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29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病着,不能一直躺在地毯,黎七羽想找个保镖进来扛人,她摘下他的大手离开他的怀抱。
  薄夜渊极近昏迷的身体,昏昏欲睡的眼……立即张开。
  前一秒他还动弹不了,看到她走了,他像蹒跚学步的婴儿,摇晃着从地站起来,朝她拼命走来。
  黎七羽一怔,呆了呆往沙发那边走去。

  在她的引导下,薄夜渊摇晃着走到沙发边,一握住她的手,他像抽去力气的壮牛,倒在沙发。
  “薄夜渊?!”
  “…………嗯。”他嗓音迷离。
  “你压到我了。”
  他结实的身躯吃力地侧了侧,难以移动。

  “我被压得好痛。”
  薄夜渊挣扎了好几下,终于移动身体躺在一侧,全身都冒出了冷汗。
  黎七羽身的力气被撤走,松了口气,拿出温度计放在他唇边:“能听到我说话吗,咬着它。”
  “…………嗯。”薄夜渊身体很沉,像坠入无限的深渊,可是她的声音他不敢听不见。

  模模糊糊,像从天际传来的声音,很柔很软,他喜欢她的声音。那一年她不在,他会拿起以前为她录制的视频,反反复复地看,不厌其烦反复地听,喜欢她甜甜治愈系的嗓音,听了心情瞬间好起来,什么难过都能暂时忘了。
  黎七羽温柔的小手抚摸他的额头时,觉得很舒服,希望一直被这样抚摸。
  她的手拿开时,他的胳膊一撩,她的手又搭到了他的额头。
  黎七羽拿开,他又撩,又拿开……

  反复几次,黎七羽皱眉,他怎么发烧了还这样孩子气,像只撒娇的小狗狗:“薄夜渊,别闹,我要给你打针了。”
  从药箱里找出退烧药,他这么爱闹腾,挂点滴不适合她,打推针见效快。
  而且,黎七羽平时都是自己打推针的……
  薄夜渊吃力地掀开一丝丝眼缝,见她还在身边,他安逸。
  注射药进去,她捋起他的衣袖,像个温柔的医生:“我要打针了,别乱动?”
  “……嗯。”
  一针下去,在针眼放了棉花再用胶布压着,她已经做到得心应手。

  再从他的嘴里摘下温度计,41°3……
  这么高的烧度,他还能到处晃荡,真的很厉害了。
  黎七羽心口发沉,要是她一直不理会他,任由他病情发展,估计明天会烧出一个薄傻子来。
  “安心坐着,我去倒杯水过来给你吃药。”
  薄夜渊有些不满地咕噜了一声,眼缝又多睁开一点点,看着她走去饮水机那边倒水,他才算安心。

  拿了退烧药,吃力地半扶起他来吃药,他尽管每个动作都很艰难,还是配合她。叫他张嘴张嘴,扔进药丸叫他吞吞咽。
  黎七羽握着他手的手指,十根手指旧伤新伤,那么多道伤口都因为他不好好护理,各种沾水都感染了,笨蛋他不知道疼的吗?她拿出药水给他消毒,重新药包扎。
  “薄夜渊,如果在伤好以前,你再拆下来,我永远都不跟你说话了。”
  “……”

  “听见没有?”
  “…………嗯,”他喉咙浮动,模糊吐出两个字,“不拆。”
  她给他包扎,一直碰他的手,他觉得好舒服,关不开的眼睛闭休息,嘴角勾起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
  黎七羽看着他发炎的情况,还是得挂个消炎药的点滴才行啊,他发炎太厉害了,高烧大概是伤口这样反复感染引起的。想起他胳膊还有枪伤,他这样压着那只胳膊,为了侧着身好随时张开眼看到她——
  “薄夜渊,你的枪伤在右胳膊!”她像是才突然想起,懊恼她的大意。
  他不在乎自己,她竟也完全没有去注意他的情况……

