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118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待身子暖和后,我才知道什么是幸福。就像饿的发昏饱餐一顿,原来幸福就如此简单。我四处打量着,卫生间并不大,顶多十几平米,浴缸就占了三分之一。洗漱池台上摆满各式各样的化妆品,头顶上的晾衣架上还挂着,没有一个男人用品。她没有说谎,这里只属于她一个人。

  洗完澡后,我已经恢复了元气,不过确实有点感冒了,头晕晕沉沉的。擦干身子准备穿衣服时,拿起粉色的睡衣比划半天,自己都被恶心到了。可是,包里的衣服也湿透了,总不能光着身子出去吧。
  挣扎许久,我闭上眼一狠心穿上了。也不知是她以前胖,还是睡衣宽大,睡裤我居然穿上了,只不过成了七分裤。而且重要部位有些激凸,实在有些滑稽。衣服就更不用说了,压根穿不上,我怀疑她在故意整我。
  没办法,我又脱了睡裤穿上湿漉漉的,将就着穿吧,待会洗了衣服明天一早就能穿。
  我出去后,乔菲刚从楼上下来,看着我滑稽的样子憋红了脸,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我反正就这样了,也不怕笑话,叉着腰站在那里道:“好笑吗?”

  乔菲立马收起笑容,一本正经地白了一眼往门口走去。
  我很佩服她控制表情的节奏,前一秒还是乐得前仰后翻,后一秒立马恢复原状,如此收放自如不当演员真是可惜了。
  见她要穿鞋出去,我喊道:“你去哪?”
  她没有理我,我继续道:“你该不会不回来吧?”
  她拿起伞关上门出去了,我似乎习惯了她一脸的傲气,和她说话简直是奢侈。有些事情不在乎多么的轰轰烈烈,平平淡淡反而最真实。一旦习惯了某种习惯,也就成了习惯。
  即便如此,我和她在一起没有太大的压力,但和叶雯雯在一起却有着前所未有的压力。她占有欲太强,又有好胜心,而且各方面都比我优秀,无形中产生了屏障。就拿昨晚入住虹夕诺雅来说,除了欣赏美景之外,我的身心并没有得到愉悦,而是沉甸甸的负担。
  爱情不是谁征服谁,而是谁妥协谁。﹎作为一个男人,我很难驾驭叶雯雯。何况十几年未见,并未真正了解真实的她。
  相反,我同样不了解乔菲,她对我的态度简直无法忍受。但不知为什么,我乐意和她在一起,而且比较随意,或许这就是所谓的贱吧。
  乔菲走后,我仔细打量着这座小木屋。上下二层复式结构,格局并不大,略显狭窄,估计也就是200多平米。从建筑风格看,应该有一定年代了。
  客厅里摆放着白灰色布艺沙发,深棕色大理石茶几下铺着地毯,往前三步远是檀香木电视柜,墙上挂着32寸彩电。左边墙上有个四格用纸糊的窗户,右边是一个卧室,后面开放式厨房紧挨着卫生间,楼梯下还有个小储藏室。楼上什么情况不清楚,应该和下面差不多。
  装饰风格延续典型的日式素雅简约风格,简约流畅的线条去繁存简,白棕黑单一的色调给人有种沉闷感,而且采光不太好,或许这就是日本人内敛素净的做派,不像欧洲雍容奢华,不及中东阿拉伯富贵张扬,不如国内大红大紫的夸张装饰,更显得低调而沉稳。
  电视柜上摆放着几个相框,我好奇地走过去。一张上面她穿着日本和服,站在樱花树下摆出端庄的姿态,笑容从容而自然,清纯而可人,如果不说真以为是日本女性。
  在没接触她之前,我对日本的了解仅仅停留在画面上。喜欢川端康成、村上春树、渡边淳一、夏目漱石等作家的文学作品,喜欢宫崎骏、鸟山明、不二雄和久保带人的漫画作品,还有很多德艺双馨的小电影主演,加勒比画面至今挥之不去。而这次来到日本后,有了很多不一样的感触。
  另一张照片背景画面是向日葵花海,乔菲穿着一席白裙,带着草帽坐在地埂边抱着腿凝望远处。只有一个侧面,但那一抹上扬的笑容深深地打动我。没想到她侧面如此美丽动人,尤其是干净的笑容,就像向日葵一般灿烂。
  最后一张是小时候照片,她扎着两撮小辫骑着小三轮车,仰着头冲着镜头傻笑。小时候的她胖乎乎的,笑起来眼睛都没了。照片有些泛黄,而且好像剪掉了一半。从地上的影子看,旁边应该站着一个人,是她母亲吗?
  另一面墙上挂着一架小提琴。看到此物,我不由得想起逝去的母亲。母亲拉小提琴拉得特别好,我清晰地记得那年厂里的新春晚会,母亲站着舞台中央拉响《梁祝》时,现场几千人安静地聆听着,而我父亲却是泪流满面,进而泣不成声。当时并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哭,后来才知道母亲已经病重了,坚持着登台表演。
  新春晚会结束三个月后,母亲永远离开了我们。
  母亲很想培养我兄妹俩的艺术气质,教过钢琴小提琴,很遗憾的是,我和妹妹都没有学会,更没有继承她的音乐事业。现在想想有些后悔,当初要是坚持学习小提琴,或许我也会成为第二个吕思清。
  看一夜落花,惘忆当年芳华,
  观一眼红尘,难忘霎那韶光。

