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10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真漂亮啊!这样老宅我喜欢!”我不仅感叹了一句。
  田甜并没有说话,而是引我们进入一楼客厅,一进去我更是惊呀不已,只见诺大的客厅里摆的全部是老家具,只有那套欧式真皮沙发还算是现代化的。
  “快请坐!”田甜微笑着对我和吕大安说,然后她去泡咖啡了。
  吕胖子也被这样的古老摆设所惊呀,说心里话,别看这小子生活在省城,估计这样的老宅也是第一次见过。
  我拽了拽吕大安衣服,提醒他别总盯着田甜的裙子看,好像没见过世面一样。
  这时田甜端来两杯咖啡,并且问我,“今天你们就可以住这里了,你们住楼下,我住楼上。”
  楼下?我看了看,难道就住客厅吗?
  田甜可能看出我惊呀的眼神,她走到那个放钢琴的一边,推开一扇门,我才看清原来还有一个里间屋。
  “你们住这里,看看可以吗?”田甜笑着对我说。
  我连忙跟了过去,只见这个小屋不大,却摆了两张老床,床上的白床单非常干净,虽说小一点,但我和吕大安住足够了。
  “挺好的,谢谢你费心了。”我客气地对田甜说道。

  “咱们坐下先喝杯咖啡吧!”田甜说完就坐到沙发上。
  “田女士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哎,说来话长,要不先说说这老宅吧,我可是从小就从这里长起来的。”
  “好啊,我也挺感兴趣!”吕大安插了一句。我瞪了他一眼。
  “我能看出来,你对老宅有一份特殊的感情。”我想这老宅里的故事肯定很多,为什么这个女人穿衣打扮那样怪异,与老宅有一定关系。
  记得很早时我读过一本书,就是描写一个老宅的女人,也如田甜一般很怪异,一个人对老旧东西怀念,而且有特殊感情,或多或少是与这件物品有一定必然的联系。
  “我出生在这所老宅,然后在这里度过了我美好的童年、少年,只有上大学时才离开了老宅......”

  田甜慢慢诉说着这所老宅与她的关系,田甜说这个老宅是民国初期一个法国人住的宅子,后来那个法国人离开后,就把老宅子给了她太姥爷。
  看来这个老宅真有年头了,不会是当年那些八国联军侵略中国时盖的吧。
  我继续听着田甜的诉说,她说太姥爷当年在省城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既从过商也从过政,后来传到她姥爷这一辈时,从事茶叶贸易,生意做的挺大。
  “那你这房子六十年代应该充公了,怎么还能再要回来?”吕大安突然问田甜。

  吕大安问的也有道理,那个年代别说这两层小楼了,就是一个破草房或许早就充公或者夷为平地了。
  “呵呵,这个房子后来确实经历过充公的经历,不过解放后那个省长是我姥爷的学生,所以呢在我父母的极力争取下,我们又要了回来。”
  田甜说这所房子八十年代要来后,她姥爷一家就一直住着,毕竟是一大家人了。
  我没有像吕大胖子那样打断田甜的诉说,而是继续听她诉说着老宅的历史。
  原来老宅重新回到姥爷手中后,田甜的舅舅就进行维护性修复。还得承认人家外国人做工精细,我不是崇洋媚外,我只是与现代来比,他们在建筑上还有一定水平的。
  “那你家里这么多老式家具是哪来的?”这吕胖子真是让我醉了,动不动就插话问人家。
  “有些家具是我们家自己留下来的,有些是从旧货市场淘来的。”

  我没有问田甜到底要解决哪类情况困惑,我不知道她聊这些与她的情感有什么关系,不过我能感觉到田甜内心深处是对这老宅有特殊感情。
  “这么大的宅子你怎么一个人住?不害怕吗?”胖子又问田甜,我又瞪了胖子一眼,但这小子根本就不看我,而是盯着人家田甜问。
  “哈-哈-哈,笑话,这本来就是我的家,我为什么要害怕呢?”田甜的突然大笑声,让我听的毛骨悚然。
  “哈哈,从常理讲,外甥似狗吃了就走,这房子应该是你姥姥家的人所有吧?”这胖子问的也太详细了,我真是彻底无奈的醉了。
  田甜停止了笑声,她深情地看了看我们,然后说,“姥姥家的人都没了,所以我成了房子的主人。”
  我狠狠地瞪了吕胖子一眼,我怕他再问田甜,这是人家的家务事,直接问人家太没礼貌了。吕胖子看到我给他使眼色了,所以这小子也没再接着往下问。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房子应该后来归田甜舅舅所有,但他舅舅应该有孩子吧,也不至于落在她的名下,太复杂了,我不想问她这些了,因为与我和田甜谈的事情不沾边,但田甜自己却执意先说老宅。
  “你们喝红酒吗?”田甜微笑着问我们。
  我连忙说,“我们不喝,你别客气了!”
  田甜倒了一杯红酒坐在我对面,只见她端酒杯的样子很优雅,不愧是大家庭出来的女人,一定受过良好教育,而且人家还是出国回来的海归,中西文化都交融了。
  我端起那杯已经凉了的咖啡正要喝时,田甜突然问了一句话,让我感到莫名其妙。
  “林老师,你说喜欢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死去了,但还依然在我眼前晃动,这就是刻骨铭心吗?”田甜突然问我这句话。
  我不知道她问这句话的含义是什么?在我印象中,这个女人越发神秘莫测,让人费解。
  “真是世间痴情女人啊,这就叫海枯石烂、海誓山盟!”吕大安在一旁笑着说。
  我真被吕胖子惹烦了,他根本不懂情感疏导工作的要领,还瞎几巴插话。

  “吕胖子,你少插话,人家田女士还没说完呢!”
  “我说完了!林老师,你能回答吗?”田甜微笑着看着我。
  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说心里话,活这么大我还没谈过恋爱呢,只是看了几本爱情小说。但人家问你了,我还得回答。
  “田小姐,你问的这个问题是一个千古不变的话题,其实人都是有感情的,没有感情,那只能叫做动物!”

  我只能这样回答她,因为感情的东西很复杂,每个人情况不一样,比如梁山泊与祝英台这是中国最标准的爱情。我想也没必要和她说这些,她应该比我更懂得。
  “那如果有不伦感情呢?”
  不伦感情?田甜所说的不伦感情是什么意思?我一下子懵了,不会这个女人与自己亲人恋爱了吧?
  “我国的传统不接受不伦感情的,不过如果没有血缘关系,那另当别论。”我只能这样回答了。
  “我喜欢表哥,可他却不在世了……”田甜已然很伤心。
  “哦,是你舅舅家孩子吗?”
  日期:2017-01-15 09:1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