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782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归不归这几句话脱口的同时,广仁已经动了,随着他的指使,那两柄已经收回来的短剑再次闪电一般的飞了出去。两道亮光一闪向着鲸鲛射了过去,鲸鲛歪着头闪过了第一柄短剑。第二柄短剑咽喉的短剑说什么都躲不过去了“噗!”的一声响,第二柄短剑已经刺进了鲸鲛的哽嗓。短剑的剑尖已经从脖子后面露了出来,咽喉的位置还留着一个剑柄。
  不过这柄短剑好像刺进了天外玄铁里面一样,刺进鲸鲛的咽喉的同时,便牢牢的被固定在这条鱼的脖子上,任凭广仁怎么指使,短剑都是一动不动。鲸鲛的鲜血滴滴答答的顺着剑柄流淌了下来……
  突然脖子上面多了一柄短剑,让鲸鲛再也控制不了他的杀戮之下。当下,这条鱼的身上又冒出来冲天的大火。吴勉和归不归见状之后急忙要将蛛丝链从鲸鲛的手腕上甩开,就在这时,在大火中哀嚎的鲸鲛突然双手同时发力,抓住了两条蛛丝链向着自己的怀里猛拉过来。
  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来不及松手,瞬间被抓到了鲸鲛的怀里。两个人的脖子同时被这条鱼掐住,这下好像刚才鲸鲛对火山的翻版一样。只不过刚刚满身血污的鲸鲛身上已经着起了大火,手上多了一个人。
  鲸鲛身上的大火瞬间将吴勉、归不归两个人身上的衣服、毛发烧光,在鲸鲛的手段之下,这两个人已经没有了还手的余地。随着两个“嘎巴、嘎巴”的响声,两个人的脖子同时被鲸鲛掐断。鲸鲛的两只手直接抓紧了他们俩的脖子里。
  “和我一起尝尝这火的味道吧。”鲸鲛抓着已经没有了抵抗能力的吴勉和归不归,将他们俩拉到了自己的怀里。让身上的烈火一起炙烤着他们三个人:“怎么样?是不是有一种魂魄都要烤化了的感觉?这段日子我就是这样一直过来的!”
  虽然脖子上面被捅进去了一柄匕首,鲸鲛说起话来不在声调上。不过还是可以听清他说的是什么:“这次我不会再压制杀心了。我们三个人一起被烧死吧。省的我还要回去见到徐福大方师,要受他的责罚。”
  “你……那也……不用去了”归不归运了半天的戏之后,好不容易才从破了洞的脖子上说了一句话。随后,老家伙冲着鲸鲛古怪的笑了一下,继续说道:“你……不觉得……少个人吗?”
  这句话说完,鲸鲛马上反应了过来。回头冲着广治所在的位置看过去。就见那个广字辈的第五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在鲸鲛到处寻找广治下落的时候,那个消失了的人已经到了他的身前。举起手中的长剑对着鲸鲛的脑袋劈了下去。
  反应过来的鲸鲛猛的回头,对着广治大吼了一声。长剑劈在他脸上的同时。广治也被他嘴里出现的一股气流轰飞,留下来那柄长剑还卡在鲸鲛的头骨之上。
  广治飞出去的同时,被鲸鲛丢在地上的火山也猛的起身,他也顾不上自己的长剑法器。直接一把拽住了广治留在鲸鲛脸上的长剑,手上加力又将长剑向着头骨里面压深了几分。
  一声狂叫之后,鲸鲛再次对着火山大吼了一声,这次一甩头将大方师连人带剑都甩了出去。火山在半空中的时候,鲸鲛嘴里喷出来一股气流直接将他打晕。
  脸上的伤口已经将头骨砍碎,就在他疼的连声喊叫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抓住了插在鲸鲛脖子上面的短剑。鲸鲛身上的术法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聚集不起来。当下,那人用力向一挑,鲸鲛的脑袋一破两半,身子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鲸鲛倒地的一瞬间,凤元山上的某处高点站着的某个人有些纠结的叹了口气。这个人带着一个饿鬼的面具,看不清相貌。他叹气的时候,声音并不是从嘴里出来的。
  随后,这人的小腹起起伏伏,竟然发出来说话的声音:“可惜了,这么好的一次机会,鲸鲛竟然什么都没有做成……”说话的声音正是那位被吴勉毁了容貌的问天楼主。
  另外的一位楼主就在他的身后,他对着面前的自己说道:“你不应该把他们的下落透露给鲸鲛的。起码现在太早了。这步棋留到重启问天楼的时候来用,到时候鲸鲛给方士宗门带来麻烦,广仁、火山他们也就顾不上我们了。这是我们早就商量好的。现在你有些急了……”
  “我可能不急吗?”带着面具的楼主回头‘看’了另外一个自己一眼,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你的术法被封印住,只要现在解决了下面这些人,我们才能安心去找第二个神识。你的术法一天没有恢复,就不要再说重启问天楼这件事。”
  说到这里的时候。面具楼主转回头继续‘看’着下面那几个人,顿了一下之后,小腹的位置继续发出来说话的声音:“你们以为这就算完了吗?早着呢……”
  面具楼主自言自语的时候。他身后另外一个自己无声无息的叹了口气。看着面前那个带着面具自己的背影,竟然感觉到他们原本一个魂魄分裂出来的两个人,竟然第一次有了距离……
  凤元山下,脑袋成了两半的鲸鲛一动不动的倒在地上。他身上本来燃烧的熊熊烈焰在他脑袋被豁开的一瞬间熄灭,吴勉和归不归无力的倒在鲸鲛的身边。两个人的身体虽然在慢慢的恢复,不过相比脖子上面的伤势,两个人身上的皮肤已经被烧坏了了五六成,想要恢复这个伤势看起来要麻烦一点。
  不过这样一来,吴勉深藏床单那件事也有了答案。看来归不归那个老家伙将床单藏在了山上的某个地点,等到事后再回来取。当下,广仁将火山扶回来之后,用传音之法命留守宗门的弟子过来。先将这座凤元山看守住,之后再慢慢寻找。
  吴勉、归不归这边,两个人整整缓了一天一夜才算醒过来。老家伙睁眼的时候。发现自己就躺在觅县县城里面的客栈当中。一个小方士正在侍候自己,看见老家伙醒过来之后。现实扶着他半躺半坐的靠在床头,随后,小方士飞快的跑了出去,将两位大方师请了过来。
  “归师兄,你终于醒过来了。”广仁进来之后。冲着归不归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说起来吴勉先生还比你早半天醒的,当然。他是徐福大方师青眼当年有加的人,我们不能和他相比。”
  “也难为大方师你了,还有闲工夫想着我老人家。”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这个时候,大方师你不是应该带着人搜山的吗?对了你们徐福大方师留下来的东西找到了没有?找到的话记得给老人家我看一眼,到底什么东西,还让大方师怎样的惦记。”
  现在就是因为找不到那件床单,广仁和火山才说什么都不会放这个老家伙和那几个人走的。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只有广治离开,剩下的人都被大方师安顿在这里。这是一天两夜的功夫,百无求已经和方士干了四五架了。只要瞅准了两位大方师不在眼前,那个二愣子不是对着身边的方士破口大骂,就是直接扑上去又打又咬的。已经让广仁、火山二人头疼无比。
  日期:2017-01-13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