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32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整个午,她在闷气度过,每个来报备的助理、员工都受到黎总裁怒火的波及。刚做好的策划像雪片一样被黎七羽撕得粉碎,PPT被打回去。
  几个员工被训得像孙子,暗暗咂舌黎总裁是不是失恋了,在薄帝那受了委屈才拿她们撒气。

  薄夜渊从盥洗室走出来,眼神冷厉,像一副行走的贵族油画。关是看看赏心悦目。冷冷地扫了这些女人一眼:“太蠢了惹到你生气?需要好的策划员、设计师和助理,我派遣一些过来?”
  好苏啊。简直迷得人花心乱颤……
  黎七羽扫了一眼他手的绷带没湿,揉了揉眉心:“都下去吧,重新做一份再给我交来。”
  员工们宁愿再被总裁多骂几分钟,留下来看看薄帝也是好的啊。合门之前,她们看见薄夜渊走到黎七羽身后,揉着她的头。
  “黎总今天会不会更年期啊,脾气好大。”
  “可这样薄帝还是爱她,真爱。”

  “你们看见没有,他看黎总的眼神……电死人了。”
  一双大手突然揉着黎七羽的头。她微微一怔,薄夜渊像是学过,揉动的位置很舒服,力道也合适。
  黎七羽皱起眉头低声说:“薄夜渊,为什么你这么反复无常?”
  薄夜渊的唇靠在她耳边,眷恋地亲吻她的耳垂,吐着热气:“反复无常?”

  “你说你爱我,可是你总是对我最坏,冲我凶狠地发火……”可他好起来的时候,又的确把她捧到天,让她时时陷入矛盾的不安。
  怕薄夜渊下一秒又会阴狠凶残地对她,可又贪恋他对她的好。
  “人更容易和亲近的人发火,而不是讨厌的人。所谓亲近,除了血亲,通常是挚爱。”薄夜渊沉声说,“这一点很重要,说明发火往往是因为我们对亲近的人有更多期望,或者说,想从她那里得到更多东西。”
  “……”

  “黎七羽,除了下人做错事,我只对你发火,只会凶你,我最差的脾气也都只给你看。因为我期望你能回应我的情感,我希望你爱我。你可以让我变得暴躁、狠戾是个魔鬼,但也只有你让我净化成天使。”薄夜渊一点点地吻她的侧面,“我爱你,连我也无法自控。”
  “……”
  “我想得到你的心,愿意拿我的命去换!”
  黎七羽眼神空茫,嘴唇微张,下颌突然被他镬紧转过去:“别说话,我知道你也爱我……”
  他自欺欺人地说着,热气顺着她微启的唇突进去,看着她星子般的眼眸微眯,长睫遮掩着那迷离的神色。

  像女妖一次次诱.惑他深陷得无法自拔!
  薄夜渊心口一紧,下一秒他的舌钻了进去。
  试探地舔吻她,咬她,见她没有反应,他更狂肆大胆地吻,越来越凶狠的力量要把她摧毁。
  他的气息像地狱的漩涡,而她的唇是如此甘甜,让他意乱情迷、无法自拔!
  一个长长的深吻,有人敲门进来都没有听见,吓得来人手一抖,惊愕地退了回去。
  黎七羽脑子空白,最后的理智都在崩塌,真相告诉他吧——
  小七夜,和所有的事。
  黎七羽想好了,薄夜渊生日那天,还是那个广场,在喷泉池边约定。
  他们两次错过是在那里,她的秘密真相也埋藏在那里……所有的结该从那里解开的。
  在打开秘密之前,她也给他列了“十八宗罪”——为什么把她交换叶之璐;为什么真的跟叶之璐发生关系;为什么要把孩子的照片随身携带;为什么要在她迷药那晚羞辱她还录制视频;为什么在北堂枫面前宁愿她死也不肯放过……
  那些如鲠在刺的问题,如果是误会,她要他一个个解开,要到满意的答复。
  而她……所有的心理历程都记录在日记里了,一页一页,他看了会明白。
  黎七羽像是心里的千斤重担终于卸下了……但同时她也在害怕,担心小七夜、担心薄夜渊只不过是在玩弄她……
  沙发,薄夜渊小心地熨烫着衣服,蒸汽冒出团团的烟雾。
  看到他的脸,她开始不计后果,什么都不想去管了。
  很晚了,黎七羽洗过澡,见薄夜渊抱着那衣服反复熨烫,盯着手臂那个洞研究着怎么修补。黎七羽快要觉得,他爱那套衣服爱她还多,走哪都捧着,漂洗了一下午他又找雷克拿去烘干。
  结果因为刷得太用力,衣袖那边都起毛了……
  薄夜渊盯着起毛的地方,阴郁了起码半小时。