  听一曲离歌,迷茫沉沦尘扬,
  叹一声飞雪,追思往事如阆。
  逝去的光荫终究逃不过沧海桑田的更迭,一次次的遗憾在倾诉着每一段往事,一半凄迷一半伤感,栩栩然飘零寂寞山涧。踌躇间,换不回那长眠的寄思。
  我颤抖着手取下小提琴,努力回忆着拉响交给我的《梁祝》。童子功还在,居然磕磕绊绊地拉下来了。而在这时,乔菲提着一堆东西进来了,绷着脸道:“谁让你动的,拉的这么难听就不怕邻居投诉吗?”
  我真心怀疑乔菲和我有仇,刚刚酝酿好的情绪瞬间烟消云散。我切了一声把小提琴放回去,看到她手里提着几个衣服包装袋,笑嘻嘻地走过去道:“这是给我买的吗?”
  “想得美!”
  说完,把袋子扔到沙发上,提着塑料袋进了厨房。
  我看到她的模样有些可笑,明明是给我买的偏偏不承认。打开袋子,里面有T恤短裤,甚至还有。另一个袋子里一双木屐,还有毛巾牙刷等洗漱用品。没想到她如此细心,看来我没白在雨里淋了一下午。
  我拿着衣服走到厨房门口道:“这是给谁买的?”
  乔菲往冰箱里归置东西没打理我,我又问了句,她瞬间就炸毛了,黑着脸道:“你愿意穿就穿,不愿意穿都扔掉。”
  我乐了,倚着门框道:“乔小姐,能采访一下吗,你怎么知道我穿多大的?”
  我的话没说完,一个茄子飞了过来,幸亏我反应快,一把抓住了。
  “不要脸!”
  我哈哈大笑起来,有时候觉得她严肃的样子特别可爱。小心翼翼地把茄子放回去道:“打算给我做什么晚饭啊?”
  乔菲噘着嘴生气地看着我,许久道:“我求求你能不能先去换了衣服?”
  我上下看了看道:“这样子不好吗,我觉得挺舒服的。”
  “滚!”

  我哼了一声,指着卧室道:“我可以去这个家换衣服吗?”
  她没说话,我拿着衣服进去了,以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这是才想起背包里的笔记本电脑,赶紧打开松了一口气,只是外面湿了一点。把手机充上电,仔细回忆着我的钱去哪了。
  这时,手机传来滴滴的提示音,是叶雯雯发来的微信。
  “你是不是把钱落在酒店了?服务生给我打来了电话,把地址告诉我,他那边会亲自送过去。”发送时间是下午的五点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