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狠事-记录大江南北狠人狠事,你我身边的江湖!》
第176节

作者: 三分江湖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1-11 09:00:00
  第158章:风险和机遇并存
  楚震东的心,忽然冷了下来,他一直都认为,红桃k是泽城六路神之中,最阴险的一个,可今天他才明白,红桃k虽然势力也可以,却并不是泽城第一大势力,是有原因的,还有一条比红桃k更老的狐狸,那就是码头宋!
  码头宋才是真正的老狐狸!
  他不但能够清楚的认识到大时代的风向,能做出最准确最有利的判断,而且他还十分了解他的敌人!
  他知道王庆魁的为人和野心,也知道王庆魁一直在等待一个可以吞并泽城的契机,更知道王庆魁一旦有异常举动,必定会引起一连串的连锁反应,他甚至都算好了这种连锁反应的走向,所以他将小兄弟几个送去了老山。
  没有人比他更熟悉小兄弟几个的能力,王庆魁等了这么多年,怎么会放弃这个机会,所以王庆魁的野心勃发了,成功引起了背后的人洗牌行动,兵不刃血,就让王庆魁陷入了危机之中。
  而王庆魁同样是条老狐狸,一发现自己陷入了对方的算计,即将地位不保了,立即开始削弱自己的实力,这是变相示弱求和,以求苟安,石景就是一个牺牲品,就像当年岳武穆抗金一样,没死在战场上,却死在了自家皇帝的刀下。

  王庆魁是傻逼吗?当然不是!他不但不傻,还精明的吓人,因为他知道,自己绝对不是幕后势力的对手,只有在幕后势力认为他不具备威胁,并且还可以继续留用的时候,他才能保住自己的地位和性命。
  所以他选择了将石景抛了出去,抛其他的人地位不够啊!石景是他手下大将,石景一死,他如断一臂,实力大减,起码可以暂缓幕后势力的洗牌行动。而且他还召回了送给自己的六十个混子,显示出他已经没有了吞并泽城的野心,只求偏安于老山,用来打消幕后势力这一次彻底洗牌的决心。
  毕竟一旦展开大规模的洗牌,老山必定会乱,还是大乱,这就和泽城的老标子一样,即使洗牌完成,也会留下各种擦不干净的屁股,而且一乱,必定会影响到收入,所以在能够维持现状的情况下,背后的人一定会选择维持现状。
  何况,他还有自己六个人,就算他收回了那六十个混子,他也知道,自己六个一定会回泽城闹个天翻地覆,他大可以养精蓄锐,到时候再一举拿下泽城。
  只是可惜了石景!
  或许,如果有必要的话,王庆魁会连孙明亮也一起抛出来。
  等楚震东将这一切理顺了之后,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一方面惊恐于这些老狐狸的心机之深,一方面也惊恐于那背后势力之庞大,连码头宋、王庆魁这种人中枭雄,都不得不委屈求全,这势力得大到什么程度?也太令人恐惧了!

  这时码头宋又来了一句:“你们几个,赶快回来吧!王庆魁在抛出石景之后,如果洗牌还在继续,他一定还会再抛出其他的牌,如果说石景是他的拳头,那孙明亮就是他的大脑,他可以舍弃拳头,却不会轻易舍弃大脑,在这种情况下,很有可能,会将你们几个抛出去。”
  楚震东却缓缓的摇了摇头道:“师父,我还想再多留一段时间!”
  这次轮到码头宋一愣,随即就明白了楚震东的意思,风险与机遇,一向都是并存的,楚震东这是想虎穴取子,借乱成事,当下眉头一皱道:“你可要想好了,和王庆魁玩,你现在还不是个!”
  楚震东的眼神,却更加的坚定了,又一摇头道:“这点我知道,不过,有一个人一定会帮我的!”
  码头宋眉头再次一皱,略一沉吟,目光之中已经露出诧异之色道:“你的意思,是孙明亮?”
  楚震东一点头道:“唇亡齿寒!我们就是孙明亮的最后一道保障,我们完了,那就说明洗牌还在继续,孙明亮也就快了,王庆魁是老狐狸,孙明亮又何尝不是,在利益面前,他们没有争端,可在危及性命的关头,谁又能保证他们还能统一战线呢?”
  “所以,孙明亮一定会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保住我们,何况,我现在已经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了,等到王庆魁要对我们下手了,我们再走不迟。”
  码头宋的目光之中,忽然升起了一丝赞许来,点头道:“好!我都没有想到这一点,你却想到了,很好!按你的意思去做吧!我也会注意老山的动向,一有风吹草动,我会亲自接应你们。”
  这句话,码头宋说的是真心话,就在楚震东提出留在老山的那一瞬间,码头宋已经彻底定下了心来,他要培养楚震东接自己的班,如果说之前还有一定的摇摆不定,那现在就已经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有时候,个人的胆魄、智慧和勇气,真的可以折服一个人,错过楚震东,他真的找不出这么合适的接班人。
  楚震东却不这么想,他认为码头宋还在利用他,这是楚震东的缺点之一,他从不轻易相信别人,这直接造成了他和码头宋之间的许多误会,不然的话,他的路可能会走的更顺畅一点。

