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06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见人走后,B哥说:“兄弟,别怪哥哥我自作主张,你今天中午有时间吧。”

  我点点头,说:“有啊!”
  三番五次找我,必有所图,我看看B哥他到底想要图什么。
  我痛快的答应,让B哥脸上笑开了花,他说:“兄弟,你真给面子,咱们好长时间没一起聚了。”
  我说:“公司现在发展,正是关键时候,大家都忙,哪有时间啊!”
  这句话我说的有点心虚,这句话别人说行,我说不行,我根本没在公司呆,能有什么贡献,如果非要挑一个来说,那么就是我阴阳调和了白子惠,让她身心愉悦,有更足的精力投入工作之中,算是从侧面为公司做贡献了吧。
  除了这个,我对公司好像没什么付出。

  B哥没有揭穿我。我觉得他没比我好到哪里去。
  看了一眼白子惠的办公室,我说:“B哥,你门口等我下,我打个招呼就走。”
  B哥点点头,说:“应该的。”
  他的脸上带着笑意,心里却是妒忌着。
  “抱了白子惠的大腿。牛的不行,天天见不到人,也不知道忙些什么,估计是在床上把白子惠伺候舒服了,便不用来公司卖力了。”
  我笑笑,没露出任何马脚。其实这样的话听多了,但B哥的心声还是让我很不舒服,B哥不是别人,是我的好兄弟,难道我过得好他不应该高兴吗?看到我跟白子惠在一起,他就受不了。这不是真兄弟,这是伪君子。
  外物的诱惑还是太大,人不知不觉要比较,可悲的是人只会抱怨自己得到的太少,而看不到别人付出的太多。
  轻轻敲了敲白子惠办公室的门,听到一声请进,推开门,白子惠正在处理文件,我走进去,她抽空喝了一口水,杯子是玻璃的,又透又亮,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的一朵玫瑰花。
  这是玫瑰花冠,喝了似乎对女人好,我是不太懂,不过看着杯里的玫瑰,觉得挺漂亮的,拿着杯子的白子惠更漂亮,面若桃花,别样红。
  “有事?”白子惠板着脸说。
  我心里有些好笑,可能是我和她的关系发生了本质的变化,在公司的时候,她面对我的时候便有些不太自然,刻意的保持一定的距离,维持自己的威严。
  我笑笑,说:“门我都关上了,谁都看不到,还这么严肃。”
  白子惠说:“嬉皮笑脸,有事说事。”

  我往白子惠身边凑,说:“我想跟你在办公室玩点激情的。行不行。”
  白子惠当真了,骂道:“董宁,你要死啊!滚蛋!”
  我说:“骗你的,看把你吓的,我就是进来跟你说一声,我跟B哥出去吃饭。他找我好几次了,我觉得他有什么事。”
  白子惠点点头,说:“好的,你去吧,我中午在公司吃。”
  我说:“你别太累了,我去看看B哥玩什么把戏,不过,你真的不想在办公室试试?想想好刺激的。”
  “滚!”

  和B哥一起下了楼,遇到不少公司的同事,看到我们,站定,点头。打着招呼,想想之前,我和B哥都是底层,我们才是见到领导点头哈腰的人,一转眼,一切都变了,身旁的B哥也变了,真是够让人唏嘘的。
  直接到了负二层,B哥开车来的,我跟着他走,走到了一辆奥迪A4前,B哥解锁了车。我说:“B哥,换新车了啊!”
  B哥笑了笑,说:“升职之后换的,还不错吧。”
  我点点头,说:“不错,开这个车稳重。”
  上了车。我坐在副驾驶,B哥意气风发的开动车子,我随口问道:“嫂子和孩子都好吧。”
  B哥说:“都好。”
  B哥老婆也是他的同学,毕业之后就在本市打拼,还有一个四岁左右的女儿,之前B哥也挺辛苦,因为还有房贷,转眼间,B哥就换了辆三十万的车,这要是没有外财,我吃屎。
  B哥似乎不愿意提家里的事,一句话带了过去。他边开着车,边跟我说,“兄弟,最近一直没跟你聊,其实我有几句话想要跟你说。”

  我收回查看内饰的目光,笑笑。说:“B哥,咱们俩什么关系,你有什么就说什么,不用顾虑。”
  装被,谁不会啊!我演技也不差。
  B哥说:“兄弟,你别怪我说话直,我可能说的不中听。”
  B哥脸上露出为难之意。
  肉戏来了。

  我说:“忠言逆耳,我知道B哥你是为了我好,B哥你就说吧。”
  我假惺惺的说,B哥大概就等着我这句话呢,他说:“那兄弟我就有什么说什么了。”
  我静静的等B哥表演。
  说实话,我心里有猜测,B哥应该被人收买了,他找我是想拉我入伙。
  人一旦有了钱便不一样了,从对待比人的态度上便能感觉出来,之前B哥生活有些拮据,工资加上奖金虽说钱不少,但一方面要交房贷,另外一方面要养女儿,现在养个孩子很费钱的,幼儿园便是一笔开销,还要报各种的兴趣班,那个时候,B哥对人比较客气,因为他知道生活的不容易,现在,B哥对我还不错,看起来很热情,这里面有我是白子惠男朋友的关系,但是对待别人,B哥没有之前那份耐心,B哥开始看人下菜了。

  这钱不是白子惠给的,白子惠是给B哥涨了钱,但远远达不到B哥现在显露的程度,B哥手里的钱应该还有富余,至于有多少,只有B哥心里清楚。
  B哥说:“董宁啊!我知道你人好,你跟咱们白总现在感情也挺好的,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你没办法保证你和白总能这样过一辈子,白总她要样貌有样貌,要能力有能力,要家世有家世,不是我贬低你,咱真的配不上人家。”
  听到这里,我一愣,B哥是王承泽的人?给王承泽当说客来了,让我知难而退?
  我不露声色的点了点头。
  B哥说:“兄弟,你真的别介意了,我是为了你考虑,真的,我替你担心,你想想,万一以后你跟白总分开了。在一个公司里面,低头不见抬头见,如果白总有了别人,你到时候该多难受啊!”

  说的不错,如果我看到白子惠跟别人在一起,我恨不得杀了对方。B哥说服别人还是有一套的,先给我假设了一个特别可怕的可能,让我思考,吸引我的注意力,然后再抛出他的目的。
  我很想说其实我已经看穿了B哥,但我看破不说破,我等着他的真实目的。
  我说:“B哥,你说的对,其实我有的时候也在想这件事情,我总觉不踏实,怀疑我跟白子惠在一起是不是真的,如果真的分开,我想我会离开公司的。”
  白子惠需要的是什么,王承泽和陆家老爷子都不知道,他们自顾自的认为,白子惠要的是更强大的盟友,殊不知白子惠根本没这样想,她自己已经足够强大。她需要的是不会干涉她意见的男人,尤其是在生意上。

  日期:2016-12-30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