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后的我错进上司的房间,居然……》
第115节

作者: 万路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雯雯,很感谢你看得起我,但爱情这种东西是不能勉强的。何况我们才第四次见面,我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

  叶雯雯缓缓松开了我,起身穿好睡衣,努力笑了下道:“时间不早了,睡吧。”说完,拖着长长的背影离去。
  我长舒了一口气,重重地倒在库上。说实话,刚才她站在面前时,我确实动了心,生怕克制不住自己做出冲动的不理智。还好,我冷静了。春巢渐渐回落,激荡的心回归最初的平淡。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第二天醒来时窗外淅沥沥下着小雨,雨丝如织布般沿着屋檐落下来,滴落到青石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看到满目苍翠的庭院,心情一下子豁然开朗起来。
  看了看手机,早晨七点半,准备睡个回笼觉,却舍不得浪费在睡觉上,挣扎坐起来好好欣赏下这世外桃花源。
  穿好睡衣来到客厅,音响里传来舒缓而轻柔的《卡农的幻想》,只见叶雯雯穿着橘红色的紧身服坐在窗外的平台上练习瑜伽。这里的每一个细节都设计得异常独特,窗户比门还大,几乎一堵墙都是窗户,连着一个木板铺设的平台,延伸出去就是大堰川,真正实现人与自然和谐统一。
  站在平台上,焚一炉香,可眺望岚山醉美景色,可呼吸河川津气,可感叹似水年华,可冥想瀚海星梦,又一种人生意境。达不到参悟渗悟的境界,至少可以洗尽铅华,涤荡浮躁的心灵。
  叶雯雯发现了我,似乎忘记了昨晚的不愉快,泯然一笑道:“起来了?”
  我挠挠蓬乱的头发道:“你起库够早的啊。”
  “在倒时差,睡不着,你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睡不着了,再说今天还要去札幌。”

  叶雯雯练完最后的一个动作,起身道:“住这么好的酒店不好好欣赏一下就走多可惜,今天非去吗?”
  “嗯,还有事,以后有机会再来吧。”
  叶雯雯没再坚持,想了想道:“好吧,一会吃过饭一起去。”
  吃过早饭,带着诸多遗憾乘舟离开了虹夕诺雅,回头观望雨中的岚山,不由得触景生情,以后有机会一定还会再来。
  我原本计划乘坐飞机直接到札幌,叶雯雯提议乘坐新干线。道:“来了日本不坐一下新干线多遗憾啊,顺路可欣赏下沿途的景色,很美的。”
  坐飞机只要一个多小时,坐新干线要四个多小时不说,还得换乘车。距离乔菲坐标地越近,我的心越急切,恨不得立马见到她。然而我的反抗无效,因为不认识路,叶雯雯拉着我来到火车站。

  子丨弹丨列车也没什么特别稀奇的,和中国的高铁差不多,不过服务不是一个档次。在国内长时间学会了装孙子,瞬间变成大爷还有些不适应。
  我和叶雯雯对面而坐,要了杯咖啡慢慢品味岛国风情。她一直看着我,我有些不适应,道:“看我干嘛?”
  叶雯雯捧着咖啡杯抿嘴笑道:“不知为什么,看到你就想起小时候。那时候你特别腼腆,说个话都脸红。有一次上自习晚了,恰好又停电,让你送我回家,一路上居然一句话都没说,刚到家门口扭头就跑,生怕我吃了你似的,哈哈。”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道:“那时候确实害羞,袁野那孙子在班里起哄我和你,班主任找我谈话不止五回,甚至还把我爸交到办公室接受思想教育,差点就开批斗会了。”
  叶雯雯托着下巴面带笑容认真倾听者,美丽而深邃的大眼睛写满了故事。聊着聊着,她话锋一转道:“你去札幌是找乔菲吗?”
  我一楞,试图装作镇定狡辩,才发现刚才的举动已经谢露了心事。点了点头道:“你怎么知道的?”
  叶雯雯打取出一张纸条晃了晃道:“这是你的吗?”
  我赶忙摸摸口袋,那首写有《各自远扬》的纸条不见了,伸手去抢,她倏地抽回手道:“我觉得这首诗是写得我们俩,各自选择了各自的道路,而在笑容绽放时重逢。据我所知,你和乔菲认识不到一个月,我不相信短短的一个月能超过我们几十年的感情,是吗?”

  又回到昨天晚上的话题,我沉默片刻道:“确实如此,但感情这种东西就这么奇怪。那时候我的确喜欢你,甚至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思念你。而你呢,自从去了美国消失的杳无音信,仅仅只有一封信,哪怕是给我一点希望,也许我的人生轨迹会发生改变。极有可能为了你选择出国留学,以后留在美国,然而,我等了十几年都没等到。可就在我找到新的感情归属后你却出现了……”
  叶雯雯神情变得复杂起来,咬着嘴唇道:“其实我早些年一直在联系你,是你没有给我回信。”
  我吃惊不已,拼命摇头道:“不可能,我压根没收到你的信。”
  叶雯雯苦笑道:“我写的地址是你家,连续写了三四年,如果没有收到可以问问你爸。”
  我愣住了,难道是父亲把我的信扣下了?不可能啊。
  叶雯雯继续道:“其实这些年我无时不刻在想着回家,可我爸一直不肯让我回来,以至于快十年没见过我母亲。当然,我也有问题,可有些事不是一句两句能解释清楚的。我们家的情况你是知道的,很复杂的。”
  “当年我父亲离开1258厂的时候,很多人联名告状,说我爸把厂子搞垮了,而且携带巨款潜逃,公丨安丨还发出了国际通缉令,到现在都未解除,这辈子能不能回到故土还是个未知数。在美国这些年,我们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监控着,要不是姚叔叔帮忙,我估计依然回不来。”
  “我爸当厂长的那些年,谈不上做出巨大贡献,至少也有苦劳吧。可最后呢,弄得众叛亲离,妻离子散,有家不能回,有国不能入,像孤魂野鬼般漂流在海外,不知何时是个头。”
  关于叶雯雯父亲的事情早年间有所耳闻。作为1258厂的第三代掌舵者,她父亲从某部队师长的职位上转业到地方,做事雷厉风行,果敢干练,把部队上的一套管理机制带到了厂里,通过一段时间的整饬,厂里乌烟瘴气的作风有所好转。

  他的到来自然得罪了一部分老资格,处处与他对着干,甚至拿罢工来抵抗严苛残酷的军事化管理。不过这位上过战场的老师长压根不吃这一套,调动厂里的保安进行强压,引发了轰动全国的328事件。
  她父亲背后有人撑腰,且根基深厚,成功躲过此劫,依然延续他的管理方式,主政长达6年多。而在此期间,那些被镇压的老资格没有停手,一直在四处活动试图把他扳倒。
  那年春节刚过,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把他给停了职,此后就消失了。后来才知道他带着女儿去了美国,把妻子留了下来。
  日期:2017-12-22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