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162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有事才找你。”上官景辰也没生气,他知道墨子寒的性格,他不需要安慰,更不需要同情。
  “我最近心情也不太好,出来喝酒吧。”

  墨子寒闻言,看一眼酒柜上陈列的酒,又想到白明月,在家里喝酒是不行了,出去喝酒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至少白明月不会看到他喝酒的样子心疼,他也不会难受。
  “那就现在吧,在哪里?”墨子寒有些纳闷,上官景辰烦什么,现在最烦的人不应该是他才对吗?
  “帝尊之品,我先过去了。”
  上官景辰说完,就挂了电话。这家酒吧是他名下的私人产业,他们以前私底下出来聚聚的时候,经常选在那里。
  墨子寒收起手机,看了一眼卧室的方向,眼神暗了暗,到底还是觉得心里闷得慌,离开别墅去了帝尊之品。
  他直接走进包厢,上官景辰已经在里面等着了,出乎意料的是,上官景辰不是一个酗酒的人,今天却有些反常的,一个人在里面喝了起来。
  “来了。”上官景辰见他过来,抬起眼皮堪堪瞟了他一眼,也没废话,直接拿起一瓶开好的洋酒递给他。
  男人之间安慰的方式,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粗暴,没有任何语言。
  墨子寒接过酒瓶,坐到他对面仰头就灌。上官景辰没他喝得这么猛,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俊朗的眉眼浮着一层郁色。
  “你烦什么?”墨子寒一气喝干了大半瓶,见上官景辰好像真有点不痛快的样子,不禁问了一句。
  “映雪和我妈闹翻了。”上官景辰苦笑一声,一个是老妈,一个是妹妹,在这个世界上,她们是他最搞不定的女人。
  墨子寒继续喝酒,喝得又猛又急,很快一瓶酒喝完,他伸手就去拿第二瓶,继续灌,烈酒灌进咽喉,燃烧着心肺,痛快而又刺激。

  上官景辰静默片刻,见他没有一点要问的意思,不禁挫败的放下酒瓶,忍不住问他:“你怎么就不问问我,到底是因为什么事?”
  “与我无关。”墨子寒一气灌下大半瓶,只觉得心里所有的不痛快,压下去不少。他挑眉,往沙发上一靠,有说不出的颓废和放纵,冷冰冰的丢出四个字,便没有别的话。
  上官景辰叹气,却还是开口告诉他:“映雪已经知道,墨潇然是你爸在外面的私生子,这事我爸妈早就知道,却从来没有告诉她,映雪很气愤,觉得爸妈不应该瞒着她。”
  第一百三十五章落下手表
  墨子寒眼皮都懒得抬,现在对他来说,这些事情连个屁都不算。
  “她觉得自己当初要是知道这件事的话,就一定不会嫁给墨潇然,她在怪我妈,怪我妈当初不应该支持她嫁给一个私生子。”

  上官景辰也喝了不少酒,舌头大了起来,一面喝着,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
  可他也知道,这件事情根本怪不得宣柔心,宣柔心见墨子寒出了车祸,没有继承墨氏的可能。墨家除了墨子寒之外,又只有墨潇然一个儿子,所以宣柔心才答应让映雪嫁过去。
  墨子寒却连听都懒得听,上官景辰话还没说完,他面前已经堆了四个空酒瓶。
  饶是上官景辰知道墨家最近发生了不少事情,墨子寒承受到不小的打击,有意拉他出来喝酒发泄一通。可看他这样玩命似的喝酒方式,不免也被吓到。
  上官连忙过来夺他的酒瓶:“墨子寒,你想喝酒我不拦你,但也不是这么个喝法,你是要借酒浇愁,还是想玩命呢。”
  墨子寒一把推开他,有些暴躁的低吼一声:“滚一边去。”

  上官景辰被他推得险些没摔倒,身子一歪撞上了酒桌,哗啦一声,没喝的酒和喝空的酒瓶,摔了一地。
  “算了,你心情不痛快,我也不劝你了。”上官景辰无奈一笑,操起一瓶酒和他一碰,“喝个痛快吧。”
  墨子寒看他一眼,眼里掠过一丝复杂,他来之前就猜到,上官景辰哪里是自己想喝酒,不过是为了陪他罢了。
  他不说,他也不点破。
  “子寒,映雪一直很后悔当初嫁给墨潇然,你,就没有一点想法吗?”上官景辰借着酒劲,忍不住问墨子寒。
  他承认自己有私心,如果不是因为白明月的话,他绝不会开口问墨子寒这样的话。
  墨子寒看他一眼,冷笑,“没有。”
  或许是喝了酒,他难得多话,盯着上官景辰反问他:“你觉得我应该有想法?”
  上官景辰愣住,既而又觉得尴尬,狠狠灌了一口酒,却没有回答,是啊,难道他希望这样,所以他和白明月才有机会吗?
  他苦笑着,感觉自己真是疯了,明知道白明月是墨子寒的女人,却一直对她念念不忘,甚至抱有希望。
  “当年你出车祸之后,我妈确实劝过映雪放弃你,她觉得你已经没有希望成为墨氏的继承人。”上官景辰感慨着,说不出是难过,还是失望。

  见墨子寒无动于衷,上官景辰疑惑问他:“子寒,墨潇然的身世,你知道吗?”
  “知道又怎样,不知道又怎样?”墨子寒嗤笑一声,有说不出的嘲讽。
  “也是。”上官景辰苦闷一笑,“我没必要问你这个。”
  “呵。”墨子寒冷笑一声,“墨潇然是不是私生子,对上官家而言,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谁才是墨氏的继承人,对吗?”

  上官景辰不答,眼里却带着几分难堪和羞愧,提起酒瓶,也有些发泄一般的的往下灌。
  他也不想承认,他的家人是这种利益至上的人,可他却无言以对。
  他本意是陪着墨子寒借酒浇愁,没想到最后自己却越喝越愁。
  “子寒,我知道你很不痛快……我也很不痛快,我妈说过,无论我们兄妹的婚姻如何选择,都必须为上官家的利益着想,呵,你说,这算什么?”
  上官景辰脸颊喝得通红,困窘不已的说着,目光开始幻散起来。
  “上官景辰,不能喝别喝。”墨子寒看他这样子,不禁皱了眉头,说了一声。
  “谁说我不能喝。”上官景辰不服气,晃着喝空的酒瓶,大笑:“子寒,别的事情我会输给你,喝酒这种事,我不会也输给你。”
  他丢下空酒瓶,重新开了一瓶,伸到墨子寒眼前,挑衅似的睨着他:“来,再干。”
  墨子寒烦燥的看他一眼,举瓶和他重重一撞,喝多了的上官景辰,废话真不是一般的多,烦死了。
  他只想好好喝个酒,喝个痛快,醉死过去就什么都不用想了,没想到上官景辰倒先把自己给喝成这样,还说个没完。
  他那点破事有什么可烦的,好意思在他面前说。

  墨子寒十分不屑的睨着他,,喝酒的兴致都消减了不少。
  上官景辰丝毫不觉,他又喝了半瓶,倏地盯着墨子寒,目光一瞬不瞬,却没有往日的清醒,迷茫着,像笼了一层雾气。
  日期:2017-12-23 06: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