  既然他那么喜欢,黎七羽打算再给他设计一套衣服,全手工制作,全都由她来缝制。小夜灯的材料已经下厂让人去做了。
  黎七羽刚躺床,那只赖皮狗狗跟了进来。
  黎七羽嘴角挽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可是薄夜渊窸窸窣窣一阵,拿了枕头和毛毯,轻轻走到门口:“早点睡,有什么事叫我,我在外面。”
  黎七羽的笑容僵下来,看到他轻轻关房门。
  薄夜渊,你最好抱着那套破衣服睡去……你们一起去过生日,你让那破衣服给你去生小七夜!

  黎七羽重重地吸了口气,他真的脑子是真的蠢?总是弄错重点。否则她也不会一直看不透他爱她!
  黎七羽掏出手机打开电影,看着薄夜渊这一年做的傻事,调成静音的。下午边工作边看了几遍了,每次都鼻尖酸楚眼睛发热。
  如果不是这部纪录片,她永远都不会相信薄夜渊以前爱过他,也永远不会原谅他了……
  【黎七羽,我的底线简单,你是我的谁也不能动!】
  突然听到门外有很轻很轻的脚步声,黎七羽放下手机,躺在床侧了身。
  果然,门颤悠悠地打开……
  没多久说要睡外面的薄狗狗了她的床,一点一点小心地把她搬进怀里,吻了吻她的额头。
  黎七羽眼角含着的泪,突然滑落了下去……
  薄夜渊身形一怔,轻轻擦拭她的泪水。该死,她又做噩梦了?!

  心疼地把她揉进怀里,想要驱赶她世界里的黑暗……
  黎七羽的脸埋在他胸膛,闻着他的气味觉得安心。薄夜渊,生日之约,别再让我失望了!
  黎七羽一觉好梦,睁开眼嘴角都带着笑意,薄夜渊已经又不见了,赶在她睡醒以前,先去了沙发吗?
  黎七羽抱着枕头,甜蜜地傻笑了几分钟,又拿出手机划拉看着……
  看了一会儿差点出神,还没有到那一天,不能高兴太早啊。
  黎七羽要出门以前,突然凝神想了想,倒回衣柜前看着柜门镜,理了理蓬乱的长发,皱巴巴的睡裙,微红的脸颊竟像怀春的少女一样有胭脂红。
  打开门的那一瞬间,她的脸又恢复高傲的、优雅白天鹅一般的姿态。
  黎七羽像是无意识地瞟了一眼沙发,没有看到薄夜渊的身影,那套衣服倒是挂在架子,熨得整整齐齐。

  黎七羽走去盥洗室、露台、书房,全都找了一遍,他不在?
  去玄关一看,他的家居拖鞋换下来了,果然已经外出。
  黎七羽眼神黯然,没来由地一阵失落。他不是寸步不离地守着她,说好不出门的?
  美好的早晨突然黯然失色,她去盥洗室洗漱,发现头发有些长了,很久忘记去造型屋打理,最近也忘记做保养护肤、忘记健身、忘记睡前做瑜伽。虽然她底子好,可女人的美丽一天也不能疏忽啊。
  黎七羽扯唇笑,昨天还想活着没有意思的女人,今天居然开始注重起仪容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