你会做饭?”

  “马马虎虎吧,就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咯。”
  “冰箱里有食材,你看着做吧。”说完,出了门往前面的便利店走去。不一会儿,一辆黄色的巴士驶了过来,乔菲上车离去。
  她走后,我心里愈发焦急,一不小心吹破了牛皮,答应对方中午过来拿钱,可钱还不知道在哪呢。如果到时候给不了,让乔菲颜面扫地,反而帮了倒忙。
  我不敢催袁野,总得留给他时间凑钱。可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依然没来电话。
  都说等待的日子度日如年,而今天奇了怪了,不知不觉已是上午十一点多,距离十二点不到一个小时,而袁野那边杳无音信。
  我实在等不及了,又拨了过去。
  袁野知道我着急,接起电话道:“我正在想办法,别急,有个孙子答应的好好的,居然临时变卦了,我妈的,以后别求着我。我又和另一个朋友开口了,他倒是答应了,人还在上海,下午就回来了。钱一到手,我立马打给你。”
  听得出,袁野很卖命地四处借钱。都这样,平时好的恨不得穿一条裤子,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借钱更是伤感情的事。也不能怪别人,毕竟是一大笔钱。我宽慰道:“我不急,慢慢等你。”
  “好好,不管怎么样,我肯定会打钱打过去,再等几个小时。”
  挂了电话,我的心砰砰直跳,这下怎么办,对方允许拖到下午甚至晚上吗?

  不能等了,我看着手机里的通讯录把所有人都过了一遍,倒是有几个生意伙伴,就不知道会不会借钱了。还是算了吧,有些不现实。
  这时,一个名字跃然出现在手机屏幕上。我不知道怎么点开肖楠的名字,就好像他故意出现似的。
  想起那晚在圣德华堡的谈话,我确实有些动心,可真要迈出那一步需要很大的勇气,甚至要面临众叛亲离的局面,牛不知道会怎么想。
  我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能不能和肖楠开一次口?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我和他才见过两次面,不熟不说且不是一个层次,人家好歹是堂堂百业集团总裁助理,我不过是个徒有虚名的小设计师,张口就借200万,真要借给你除非脑子有病。
  日期:2017-12-23 18: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