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11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嗯,那年他得了绝症,英年早逝.......”
  田甜说完低声抽泣起来,我知道刚才勾起了她伤心的回忆。我连忙拿起桌上的餐巾纸递给田甜。
  据田甜说,她从小生活在姥姥家,表哥比她大五岁,她很喜欢这个表哥。
  随着年龄的增长,她从喜欢表哥发展到爱上表哥,不过这种近亲式相爱是不会得到家庭认可的。所以她父母发现这种情况后,就把她送到国外读书,以为这样两个远离开了,事情就不会往前发展了。
  其实感情的事,特别是恋爱双方的事,易疏不易堵。有些家长干预孩子的恋爱,不仅没有效果,而且会适得其反。更何况这种近亲式恋爱,更需要与孩谈心。
  但田甜的父母却让他们分开,而不是从道理上讲清,这种结果必然使田甜与表哥转入偷偷摸摸的交往。
  田甜说表哥也很喜欢自己,他也知道他们是表亲,不易结婚,而且田甜舅舅与舅妈也极力反对,早早给表哥定了一门亲,没过多久就结婚了。
  等到田甜从国外留学回来后,表哥已经成家,但没有孩子。田甜说去家里看过表哥,但表哥明显不爱他的老婆。
  后来田甜的父母因病去世了,舅舅与舅妈也不知道得什么怪病也过世了。
  表哥与表嫂也离婚了,田甜以为这样自己就会有希望可以与表哥在一起了,可谁曾想,表哥也得了一种怪病,撒手人寰。
  田甜的亲人相继过世,这给田甜的打击很大,也让她过早的成熟了。很多亲戚朋友都给田甜介绍男友,她都回绝了 ,一直到现在四十多岁了还孑然一身。

  田甜讲完了自己这段经历,我想她可能太爱表哥了,无法从那种爱中解脱出来,因此至今单身。
  如果没猜错的话,她应该继承了舅舅家的这栋老宅。但刚才她说父母、舅舅与舅妈以及表哥相继得了一种怪病死去,那会是什么病呢?现在医学这样发达,有什么病看不出来呢?
  听了田甜刚才所说的这些事,我越发感觉这个女人身上透着一种神秘感,虽然是老处丨女丨了,但看上去却并不没那样老。
  我拿出一套测试系统,让田甜做了一下,然后我简单看了一眼她的测试结果,就对田甜说,“田小姐,今天我就先测试一下你爱情方面的事,明天告诉你结果可以吗?”
  田甜上楼后,我拿着她做的那套测试,反复看着,从答案来看,这个女人看不出有什么病症,也并没有对爱情有那样坚定的执著。
  “大仓,我看看都是些啥玩意?”
  “你懂个球啊!”我把那套测试递给吕大安。
  我慢慢走回田甜给我们准备那个房间,把窗户打开望着窗外,只见窗外正好面对着一条街,街上那棵大槐树的树枝都快伸到窗台了。
  “大仓,总感觉这女人怪怪的,这房子也阴森森的,你感觉到了吗?”吕大安进屋来就说。
  “你小点声,别让她听见了!”我提醒吕大安。
  何止吕大安感觉到怪异,我也在想象着这个女人,看着这处老宅,浑身起鸡皮疙瘩。
  刚来到田甜家时,我总以为老房子就这样,冬暖夏凉,不会有什么事,但吕胖子这一说,我还真就警觉起来。

  怪病?什么怪病?我在想象着田甜家人相继死于一种怪病,那会是一种什么病呢?是家族遗传病?还是一种神秘的新病种?
  种种疑点困惑着我。但既然和人家签订了合约,你就得全身心为田甜服务,不能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困难中途退出,这可是首单生意。
  “大仓,我读过一本悬疑小说,也是描写老宅的事,怎么与这个女人说的差不多呢?”
  “闭了你这臭嘴,别瞎几巴说!那都是小说,这是现实,能一样吗!”
  我怕吕大安瞎猜疑后,再瞎插话说出去,田甜一生气就会解除合同。

  天渐渐黑了,我一看到了晚饭时间了.胖子与我商量回家去吃,我也同意。
  我们正想着准备和田甜道别时,只见田甜从楼上下来了。
  “林老师,我已经做好了晚饭,今晚你们两个就在这吃吧!”
  “不了,家里都准备好饭了。”吕大安笑着对田甜说。
  只见田甜立即就不高兴了,“你们要违反合同吗?”

  我一下想起来,田甜可在合同上白纸黑字写着:第一轮疏导一周,必须吃住在她家,而且没有她的允许,不能离开。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合同中承诺双方必须遵守,更何况我是疏导师呢。当时为了早早把这份生意做下来,根本就没在意田甜所写的这句话。
  ***!这如卖身于她了!
  哎,既来之则安之,既然与人家签订这份合同,咱就得遵守,要不那可是违约行为,我会付出更多。
  我和吕大安随着田甜上了二楼餐厅,一上去,只见诺大房间一张红色地毯,也如下面一样摆着沙发与老式家具,不过在靠墙的一面,有一张餐桌已经摆好了晚饭。
  我纳闷,这样短的时间,田甜竟然把饭做好了?
  “两位老师快请坐!略备了点家常饭,别介意!”田甜笑着招呼我和吕大安。

  这哪是家常便饭,这明明是高档的西餐,只见三盘牛排,还有水果沙拉,蛋糕等甜品早已摆在那里,一瓶上好的红酒已经启开。
  我感叹这西餐原来做起来这样便捷,并不像中餐那样复杂。
  “咱们随意点,边吃边聊!”田甜把红酒给我们倒上。
  吕大安正要端起来酒来就要喝,我从桌下狠狠的踢了他一下,胖子以为我提醒他不要先喝呢,其实我是怕这酒里万一放点什么东西,我们可就玩完了。
  俗话说防人之心不可无,我没有害人之心,但防人总可以吧,我想等着田甜先喝后再喝,这要是放点药进去,我两人什么都不知道了,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
  田甜很优雅的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然后拿起刀叉来切牛排,我吃过西餐,感觉太麻烦。
  “前几天有个大老板说要买我的老宅,给五百万,你们说这价格可以吗?”田甜笑着对我们说。
  “五百万?给多少钱都不能卖啊,这可成了宝贝了!”吕大安笑着回答道。
  “林老师认为呢?”田甜看了我一眼。
  我没想到田甜居然还要再问我的意见,就顺口说了一句,“其实每一个建筑都有它的一段历史,都有着许多人记忆,并不是多少钱可以衡量的。”

  “说的真好,不愧是情感疏导师!来干杯!”田甜笑着与我和吕大安碰了一杯。
  田甜的红酒真好喝,与以前喝过红酒味道不一样,记得在鸣翠家喝过一种,但也没有今天田甜准备的这瓶好喝。
  我不会问这瓶红酒的来历,那样就显得自己太无知了,既然合同在身,白吃白喝还能拿到疏导费,何乐而不为呢!
  吃饭时我用余光看了看楼上房间,我看到对面那扇开着的房门应该就是田甜的卧室,但只看到席梦思床的一角。
  一个单身女人守着这样大的老房子,她不感觉到寂寞吗?或者说她不害怕吗?如果我是她,我可得找个男人陪,要不这老宅显得一点生气都没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