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116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1258厂作为核工厂,属于国家级秘密基地。作为领导掌握着很多核心机密,行动自然不自由,被很多部门监控着,更别说出入境了。但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能出国,不得不说能力过人。
  至于为什么出国,众说纷纭。有的说他贪污了巨款,司机畏罪潜逃。还有的说,他把国家机密卖给了国外情报机构,秘密被护送出国。甚至有的说他发生婚变,带着二老婆逃出去了。
  不管说什么都是猜测,其中个由只有他个人清楚。但有一点是不可否认的,他被公丨安丨列入通缉犯。如此一来,想要回国就没那么容易了,估计一下机场就会被带走。
  时隔十年之久,厂子倒闭了,原来的人都分流到全国各地,能记起这件事的人未必有多少。过去这么长时间不代表没人惦记此事,还有人揪住尾巴不松口。不过,叶雯雯能回到云阳,说明她爸的事有所松动。

  我爸是车间主任,算是中层领导,但涉及核心机密问题未必知道,很少在我面前提及这段往事。我也并不关心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毕竟离我太遥远。今天,叶雯雯提及此事,我的心情有些复杂。许久道:“不管叶师长发生了什么事,我依然很尊敬他。”
  叶雯雯眼眶里闪动着泪花,移开眼神道:“过去的事就不提了,不是一两句能说清楚的。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年我并没有忘记你,之所以不和你联系,是不想给你和家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现在好了,我的行动自由了,回国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你,而且打算留下来陪我妈。”
  不知是列车里的空调开得太冷,还是她的话触动我的心弦,身子有些发抖。一向理智的我面对此情此景无所适从,不忍心拒绝她伤害她,但这无关于爱情。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爱不知所然,却不释手。
  我端起咖啡杯押了一口,尽量装作若无其事道:“雯雯,我真的很感谢你这些年依然记得我,但我们的生活轨迹早已发生了变化,你不再是当年的豁牙妹,我也不是当年腼腆的徐丁丁。我希望我们以后还是好朋友,如果非要附加爱的条件,可能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为什么?你不喜欢我吗?”
  “这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如果坦白说,我对你的感情依然停留在当年,就像做梦一样,我不忍心去破坏。假如非要牵强地走到一起,到时候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我都会很痛苦的,不是吗?”
  叶雯雯用手指揩掉眼泪,淡然一笑道:“我明白了,好啦,出来玩了不提这些事了,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什么?”
  “乔菲啊。”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不是喜欢她吗,我可以帮着你追啊。”
  这倒新鲜,头一次见女人如此大方。我无法理解她的行为,道:“你就别跟着添乱了,我和她八字还没一撇呢。”
  “那你来这里是什么目的?”
  “呃……还是算了说吧。”
  叶雯雯噘嘴道:“不拿我当朋友是吧,万一我能帮上忙呢。”
  我摇摇头道:“你帮不了的,再说她不一定接受别人的帮助。”
  她见我不说,也没再追问,道:“好吧,如果有需要尽管开口,我一定全力以赴。”

  “谢谢。”
  “和我你也客气啊,假正经。”
  “哈哈……”
  下午两点多,子丨弹丨列车抵达函馆站。下了车乘坐地铁来到中央区,按照方佳佳提供的地址找到了乔菲家。敲了半天门无人应答,结果把隔壁邻居叫出来了。
  叶雯雯很有礼貌地与其打招呼,了解一番道:“她说这家住户很久没有回来了,前两天有人来看房,好像已经卖出去了。”

  “哦。”
  我颇为失望,靠在墙上唉声叹气。叶雯雯见状,道:“你不是有她手机号码嘛,干嘛不打个电话问问。”
  “她不接我电话。”
  “把号码告诉我,我来打。”
  我犹豫片刻,把号码告诉了她,结果对面传来了关机的语音提示。叶雯雯摊了摊手道:“那怎么办,札幌偌大的城市你去找?”
  我想起了乔菲曾经提到过的美瑛町,对,她一定在那里。我不计划让叶雯雯陪着去,打算独自前往。道:“总是有办法的,对了,不是要去找朋友吗,忙你的去吧,我再想想其他办法。”
  叶雯雯只是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那有什么朋友,只是想多陪陪我罢了。本来满心期待这次意外相遇能开花结果,没想到我残忍地拒绝了她。敷衍道:“我先陪你找到乔菲再说。”
  “不用了,我自己能行。你赶紧去吧,晚上不是还要飞美国吗,待会你还得返回东京,再不去就来不及了。”
  叶雯雯是聪明人,猜透了我的用意。心头掠过一丝失望,担心地道:“那你一个人能行吗?”
  “放心吧,绝对能行。如果不行,就不会独自一人来日本了。”

  叶雯雯侧头望着远处,许久回头微笑着道:“那好吧,我们就此一别了,我见了朋友就回东京,你一定要小心。”
  “我送你。”
  “不用,送什么,到头把你再丢了。等着吧,兴许乔菲回来了。”
  我略微点点头,主动伸出手道:“不管怎么说,很感谢遇到你,等下次回国后,我请你吃大餐。”
  叶雯雯瞪了一眼,推开我的手道:“就不能拥抱一下?”
  我笑了,伸开双臂抱了她一下。谁知她在我肩膀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然后扭头跑开了。大概跑出去十米远后,回头强颜欢笑道:“徐丁丁,等我回来。”说完,捂着嘴巴又一阵狂奔,很快消失在烟雨中。
  她哭了,是我辜负了她。也许这都是我的错,可谁有知道她会回来呢。我无法给她任何承诺,因为我的心早已随着时间的推移层层叠叠堆砌,直白点说,已经找不到当年的感觉。

  孩提时代的感情是懵懂的,而人总是在变的。我在雨中站了许久,直到一辆疾驰而过的车辆溅湿了裤腿,才转身向另一边走去。
  行走在陌生的城市,我不知何去何从,无奈之下向方佳佳求助。
  当初说要去日本找乔菲时,方佳佳以为在开玩笑,谁知我真就付诸行动了,着实让她感动了一番。接起电话道:“你到了?”
  “嗯,我现在就在乔菲家小区楼下,已是人去楼空,我想去美瑛町,能告诉我如何走吗?”
  方佳佳沉默许久道:“那你在原地等候,我让我朋友带你去。”
  等了将近四十分钟,人还没到。而雨越下越大,北海道的鬼天气就像深秋一样冷得人发抖,后悔没带长袖衫过来。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不停地摩擦着手臂。
  又等了半个小时,人依然没到。我实在受不了了,决定独自前往。就在这时,一辆红色的英菲尼迪停在我面前,下来一位约莫三十岁年纪上下的女子,撑着伞走过来用蹩脚的中文道:“请问您是徐朗先生吗?”

  “我是。”
  “实在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我是中野诗音的朋友杏子,先上车吧。”
  上了车,我冻得浑身发抖,杏子递给我毛巾道:“赶紧擦擦吧,实在不好意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