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686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司机只当李牧想去学校摸摸底,现在部队对兵的要求是越来越高,初中文化的看都不看,高中文化的可劲儿抢,至于大学的,那有高校征兵处负责。
  一路上两人都不说话,司机热情洋溢地介绍了几句风土人情,回头看见的却是两张面无表情的脸,当下就识相地闭上了嘴巴。
  李啾啾知道李牧为什么要去第一中学,耿帅的事情他都听说了。想起当年在西南有过几面之缘的那个特别帅气的兵,李啾啾同样心情复杂。
  他对耿帅的印象不差,尽管当时身为武侦连长的他也敏锐地捕捉到耿帅不同其他人的阴冷的目光,但终究是穿同样一身军装的战友。
  最让他激愤的,是那根稻草,把耿帅彻底压垮的稻草,他妹妹的惨案。
  今天李牧要去的,正是耿帅妹妹就读的第一中学。

  军牌皇冠开得很快,片刻间就来到了第一中学。幸福县城本身不大,城西城东相距车程不超过十分钟。过了护城河那座桥,就是第一中学。
  直接开进了学校,正是上课的时候,教务处长早早的接到通知在等着,是个高瘦的中年人。
  让司机在车上等,李牧对教务处长说,“耿乐是你们学校的学生,没错吧?”
  教务处长心里猛地跳了几下,百思不得其解。部队的人怎么会过问这件事情,再说,那件事情过去了一年的时间,连学校都快忘了。
  “同志,你这是……”教务处长看李牧年轻得很,只是个小少校,没有首长首长的。
  李啾啾却是忍不了,他同样是少校,年中晋升的。他扫了眼教务处长,道,“这位是我们李团长。”
  “团长?”教务处长吃了一惊,这个概念可完全的不一样了,他见过的军官,李牧这般年纪的,不是小参谋就是小干事,要么就是个连长,副团长,绝对没见过。
  “李团长,失敬失敬,您太年轻了。”教务处长连忙赔笑说,他对部队里的级别还是清楚的,武装部长是副师级干部,县委常委,眼前这位是团长,只比武装部长低半级,能不赔笑脸吗?
  “黄主任,耿乐是你们学校的学生吗?”李牧脸上没什么表情,再一次问。
  教务处黄主任为难地想了想,看了看四周,指着前面的一块绿化林,说道,“李团长,这边请。”
  一边走着他一边问,“李团长,恕我冒昧,不知道耿乐是您什么人。”
  “我老部下的妹妹。你不用担心,我只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李牧说道,不这么说,看黄主任的表情,怕是一句真话都不会讲。
  绿化林就在操场边上,地面上铺着空心砖,顶着第一的名号,校园的风景是搞得不错的。
  李啾啾站在一侧,既像是警卫也像是助手,目光既扫视着四周,也不时的从黄主任脸上划过。
  黄主任不敢去看李啾啾的眼睛,每一次看他都无法控制的心理惧怕,那种感觉说不上是什么。

  这位李团长就好接触多了,殊不知,在他眼里好相处的李团长,手上的人命多得他自己都数不清。
  长叹一口气,黄主任开始把事情的经过娓娓道来……
  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了一年多,但黄主任是记忆犹新的。
  建校以来发生的最恶劣的一次事件,乃至全国,都没有这样的事情。因为那件事情,十几名县领导学校领导被处理,幸福县臭名远扬。

  很难以启齿的事情,事件的过程也简单得让人不敢相信。那么多媒体,都试图从中挖出一些黑幕来,可惜没有黑幕,就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耿乐同学是我校非常优秀的学生,品学兼优。我校有奖学金,她年年都拿第一,从初一到初三,一个学期都没有落下。李团长,恐怕你很难相信,但事实的确如此。起初是班上的几名同学对耿乐同学进行语言上的辱骂,当时耿乐同学的室友还劝解了。后来事情就失控了,准确原因到现在也不能确定,就打起来,起初是四五个人打,在宿舍打,后来拖到了寝室楼后面打,参与者增加到了十几个人。老师赶到的时候,耿乐同学已经昏迷,送医院路上宣告不治。”

  黄主任说完,颤抖着手拿出烟来点了一根,眼睛里也有些泪花了,“太惨了,令人发指,我从教二十年,没加过这么心狠手辣的学生,她们都还是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啊!”
  你想要了解现在这个年龄层的孩子在想什么,你没有办法。价值观和道德在这里有一个断层,是整个社会的问题,具体到个体,你更无法想象。
  “尸体为什么会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进行火化?”李牧的语气有些不好。
  黄主任苦笑摇头,“李团长,这恐怕你要去问公丨安丨局或者教育局的人。实不相瞒,原来的教务处主任被开除了,我是才接任的。关于这件事,我知道的和很多老师知道的,一样多。”
  顿了顿,犹豫了一下,黄主任说,“李团长,您是耿乐哥哥的领导,我跟您说句掏心窝子的话。事情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所有参与殴打的学生,满十六岁的也都依法判了刑,她们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在你们这是过去了,但在我们这,这件事情没完。”李啾啾冷冷地插了一句话。
  黄主任打了个冷颤,心跳得很快。
  低头沉思着,黄主任却是再一次求情说,“李团长,主犯五人的家长,在过去的一年里,出车祸的出车祸,摔死的摔死,患重病的患重病,没有一个幸免的。冥冥之中老天在给他们报应。五个家庭,就这么完了。李团长,杀人不多头点地,这五个家庭是生不如死,彻底完了。”
  李牧有些动容了,这些事情他是不知道的。他一直关注着相关新闻,但是什么都没有看到。一度他甚至怀疑,耿帅甚至没有报复计划。现在看来,耿帅的报复是出乎预料的残酷和猛烈。
  心中隐隐作痛,李牧微微叹气,“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擦了擦眼角的泪痕,黄主任说,“李团长,放他们一马吧。”
  李啾啾算是看出来了,这黄主任八成是以为部队来找他们晦气的了。都知道部队的人护短,不管对错,你让我的人吃亏了,我就先让你吃亏,完了再跟你讲道理。李牧团长这个头衔显然吓到了黄主任。团长啊,在县城里,和县长是一个概念。
  同样他也看出来,这黄主任是动情了,事情也的确很让人伤感。如果是报复,耿帅不知道策划了多久用了多少资源。
  而李牧隐约觉得,耿帅选择叛变,蜘蛛公司开出的条件应该是帮助他复仇。
  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

  李牧的脸色暗淡下来,重重地松了一口气,终于放下了一件心事。尽管知道改变不了什么,但是心里就是一直想着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搞清楚了,却和想象中的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的确就是这么的简单,而对于这个过程中相关部门的不符合程序的做法,李牧也站在最大宽容的角度表示了理解。
  毕竟,犯罪的都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连带着她们的家人。
  日期:2016-12-30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