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30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的病情越来越严重……气起来无法自控。以后都不要去见北堂枫!”薄夜渊苦涩地吞下水,想到她做的一切,他的胸口又像隐疾复发,“我会痛!”
  黎七羽沉默地垂着长睫毛,将药水注射到针管里。她不再看他的眼睛,面无表情扎针,面无表情起身走去厨房,收拾被他弄乱的地方。后来她叫了助理送早餐进来,两人沉默地吃着,她都不说一句话。
  薄夜渊病着没什么胃口,但他根本不敢不吃,强行地咽,每个表情都很痛苦。
  黎七羽也觉得浑身难受,她明明心疼他,可忘不掉那些残忍的伤害。她是一个被划得鲜血淋漓的蚌,紧紧闭合着自己,不敢打开那颗脆弱的心。
  然后,一本日历颤颤地推到了她面前。
  在一个号大大地圈出了数字,黎七羽只看了一眼,目光湿润了起来。
  五天后,是薄夜渊的生日,也是“宝宝的忌日”。

  薄夜渊没想到吧,孩子生下来了,九月怀胎,现在已经三个月了。(孕妇怀胎都是10个月,但4个星期为1个月,所以是怀胎40周,到预产期是9个月多1星期左右。大多人不会在预产期那天生宝宝的,37周是宝宝足月,过后生都是正常的,但不能超过42周。)
  黎七羽喉咙发梗,全然装作看不见。
  薄夜渊这辈子都会记住这个生日,永远都忘不掉了——“七羽,我们从这天一切重新开始?”
  黎七羽合日历推开到一旁:“我要工作了。”
  “我做错很多事,我全都还给你,是不是能重新开始?”
  黎七羽心烦意乱地走去办公桌前,她的脑子是乱的,既无法忘记他的坏,但心里又原谅了他。她不知道她能坚持多久,他再对她好几天,她是不是又好了伤疤忘了疼。她宁愿他对她坏一些,她不会天平左右摇摆。
  薄夜渊要往这边走来,她烦乱地制止道:“从现在起,离我至少十米远。否则我会生气。”
  “……”

  “听见了吗?别打扰我工作!”黎七羽一本册子狠狠地砸过去。
  薄夜渊捡起企划案放到一旁,走去沙发坐着。
  不过五分钟,黎七羽感觉身边有个人影贴坐着,提醒她:“你的数据算错了……”
  黎七羽在键盘打字的手一顿,狠狠地扫向他,对着他一张黏耷耷的脸,她又气不起来。
  “你真的要惹我生气才开心吗?我的心情已经很糟糕了,你不可以让我今天一整天都舒服点?是不是要气得我心脏病发作才开心?”黎七羽脾气焦虑地爆发。
  薄夜渊将牛奶杯放到她面前,沉声:“好好工作,为我这种人生气不值得。”
  “……”
  他的手触了下电脑前的“摇头七羽娃娃”,然后离开。
  黎七羽看着他落寞的背影,他高烧好多了,但脚步是虚浮的,整个人状态也很不好。她狠心收回视线,她还从来没有好好陪他过一个生日,去年变成了最痛苦的一天,今年还能在一起过,不管未来要不要在一起,她都想珍惜。

  黎七羽从件档里点出一份设计稿,她的小夜灯图纸草稿已经打好了,她画了十几张,最后选择了其一款进行最后的绘制。
  在薄夜渊生日这一天,送给他吧?
  为了防止薄夜渊突然再过来,她眼角余光扫着他的动静……
  薄夜渊走去浴室洗漱了,他伤口明明不能碰水的,还洗什么洗?
  看着他出来找衣服,她冷冷地说:“如果让伤口发炎死在我这里的话,我会把你丢出去。”
  薄夜渊低声说:“好。”
  薄帝拿了换洗的衣服进浴室,身是黎七羽“送”他的军统制服,虽然是他逼着送的,可对他而言有特殊意义。一颗枪洞将臂膀弄坏,血还弄脏了。
  他避开伤口擦洗了一下,将衣服浸在桶里,倒了许多的洗衣液浸泡。
  一个小时后,黎七羽修改着小夜灯的设计图,心情越来越烦躁,他洗个澡居然这么久,该不会是晕倒了吧?他怎么会这么折腾,是个病人好好躺在床休息啊!
  黎七羽放下电子绘画笔,锁屏了电脑,走去盥洗室。
  隔着门,听到一阵细细碎碎的声音,水声……

  黎七羽耳朵侧贴听着,他到底在干嘛?想要出声叫他,她又开不出口。
  突然门内身影一晃,她还来不及躲起来,门豁然被打开。
  薄夜渊穿着情侣睡衣,两只袖子高高叠起但还是被水浸湿了,深沉地盯着她问:“你找我?”
  她的脚步声那么轻,动作那么轻他也发现了?!
  黎七羽一阵尴尬,她刚刚好像在偷窥,可她明明是在担心他……
  “我要用卫浴间,”她扯了个借口,摆出一张冷冰冰的脸,“你霸占了一个小时在做什么?”

  提及此事,薄夜渊的俊脸闪过一丝黯然,身体侧了侧:“你先用。地板湿,小心别摔跤。”
  黎七羽看他落寞地出来,进去合门,一看这地板到处都是泡泡,一个桶被泡泡占满到蓬出来。
  地摊开着一件衣服,鞋刷搁在面。
  原来那窸窸窣窣的声音,是他在刷衣服。
  黎七羽以为自己看错了,他薄夜渊会洗衣服?天方夜谭了!
  薄家庄园有专门的干洗房、烘干间,所有衣服都会分门别类送进去,用不着人工。薄家的佣人都不会手洗,更别提薄夜渊了。
  黎七羽不可思议地看了看,那双靴子也灌满了水搁在一旁等着大薄帝伺候呢。
  他到底是放了多少的洗衣液?不会半桶都倒进去了吧?

  黎七羽提起一瓶晃了晃,果然……这些泡泡恐怕是漂几十桶水都不干净啊。
  不知道为什么,她既觉得心酸,又觉得好笑。没有做过家务的男人,连最基本的常识都没有。
  黎七羽走出卫浴间,看到薄夜渊背对着打电话。
  “能去血渍的洗衣液……进口的牌子……十分钟送过来。”顿了顿,薄夜渊拧眉,“有专门去血的?管它什么,买!”
  薄夜渊你该不会以为衣服的血渍不干净,是洗衣液劣质吧?
  黎七羽心里叹了口气,那衣服都破洞了,还能要吗?为什么不直接扔了的……难道仅仅因为是她帮他选的?
  “还要针线盒,缝纫机?他妈~的我不会用……不要缝纫工!耳朵聋了我说的话听不懂?”薄夜渊脾气不小,低声吼着,但是又怕被黎七羽听见,压低了嗓音,像一只愠愠的狮子。
  黎七羽心脏更是刺痛了起来,他还要把衣服补起来再穿吗?
  薄夜渊,什么时候你沦落到要穿补丁衣了……
  黎七羽想起昨天看到的CD视频,那些都是他的真心。难道他没有骗她,在她这样伤害他以后,还爱着她,在乎她吗?
  她——到底有哪一点值得被爱?!
  凝思间,薄夜渊挂手机回过神,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交汇。

  薄夜渊一怔,尴尬又懊恼,总是那副蔫耷耷的样子……
  日期:2017-12-22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