  清晨,黎七羽好像被一条石块压着,越来越喘不过气,睁开眼发现是薄夜渊的大胳膊,她昨晚蜷在他怀里,不知不觉睡着了,两人都睡在沙发。
  狭小的沙发,薄夜渊身躯大,为了让她睡着,他侧着身子挂在沙发边。
  他绝不会承认昨晚掉下去很多次,每次摔醒了又默默地爬回来……
  黎七羽稍微动动身子,起来活动了一下酸疼的骨头。薄夜渊突然醒了,猩红的眼睁开,布满血丝的眼显得很困倦。
  大手一按,又把她搂进怀里……
  黎七羽探了探他的额头,还烫着,但没有昨晚那么烧了。她想起来给他拿药,他不准,手紧紧按着她。
  他应该还很困,那满脸都写着疲惫。

  黎七羽不忍心吵他,在他怀里扬起小脸看他的脸,目光勾画他的眉目。
  越看越觉得内心酸楚,薄夜渊我爱你,可为什么我不能跟你在一起……
  眼角泛着泪,她不知道看了多久在他怀里又安心地睡着了。做了个美梦,梦到小七夜长大了,两三岁的他长得跟薄夜渊极其相似,一家人快乐地坐在水晶玻璃旋转杯里,漫天的星光,五彩斑斓的灯火。那是个薄夜渊为宝宝建造的大型游乐场,他们一家人每天都幸福在一起。
  黎七羽在睡梦嘴角勾起笑意,做惯了噩梦的她,第一次梦到这么温馨的。
  哐当——
  突然有东西砸碎的声音,黎七羽吓得惊醒,睁开眼和她睡在沙发一起的男人不见了!倒是厨房里有窸窣声响起。
  黎七羽穿软拖走到厨房门口,地有打碎的盘子,在火炉煮的牛奶洒得流理台都是的,薄夜渊拿着毛巾在擦。

  “薄夜渊?”黎七羽诧异。
  薄夜渊背脊一僵,一只脚悄无声息在将地的盘子蹭到流理台里面去藏起来,脸却故作若无其事:“怎么这么早醒?我吵到你了?”
  “你在做什么?!”他还在发高烧!
  “给你煮点早餐,我会处理好,你去洗漱?”薄夜渊转过脸看她,一张高烧的脸僵白的,嘴唇也没有一丝的血色。头发捣成鸟窝,一挫刘海高高翘起,蓬乱的样子很惺忪。
  黎七羽走到他面前,抬手抚摸他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还在烧。”
  薄夜渊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动作,黑眸写满了某种莫名的情绪……昨晚他迷糊梦见黎七羽在照顾他,这是真的?
  “你生着病不要乱动了。”她迟疑地说,看着他呆滞的脸她不知道该回应什么,“去沙发休息。”
  “你饿了,你要吃早餐。”他固执地站着,一只手还拿着抹布。他的双臂沉沉的没有力气,根本没有料到平时一根手指可以提起来的奶锅竟拿不起来,于是全洒了。
  “我不饿。”
  “平时这时间你要吃早餐。”他想为她做……
  黎七羽鼻子微酸,低声:“你去不去沙发,不去我不管你了。”
  她不理会他,径直往外走去,身后有亦步亦趋的脚步跟来。
  薄夜渊沉重的身子刚甩沙发,一支温度计塞过来:“张嘴。”
  薄夜渊含在嘴里,沉甸甸的目光盯着她。见黎七羽拿了药,倒了温水过来,和昨晚他做梦的情景好像。

  烧降了,黎七羽摔了摔温度计,药还没递过去,薄夜渊乖乖张嘴等喂。
  黎七羽塞他手里:“自己吃。”
  “……”
  他那么定定的目光看着她,她感觉做什么都不合适的。
  薄夜渊吃了药,低声说:“我昨天好像又发疯了。”
  他知道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