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6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连连点头:“那就好,那就好,我还担心彭市长身体有毛病或是脑子出问题了呢。”
  听出对方语带讥讽,再看着对方似笑非笑的笑面虎模样,彭少根很是不快,但却没有发作,而是笑着道:“我这身体棒的很,刚才就是考虑的太专注了。倒是你这面相很让人担忧,你看眼窝都青着呢,没休息好?干什么去了?年轻人适度娱乐倒也正常,但要适可而止,尤其做为政府领导,就更不能去那些乱七八糟的地方了。要是沾染上一些不良习气,比如电视剧上常出现的那个摇什么头丸之类的,整个人可就毁了。我以老大哥的身份提醒一下,你可不要自毁前程。”

  楚天齐刚才说出带刺的话,主要就是讨厌彭少根托大的样子。以前的时候,彭少根一直喊自己“楚市长”或是“天齐市长”,可是这两天却张嘴“小楚”,闭嘴“小楚”;刚才自己进来,更是假装视而不见,即使说话了,也是一副重担在肩、忧国忧民的嘴脸。本来,只是回敬一下对方,让对方不要充大尾巴狼,结果对方却泼来了一盆污水,显然是早有准备,是故意要贬低、打击自己。
  楚天齐心里话:彭少根,你以为自己是根葱,摇头尾巴晃的,还跟我玩心理战术,想压我一头?那好啊,那我就陪你玩玩,全当过礼拜天。于是,简单思忖过后,楚天齐道:“彭市长,你说的那些,只不过是从电视上看的皮毛而已,和事实有很大差距。首先是因为好多编剧水平低下,根本就是胡编乱造,去哄骗那些智商不够的观众;其次,即使有的编剧真有所了解,也不能如实创作出来,那样会对社会产生潜意识的不良教育。

  说实话,在这方面我比你懂。我可是做过公丨安丨局长的人,既观摩过大量纪实视频,也接触过众多这种人,我还曾经多次抓获过这类混蛋。我刚才之所以担心你身体或脑子,只是讲的比较委婉一些而已,其实你倒特像那种人。你看啊,在你身边明明有人,可你却感觉不到,而且你说话也似乎很不得体,这非常符合‘瘾君子’的特点,应该是产生了某种幻觉。
  彭市长,从工作上来说,咱们是同事。如果从警务专业角度来讲,在你面前,我也是专家。所以我要非常郑重的提醒你,一定不要继续错下去,而要迷途知返。就你现在的状态,我还可以替你瞒一瞒,可要是发展严重的话,那是根本也瞒不住的,而且我也不能太的没原则。你明白我的苦心吗?”
  妈的,苦心个屁。彭少根气的直翻眼白,但却没有可反驳的有力语句。心里骂过后,他冷冷的说:“小楚,诬蔑他人、造谣中伤,可是违法的。”
  “彭市长,你难道就不明白我的苦心?非得把事情弄的尽人皆知?”楚天齐眉头微皱,“好吧,既然你要这么说,那我让公丨安丨局来,立刻对你进行检测。怎么样?你敢吗?”

  “我清清白白,有什么不敢?”彭少根语气坚定,“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对,那也好,检查一下都放心,万一你要是真没什么事,也能还你清白。”楚天齐一笑,“当然了,如果你真清白,我也会真诚的说一声‘对不起,我弄错了’。”
  “谁怕谁?我……”话到半截,彭少根忽然住口,然后冷冷的盯着对方,“好啊,你给我下套。只要丨警丨察一来,那谣言就出去了,还证个屁清白?我看你倒是有必要让丨警丨察检测一下。”
  楚天齐眉毛挑了挑:“那要不这样,让丨警丨察给咱俩都测一下,怎么样?”
  “你……”彭少根“啪”的一掌拍在桌上,“楚天齐,身为政府官员,上班时间造谣生事,对得起组织对你的培养?对得起……”
  “啪”的一声,楚天齐也在桌上击了一掌:“彭市长,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是谁让我过来的?我过来后,又是谁视而不见的?那种恶心事又是谁先提起的?你要是记性不好的话,我可以帮你回忆回忆。”
  “你……”彭少根一时语结,刚才可是自己生的事呀。于是他长嘘了口气,又静了一会儿,才说,“楚天齐同志,我现在以成康市政府常务副市长身份,依据《成康市人民政府规则》有关规定,暂时主持市政府全面工作。你做为副市长,必须无条件服从管理,无条件听从工作安排。”
  楚天齐一笑:“彭市长,《政府规则》我懂,自然听从工作安排,只是你那‘无条件’三字用的不妥,《规则》上也没有这种描述。”

  彭少根没有咬文嚼字,直接说:“好,既然你知道《规则》,也准备遵守相关规定,那么现在有一项工作需要你去完成?有问题吗?”
  “你得先说什么事吧。”楚天齐笑着说。
  彭少根道:“我现在主持全面工作,有一个会议本来应该常务副市长出席,现在派你去,可以吗?”
  “我以为多大的事,不就是让我替你开会吗?至于绕这么大弯?”说到这里,楚天齐话题一转,“什么会,在哪开,什么时候开?”
  “全国发改工作会,到*市去开,后天正式开,会期两天,明天下午报到。”彭少根微笑的盯着对方,“你不会不去吧?”

  “不去会怎样?”楚天齐反问。
  “不去,那就是不服从管理,就是公然抵触《成康市人民政府规则》,就是公然对抗组织。”话到此处,彭少根又加了一句,“你准备服软?”
  楚天齐没有立即说话,而是眯起眼睛盯着对方,接着“噗嗤”一笑:“何必扣那么多大帽子?我去。”
  彭少根脸上挂了笑容,一种胜利者的微笑,但也透着一份失落。他点点头,很自负的说:“这就对了嘛!”
  “那我先去了。”楚天齐说着,站了起来。
  “去吧,去吧?”彭少根挥了挥手。
  楚天齐迈步向门口走去,在拉开屋门的瞬间,又回头道:“彭市长,你是给我写一个便条标明此事,还是在会上说明一下?”
  “有这个必要吗?”彭少根反问。
  “有,非常有必要。”楚天齐一笑,“否则我不好安排这几天工作,万一有人以为我是无故离岗呢。”
  “你呀,真是较真。”彭少根点指对方,“那好,下午正好班子开会,那我就说一下。”
  楚天齐不再说话,拉开屋门走了出去。
  回头看着身后的屋门,楚天齐心中暗道:小儿科,想算计我?没门。
  八月十九日,星期五。
  彭少根来的很早,七点多就到了单位。平时不怎么吃早点的他,今天特意去了政府食堂。其实自本周二开始,他就在食堂吃早点了,为的是和下属多一些接触机会,以展现临时主持工作的常务副市长的亲民形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