  就在楚震东和码头宋密谈的时候,王庆魁也正在和孙明亮做着最推心置腹的一次交谈。
  孙明亮盘腿坐在地板上,王庆魁也出奇的没有翻死鱼眼,而是一脸沉静的坐在孙明亮的旁边,手里把玩着沙喷子。
  王庆魁不说话,孙明亮也不说话,孙明亮是十分聪明的人,他知道什么时候该自己说话,不该他说话的时候,他的嘴巴就像上了十几把锁一样牢固。
  像他这种对于自己定位这么准确的人,十分少见,很多人一旦得到了老大的重用,手里有了实权之后,都开始迅速的膨胀,有的仅仅是张牙舞爪,有的甚至都想站到老大头上去,在混混史上,这类人不知道有多少,结果往往都会死的很惨,没死的更惨!
  两个人就这么默默的坐着,过了许久,王庆魁才慢慢的将沙喷子的枪口抵在自己的眉心中间,笑道:“亮子,你说,要是这么近距离开枪的话,沙喷子里面的钢珠是不是就没法将人打成筛子了?或许额头的骨头硬,能挡住呢?”

  孙明亮一摇头道:“强大的力量会使开枪的人手臂后退,根本就没法造成点状的伤害,最有可能的结果,是将整张脸都打烂了。”
  两人的话里,都带着机锋,王庆魁提的是点,孙明亮提的是面,他们都知道对方指的是什么,只不过借由别的事说出来而已。
  王庆魁手一挥,将沙喷子丢到了床上,骂道:“操!你这人真没意思,就不会顺着我说两句,让老子开心一下能死啊!”
  孙明亮苦笑道:“石老三都挂了,哪还开心的起来,再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就该轮到我们两了吧!”
  王庆魁面色一正道:“亮子,你认识我多久了?”

  孙明亮想也不想道:“九年九个月零二十二天,再过两个月零九天,就十年整,这个月有三十一号。”
  王庆魁一伸手,在孙明亮的肩头上拍了一下,沉声道:“我的那一套把戏,你都熟悉了吧?”
  孙明亮一点头道:“在四五年之前,我就能猜出你想要做的一切事情。”
  在王庆魁的面前,孙明亮没有一句是隐瞒的,说的都是实话,因为他十分清楚,他也瞒不住王庆魁,王庆魁要听到的,也不是谎言,任何一个枭雄的身边,一定都需要一个讲真话的人,他就是王庆魁身边那个讲真话的人。
  王庆魁哈哈大笑了起来,笑骂道:“操!老子就知道你一定行!这样我就放心了。”
  这一次,孙明亮有点不明白了,不明白立即问:“魁爷,这一句,我没听明白。”
  王庆魁哈哈大笑,反手一指自己道:“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有数,这玩意虽然能让我在短时间内恢复的生龙活虎,可他妈却也在不断的腐蚀老子的身体,我表面上看来,还是这么强壮,实际上,已经大不如以前了,身体上的反应迟钝,老子还能接受,可他妈要是连脑子也坏了,我就没有再活下去的意义了。”
  孙明亮一听,顿时面色一变,刚要说话,王庆魁已经冲他一摆手道:“你先听老子说完,老子这么选,自然有老子的道理!”
  孙明亮不说话了,可面色却越发的沉重,王庆魁继续说道:“这次我们中了码头宋那老逼养的奸计,不得己将石景抛了出去,老子这心里疼的,可他妈不是一点药可以治好的,而且这事究竟有没有个定数,目前还不一定,如果上头的人一定要追究不放,就算我将你也抛出去,只怕也未必能摆得平。”
  “而且我身体现在都这样了,所以,我决定,如果上头不追究了,就算了,如果继续洗牌,我们唯一的出路,就只有一条,那就是舍我,保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