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924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个大夫正在给病人检查,那个病人懊恼无奈地拍打着枕头。
  “你有什么不舒服吗?”
  “我...”他用力地抬起头睁大眼睛看了看大夫,一边吃力地说着:“唉,我,还有几天,眼看要,是,是正职了,唉,唉,想不到,我身体,竟,唉,又错过机会,让给别人了,唉!”
  夏博暗自叹口气,都这个样子了,还想着扶正的事情。
  第七百六十八章:脸厚吃够
  也不是夏博一个人感到叹息,这个大夫听了病人的话,也只能是摇头,面对这个病人大夫不知说什么好,只得去看另一个病人,这个病人好像有人在喊他村长,夏博估摸着对方大概有六十多岁的样子,是个胖子,圆脸的面皮松懈,耷拉着的肿眼泡把眼睛压成了小三角缝儿,眼袋像贴在眼下面的两块土豆皮,此时正在床来回翻滚,不时地哼唧着。
  “老同志啊,怎么回事?那里不舒服啊!”大夫很亲切的问。
  “唉,我只有一个事梗在心窝里,多年了是下不去......”

  “什么事?你说出来舒服了。”
  “唉,唉。”他停住翻转,撑开大眼皮看了大夫片刻,便倒出了心里话:“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有一次,我领俺村的会计到城里一商家订合同,完事后人家在一家酒店对我们宴请。席桌,我眼看在我面前放着一盘红烧甲鱼肉,里面有一个不小的甲鱼蛋,我从小到大未曾吃过这东西,听说很补阳的,正在我要伸筷去夹时,不料,我身边那没教养的会计手疾眼快,一眨眼便被他给夹去,送进他那馋嘴里去了!唉,唉,这个事,我总是忘不了,一直硌在我心窝里,硌在我心窝里头哇......”

  在身边护理他的一位老妇人俯身用手遮挡着嘴巴,冲他耳朵嘀咕说:“哎,你咋想不开呢?在咱村那疙瘩办工厂,修路征地,咱......还在乎那口食儿吗?”
  “不行,那也不行,我心里是下不去......”
  说着,他又在床翻滚起来。
  夏博本来打算问点事情,刚好李玲的老爸还在昏迷不醒,也没办法问什么,他实在没办法继续待下去,乘着李玲还没出来,让小王放下果篮,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走大街,迎面是灿烂的阳光和充满朝气的人群,夏博这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还是外面好,外面更有生命的意义。
  第二天,夏博想着到县委找找欧阳书记,和他谈谈肖局长的事情,让秘书打电话过去一问,欧阳书记的秘书说欧阳明不在清流县,说今天一早到市里开会去了,还说各县的主要领导都参加会议了。

  夏博忙让小王到楼看看,是不是黄县长也不在。
  一会小王回来了,说:“夏县长,这是今天午市政府通知召集的一个临时会议,各县的书记,副书记,县长,常务县长都去了?”
  “奥,那是说,今天我们可以休息一下了!”夏博呵呵的笑着说。
  小王强忍着没笑,这夏博都是副县长了,咋还像一个学生一样,听说老师不在,高兴的都眉飞色舞了。
  说是好好休息一下,但哪有那么舒服的事情啊,这话还没说完,两个乡长又踏进了夏博的办公室,说是县里给他们夏粮收购返回的财政提留还没有到位,乡政府都揭不开锅了,再不给钱,他们干脆都搬到县政府来班。
  夏博忙给财政局打电话问了问情况,那面大概是农税的一个科长吧,口气很大,也很生硬的说:“夏县长,这个提留返乡局里正在准备,可能还要过一阶段才能下拨到位,你让他们坚持一下,这又不是从地里拔萝卜那么简单的事情,在等等!”

  我日!老子好歹也是个副县长吧,你娃咋用这样的口气跟我说话?
  夏博有点不高兴的问:“那大概什么时候可以到位!”
  “这可不好说,得看县里的资金情况,我哪说得来啊!”对方轻飘飘的甩了一句。
  夏博顿时大怒:“那你能说什么!你知道什么?”
  对方大概发现了夏博情绪不好,也迟疑了一下,忙笑着说:“夏县长,你别生气,别生气,这事情我现在真说不准,这样吧,你让他们找我!一点小事都闹到县长你那里去,我可担待不起。”
  从对方的态度转变,夏博也算是明白了,这些人手里掌控着全县的财政大权,养成了一副高高在的工作作风,刚才大概用了习惯的语气,自己一发威,他们还是有些害怕。

  既然对方服软了,夏博也不好深究,这财政局不同于清流县的任何单位,他们是真正的实权派,闹僵了以后遇事情大家都麻烦,夏博也只能含糊其辞的说了句‘你们抓紧点,’挂断了电话。
  事情没解决,但眼前的两人还的打发,夏博只好耍起了嘴皮,好说,歹说,这才把两个乡长打发走。
  屁股都没抬,又有人找门,是几个信访办都没有办法对付的访专业户,一个是告村长侵占了他家的自由地,还有一个是高乡里的副乡长,说去年过春节的时候,副乡长喝醉了,调戏他媳妇,他出面制止,还把他打了两拳,至今一刮风下雨他骨头都疼,手里还拿着几张看病的发票,还有几张家里买电器的发票,要求政府给报销。
  这事情夏博从分管信访工作以后,认真的研究过,要说吧,那个副乡长是不太对,喝大了,看到这男人的媳妇,说了几句骚情的话,这媳妇也不是省油的灯,当成骂了起来,他老公一来,二话不说,和副乡长撕扯起来,实际根本都没有怎么打,但这男人当天住了医院,把乡长给赖了。
  乡长那个后悔啊,才知道惹了一个访专业户,这男人已经靠访发家致富好多年了,正愁没题材,让他给遇到了,这可好,捅了个蚂蜂窝。
  “那个王大贵啊,你的医药费不是去年报销过吗?怎么又出来了!”
  “县长喂,你可不知道,我都有后遗症了,你要是不管,明天我到市里去!”这绝对是赤果果的威胁,下面的干部最怕的是有人到面去告状。
  算是告状的人没有道理,但面的领导才懒得给你们分辨是非呢,只要有人去闹,他们肯定拿起电话,对下面一顿训斥:“立即,马把你们的人带走,看看你们什么工作能力,什么工作水平,连这点小事都处理不好,国家养你们有什么用?”
  所以,全国各地才会出现对访户围追堵截的葩行动。
  这王大贵一声吆喝,要到市里去,夏博也不敢马虎,他想了想,又说:“可是你的家电和这事有什么关系!怎么也把发票拿来报销!”

  “家电是我老婆受辱后想不开,砸了,可不得重新买吗?但事情的起源是那个副乡长,所以这钱得他出,他不出,政府出!”
  日期:2017-07-13 06: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