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28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随着记录片推进,画面里出现薄夜渊开始学做菜。
  大boss第一次要杀荤的时候,盯着桶里的鱼不知道如何下手,仿佛面临世界最难得题。一只鸡不小心逃走,一堆佣人围着庄园满世界抓鸡……
  黎七羽的眼眸定住了,不敢置信地看着薄夜渊从一个黑料理之王,慢慢到炉火纯青。纪录片是快进式,他从一开始的笨拙,到最后信手拈来,这个过程只演了一分钟……可是黎七羽却看出了他背后付出的努力。
  在电影里,薄夜渊那双手基本没好过,被烫伤、割伤、油水溅伤……

  黎七羽下意识低头看着薄夜渊的手,他是笨蛋吗,学会了那么多次,还是会割伤自己。
  【黎七羽,回到我身边的那天,我想把你当女儿一样宠着。】
  【你折磨我总我看着你哭好,你对我生气总你无视我好,黎七羽,你说我是不是欠虐?可你虐我,总你不爱我好。】
  【如果能够把心掏出来,我想让你的名字纂刻在我的心头。这样你是不是才会信,我心里全部都是你。】
  电影一帧一帧地放过,薄夜渊系着围裙制作陶土,那些漂亮的牙刷杯,竟是他亲手做的。

  所有节日,薄夜渊都会带着鲜花和蛋糕,去喷泉池祭奠宝宝……
  他送她的礼物,每一样都是手工制作,并不是勾勾手指叫下人买的。
  连情侣抱枕、拖鞋,都是他亲手设计,看他最后将两人的名字首拼LB绣去,针一次次刺到他的指头,他蹩起眉把手指含进唇里——黎七羽笑了,眼泪却掉下来。
  她居然没发现这些小物品都有LB两个字母……

  L(黎)都绣在前面,B(薄)在后面,这些小细节都证明她在前面,较重要。
  黎七羽喉头哽住,看到镜头里晃着这一年来薄夜渊一直在工作室,制作学习不同的工艺。
  其它时间他努力班、学做菜,时而翻开相册凝思。那相册里都是黎七羽的照片,她离开那一年里,她但凡离开北堂山庄,去了哪里逛街、玩,生活动态都被抓拍下来了。
  好像整个世界除了塞满她,他那一年的生活一层不变,每天都在等。

  黎七羽伸手捂住唇,克制着她轻轻颤栗的身子。
  薄夜渊说过他做的这些,但那变成话她根本感觉不到他的辛苦,甚至她还以为他只是随口编出来哄她的情话。
  可是看着这一年里,他真的有每天都在坚持想她……
  每天他醒来第一件事在日历画个叉,缩短他们见面的时限。只是所谓的三年之约,根本是她随口骗他的空想!
  黎七羽转过身,怕她的异常被发现……
  薄夜渊一直很安静没说话也没动,她的眼角余光发现,他闭着眼靠在沙发,竟然睡着了?是太困了吗?

  黎七羽小心翼翼拿过那只Q版抱枕,找到了面的绣字LB。
  电影里薄夜渊低沉的嗓音穿过时间的长河——
  【黎七羽,我爱你。
  有一种爱,是不管你对我有多狠我都心甘情愿地爱着你

  有一种疼,是你要什么我都给你,甚至是要我死我也给
  有一种等待,是不管你有没有来,我都等你三天三夜
  有一种原谅,是你做错什么我包容这什么
  有一种自私,是心很小,刚好能装下你一个,再无其她。
  黎七羽,三年之约,我等你回来。】
  黎七羽眼泪不自禁落下,看到薄夜渊到了盛市,去过她以前的学校、进过她爱吃的奶茶店,走过她下学的林阴小道,坐在她以前喜欢看书的操场边……
  薄夜渊居然去过盛市,他没有说过,她一点都不知道。

  曾经的他,是真的期待她,爱过她啊。
  是她一手把薄夜渊的爱毁了的!她都做了些什么?
  黎七羽差点忍不住呜咽,可她发出这么大的动静,他竟一点未曾察觉。
  “薄夜渊……为什么这些你从来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不早点给我看?”她低低地沙哑地问。
  非要等两个人都被磨得千疮百孔了,他的爱意被磨得灰飞烟灭了,才让她看这些……
  她是后悔,后悔得全身抽痛,可回不去了。
  身后没有回应,薄夜渊没有说话。
  黎七羽擦了擦泪,握住他的手,发现他手指僵凝的姿势:“薄夜渊?!”
  薄夜渊呼吸很沉很重,身体更加滚烫了……
  听到她的声音,他模糊地应了一句,眼睛却睁不开。
  黎七羽伸手在他的额头一摸,滚烫得灼人,他的病一直不好好用药,高烧都升了!
  黎七羽慌了,心脏像沉进深海里,摘开他那只伤痕累累的手,去找医药箱。她平时感冒发烧,自己吃药或打一针好了,她不喜欢去医院,不喜欢麻烦。
  她在卧室里翻找着,突然听到有跌跌撞撞的脚步声冲进来——
  黎七羽蹲着,恰好视角被遮挡,看到薄夜渊猩红着眼扫了一圈,又跌跌撞撞地冲了出去。
  没跑出多远的薄夜渊好像摔倒了,轰然的一声响。
  黎七羽皱起眉,刚刚叫他怎么都不醒的,她一走他醒来了……
  她索性拎出一整个医药箱,提着走出去,薄夜渊高烧挂在地,吃力地挣扎了几下,听到脚步声,他看了看向身后。
  “你去哪里了——”他低哑地嘶吼。
  黎七羽眼圈发红的:“我只是去拿个医药箱,你摔倒了。薄夜渊你还好吧?”
  薄夜渊吃力地挣扎坐起来,黎七羽弯下腰,身体被他狠狠一卷,又到了他的怀抱里。他像个委屈的大孩子,紧紧抱着她说:“以为你又逃走了。”
  “……”
  “七羽,好想跟你结婚……”
  黎七羽眼光闪动,可是薄夜渊,你在做了这些过分的事情以后,一盘CD要把我感动得摸消一切吗?如果是几个月前,什么惨剧都没有发生,她看到这盘CD,一定不顾一切跟他在一起。可现在,她已经害怕他的反复无常。

  对不起,我还是那么小心眼,没有办法立刻原谅你,我办不到……
  虽然,薄夜渊以前做的让她真的很感动,可他再也不是过去的薄夜渊了不是吗?
  “你在高烧,我去给你找药……薄夜渊你病了你知道吗?”
  “我是病了……”他沙哑迷糊地低语,“只有你才能治愈我的病……心理医生说,我这是相思病、嫉妒病、疑心病……”
  他每个字都说得很缓慢,很无力。
  身后的电影已经落幕,三角钢琴的脚深陷在沙滩,一波波的软色海水袭.来,小七夜和小七羽各穿着爱心的衣服在钢琴蹦跶。小夜夜的衣服写着:爱七七,小七七的衣服写着:七七回来!
  屏幕最后一行字闪动着:南风未起,念你成疾。

  “七羽,我的病……很重……除了你,谁也治不好我的心病……”薄夜渊死死箍着她,“只要你回来……我好了……”
  “……”
  “我再也不会对你凶……我还跟以前一样……”他迷糊地说着重复的话,似乎已经病得记不清他说过什么。
  黎七羽眼泪在眼眶里旋转着,低低地说:“你还能走吗,去沙发?”
  薄夜渊胳膊软软的,身体用不一点劲儿,连抱他的手臂都在发软。
  黎七羽几次拉拽他,他太沉了,根本拉不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