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685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掐灭香烟,在家里,他很少当着家人的面抽烟,尤其是有了小孩之后。
  “其中一名歹徒是我的老部下,老五连的战友。”李牧痛苦地说。
  冯玉叶一愣,旋即沉思,“是耿帅。”
  “是他。”
  轻叹一口气,冯玉叶说道,“你还记得当初你们回来做的心理测试吗,他的综合评分是最低的。可惜当时的情况特殊,没有得到很好的辅导。他出事,是早晚的。”
  李牧长叹着气,心里憋着话想说,却又不知如何说起。脑子里翻来覆去都是耿帅自杀前说的话,错了吗,错了,可不对吗,也对,那到底是对还是错。
  “我搞不清楚对与错了。”李牧低沉着道,“如果我遇到同样的事情,我会怎么做?也许会比耿帅的反应更加的激烈。”
  “到底什么事情?”冯玉叶问。
  李牧把耿帅妹妹的事情说了一遍,冯玉叶听得浑身发抖。

  好一阵子,冯玉叶才缓过神来,慢慢平复下了激动的情绪,问,“你打算怎么做?”
  李牧摇头,“我了解他,如果不报仇,他是不会甘心的。但我想不出,他到底做了什么样的安排。涉事的有十几名女学生,主要凶手恐怕有四五名之多。以他的性格,他一定会搞无差别报复。”
  “必须要阻止事情的发生。”冯玉叶果断地说道。
  “我已经警告了警局,可也许已经晚了。”李牧打开台面上的电脑,“他要做什么,很快就能从新闻上看到。”
  冯玉叶不甘心地问,“真的没办法了吗?”
  “人已经死了,除了他,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提前安排了什么样的报复计划。”李牧无力地说。

  无奈叹气,冯玉叶说,“你别想太多了,事情已经发生,时间也不可能往回走,你别徒增烦恼。”
  “我想做些什么,可不知应该做些什么。”李牧道。
  冯玉叶盯着李牧的眼睛,道,“李牧,你不是救世主。”
  微微愣怔,李牧说,“耿帅也说过同样的话。”
  “站的角度不同,说话的人不同,同样的话,不同的含义。”冯玉叶道,“其实你心里很清楚,耿帅有严重的心理问题。他妹妹的事情给了他很大的打击,本来就长期处于精神紧绷的状态之中,打击之下,心理防线彻底崩溃,连自己的父母都能下手杀害。你不觉得他已经疯了吗?”
  看着冯玉叶,李牧慢慢恢复了一些理智,“没错,他是疯了,从他选择叛国的那一刻起,他就陷入了疯癫的状态。”
  “总而言之,事情过去了。接下来的事情与你无关,那是情报部门的事情。那个文工团的,你能做的也都做了,其他的看她自己。如果她是意志坚定的人,谁也害不了她。”冯玉叶说。
  李牧慢慢点头,是该告一段落了。那伙人根本不可能从重围之中逃出来,被军警们找到抓获时早晚的事情。解决了这件事情,反窃密案件就可以暂告一段落,杜晓帆的潜伏任务是另一项长期任务,未来如何,看他的造化。
  “是该回到正轨上了。让这一切早点结束吧。”

  冯玉叶起身走到李牧跟前,轻轻地把他的脑袋抱在了怀里……
  注:第八卷结束了,留个尾巴,未来境外作战有个背景。第九卷中,牧哥要操练新兵蛋子了,正儿八经少校副团地干活,有大量角色,出场次数与粉丝值挂钩,弟兄们在书评区留言即可,在群里的弟兄可以找闲总报名,也就是李闲,群名是枪团第二营,号(217848533)。
  每一次结束,都是为了下一个更好的开始。人生如果像文章,那么我们所经历的就是若干个段落。一段一节,构成完整的文章。想写点什么,写得如何,控制权在自己手里,同时也在“光腚总局”手里,总归还是在自己手里。有些内容也许你不愿意写,但你必需得写,因为那是强加于你的。会是甘甜,也会是苦难。
  你不写,也得写,你想写,就不能写。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耿帅的事情影响了多少人,李牧不知道,但冯玉叶感受最深的,是李牧变化很大。
  更加的冷酷了,也更加的深沉。
  冯玉叶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但她知道这是必经的过程。换个角度来看,痛苦的未必是耿帅,因为活着并不比死亡容易。

  又一年。
  那一年还是冬季征兵。
  把班子的架构搭建起来之后,李牧就马不停蹄地和李啾啾一道,坐了火车来到了某省某市某县。
  第一项工作,征兵。

  到头来,李牧终于还是得妥协——他要求107团的兵员构成比例士官要达到百分之九十。完全办不到,当前士官制度改革刚刚启动,到处都缺骨干,没有哪支部队愿意抽调那么多骨干给你107。
  上级机关下令也不行!
  你上级机关也不能不顾基层部队的情绪和实际情况。一个连队士官满打满算不到二十人,你要调走五人,连队今年的工作没法开展了,什么军事训练先进连,达标连都很难保证!
  坚决不行。
  有本事,你107自己培养去!
  现如今,谁也不缺钱,谁也不缺人,但谁都缺有经验的人。我费尽心思花了三四年的时间培养出来的骨干,你一句话就要调走,这是强盗行为嘛!
  只能妥协,一般一般,最低要求,一般一般,军官士官和义务兵的比例五五开,李牧做出了很大的让步。这也就意味着,快则一年,慢则两年,107团才能完全的形成战斗力。
  现实很残酷,李牧只能寄希望于征兵,希望能发现一些好苗子。他要求107团独立于军区部队征兵工作,换言之,107团自己挑人,挑中谁就是谁,不用按照流程先归拢然后再抓阄分配。
  这点特权,军区机关给你。

  李牧把团部的一批干部分成好几个小组,分别奔赴数个省份,随同军区接兵团的人去征兵。他和李啾啾一组,也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来到的是耿帅的家乡,湘南幸福县。
  武装部的人给李牧派了一辆车,挂军牌的黑色皇冠。经济欠发达地区,明显超标的配车,就这么明目张胆地用,问题不少。到武装部的那天,李牧看到武装部长从一辆奥迪A6上面下来,排量表明了那是一台高配车。
  差点就十月怀胎的武装部长握着李牧的手爽朗地笑道,“李副团长真是年轻有为啊,我像你这个年纪啊,还是志愿兵的。”
  李牧谦虚笑着应付,不能不陪笑,征兵还要靠武装部支持。你看中哪个兵,都得走我武装部手上走,我不给,你就没办法。武装部是干什么的,负责国防动员,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为部队输送优秀青年,也就是征兵。
  “这个车归你使用,我们这的乡镇分得比较散,跑起来还是比较麻烦的。上级已经通知我了,务必全力支持你的工作。”武装部长用力挥手,那派头比李牧岳父都有首长味儿。
  连续感谢了几句,李牧就和李啾啾上了军牌皇冠,武装部派了个中年司机,合同工,穿的武装部军装。
  一上车,李牧就报出了第一中学的名字。
  日期:2016-12-29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