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687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铃铃铃……”
  下课的铃声响起。
  李牧收回目光,对黄主任说:“黄主任,谢谢。我们先走了。”
  黄主任握住李牧的手,一愣,“李团长,您,您是专门过来问耿乐同学的事情?”

  李牧点头。
  “我们校有好些应届毕业生报名参军了的,您不考察考察?”
  “我会再来的,今天主要过来办私事。”李牧说。
  黄主任点头,忽然想起什么来,问道,“李团长,耿乐同学家里……是这样的,政府和学校这边的赔偿款到位很久了,可是耿乐同学的直系亲属只剩下她哥哥,这钱……”
  耿帅父母不在了,在黄主任这边,自然就认为耿乐家,就她哥哥耿帅在。他当然不知道耿帅已经死的事情,那是秘密行动,根本不对外界披露的。
  这笔钱不少,很多人都眼热着,但是上上下下,再丧心病狂的人也不敢挪用,一直在学校的账户上面躺着。有很多模板在,参与残害耿乐的几个主要学生家破人亡,再不信命的人都害怕,短短一年之间,纷纷死于各种事情,要多惨有多惨。
  更别说还有那么多人的眼睛盯着。

  钱放在学校账户一天,学校领导就坐立不安一天。
  “李团长,您能让耿乐的哥哥回来一趟,把钱领走吗?”黄主任问。
  李牧的心又痛起来,微微摇了摇头,“他哥牺牲了。”
  “牺牲了?”黄主任呆住了。
  李牧和李啾啾举步离去。
  黄主任看着李牧他们远去的背影,喃喃道,都没了,全都没了。
  钱怎么办?
  人都没了,要钱干什么?
  李牧和李啾啾回到下榻的招待所,坐着就闷闷的抽烟,抽了好几根也没有办法缓过神来。
  “现在的孩子到底是怎么了,比侵略者都丧心病狂!”李啾啾咬牙切齿,非常不解,非常愤怒,又非常无奈。
  李牧无神地盯着天花板,好长时间,他才缓缓说道,“我只是过不了自己心里那一关。耿帅把所有的事情都做了精心的策划安排,他根本没指望我能帮他。站在个人角度,我同情他,但他,真的错了。”
  “一年了,你也别再想了。”李啾啾道。
  是的,要放下了。到了今天,李牧只有一个未解之疑:当初耿帅的妹妹发生这样的事情,刘卫红不可能不知道,可是,刘卫红为什么不介入提供帮助?
  这个疑问,恐怕要留到未来去寻解。

  深深呼口气,振作了一下精神,李牧问道,“武装部推荐了几个兵?相关资料在哪里?”
  李啾啾却是笑道:“我认为啊,就不要去看武装部推荐的兵了。”
  微微愣了一下,李牧明白了,也是无奈地摇头苦笑,“还是要看一下的。”
  “在我房间,我去拿。”
  注:好,再更一章。
  顾九怯生生地走进武装部大门,抬头看着那栋挂着军徽竖着国旗的国防大楼,心情顿时神圣起来,但依然有些怯生生,生怕一个动作引来一阵呵斥。
  “发什么呆呢,快点。”走在前面的慕容明晓回头喊了一句。

  “哦,好。”顾九急忙跟上去。
  他们俩是同学,并且同一个村子,慕容明晓老爹是村长,顾九老爹是老痞子,到了儿子身上,父辈的秉性却是调换着往下继承,慕容明晓像痞子,顾九却是乖乖孩子。
  国防大楼前面是很大一块空地,乱糟糟的站着适应青年和家长,现场很乱,但噪音都控制得很好。军装总是能给人肃穆的感觉,再炸毛的人到了这里,说话都控制着嗓音。
  这些青年都是经过了体检选拨的适应青年,就等着最后一关政审,接兵干部家访,也就是说到了揭晓谜底的时候,谁能去谁不能去,就这几天有结果。
  这几天也是家长们各显神通的时候,找门路的找门路塞钱的塞钱各种各样。经济欠发达地区,当兵是出路深入人心。长珠三角地区经济发达,普遍没有愿意当兵的,地方政府出台各种奖励政策的情况下,每年的征兵任务一样难以完成。
  比如东莞某地,愿意参军的本地户籍青年,人还没到部队,十万块先拿着花,服完兵役回来,给一套房子。就是这样让其他地区羡慕得口水横流的鼓励政策,征兵工作还是很难开展。
  慕容明晓的家境算是好的,他爹依然觉得做什么也没有当兵好。吃皇粮,吃的不只是皇粮,还是社会地位。一定程度上,各种职业中,理论上社会地位最高的应该是军人,比公务员都要高。
  主要是观念问题。
  顾九的情况比较典型。
  农村家庭,高低不就,类似耿帅家,勉强上了高中,一看上大学的费用,全家都愁眉苦脸,只有一个办法,当兵去。到部队考学,不花钱,还有钱拿,再不济,争取留队,吃长期皇粮,比种地强。是金子在哪里都能发光,有些时候是无奈中的自我安慰。
  武装部的上尉干事站在台阶上大声整理着队伍,所有体检过关的应征青年手忙脚乱的排好队。
  “前后距离两米!”上尉干事说着,干脆直接走下来,带着其他几位合同工把标兵的距离定好,然后让大家看齐。
  慕容明晓和顾九一左一右挨着,慕容明晓低声说,“这是在干什么呢,以前也没这样的。”
  “以前哪样的?”顾九压着声音问。

  “一般来说就是直接家访了,行就走了的,没有这样全体集合干什么的。”慕容明晓说,“我堂哥去年走的武警,在北京,这事你知道。”
  顾九好羡慕,从小到大,慕容明晓给他的感觉就是什么都知道,自己就像个懵懂小孩一样,什么都不懂。
  转眼看到站在台阶上一侧的三名军官,顾九又压着声音问,“明晓,那两位首长好年轻,是什么军衔?”
  慕容明晓看过去,咋舌道,“两个都是少校,真他妈年轻,他们身边的那位少校我认识,是个科长,快四十岁了。”
  “真厉害。”顾九压着声音羡慕道。

  李牧和李啾啾站在那里,一边观察着队伍,一边和边上的武装部的一位陪同科长说着什么。
  “李团长,我们县出去的兵,每年都有很多留队的,每年都是征兵工作先进县。这些都是百里挑一的好苗子。”那科长骄傲地说。
  确实,幸福地区出好兵,这在军中也是有口碑的。如果按照省份来看,据说最能玩命的是湘南兵,最娇气的是广东兵。但并不绝对,哪里都能出好兵,哪里也都有可能出孬兵。
  相对来说,李牧更喜欢四川兵,尤其是川西的。他是广东人,但就内心来说,他并不喜欢广东兵。
  一句话可以概括,毛病多,矫情。
  当然,李牧的看法也是片面的,毕竟他没有机会接触所有的广东兵,或者四川兵。
  “以前啊,有这个待遇的是驻港部队,他们先挑,完了其他部队再挑。驻港部队好啊,呵呵。”那科长笑道。
  李牧笑了笑并不答话,驻港部队是个什么款式,他再清楚不过。放在香港那边的都是乖乖孩子,身材相貌什么的是有要求的,这一点很不一样。全军也只有驻港部队征兵有这样一条要求——五官端正,身高必须在一米七二以上。
  日期:2016-12-30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