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69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屈胖三看着她,说如你一般?
  鹿婆婆哈哈大笑,说与我自然不同,小鸟儿,等你走到我这一步的时候,你终究会明白,所谓皮囊,只不过是束缚你本性的牵绊而已……
  屈胖三说你讲得太深奥了,还是说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做吧,毕竟我们的时间不多。
  鹿婆婆说时间不多,这是什么意思?
  屈胖三将外面的情况跟她谈及,然后说道:“那帮人知道瘟疫与恐惧之神还在我们的手中,甚至还活着,就会朝着我们疯狂进攻,但如果它没有了,我想我会轻松一些。”
  鹿婆婆笑了,说那么,就现在吧?
  我忍不住问道:“怎么做?”
  鹿婆婆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我听说你也是苗疆养蛊人的传承,怎么做,你难道不知道么?”
  养蛊?

  听到鹿婆婆的话语,我愣了一下,终于明白过来。
  斗蛊。
  无论对于蛊毒这事儿怎么美化,但真实的养蛊之术,从来都是最为残酷和血淋淋的——一个陶罐子,放入不计其数的毒虫,抛出养蛊人的引导,单说里面的生命,能够最终活下来的那一个,才是真正的强者,至于那些失败者,都化作了养料,没有人关心它曾经来到过这个世界。
  蛊,从来都是这般的残酷,而此时此刻,轮到了小红与“瘟疫与恐惧之神”了。
  鹿婆婆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古怪的笑容,她往后退了几步,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吐了出来,却有无数黑砂在半空之中盘旋,过了十几秒钟,居然形成了一个半透明状态的巨大陶罐。
  那陶罐的表面上有无数符文在浮动,显示出了强大的禁锢之力。
  我下意识地打量了一下屈胖三,发现他也是一脸疑惑。
  很显然,他对于这些符文也是一头雾水,完全弄不清楚到底是什么。

  就在这时,鹿婆婆转过头来,对屈胖三说道:“扔进去吧。”
  屈胖三愣了一下,然后说道:“松绑不?”
  鹿婆婆平静地说道:“自然。”
  屈胖三没有多问,而是将手一指,那青云图将“瘟疫与恐怖之神”陡然抓起,吊到了“陶罐”之上,然后轻轻一抖,青云图将其扔进里面,而后裹着捆仙绳回返到了手上来。
  那大章鱼一般的玩意儿落在“陶罐”之中,得返自由,顿时就疯狂地锤击陶罐的边缘处。
  它仿佛要破罐而出,然而鹿婆婆弄出来的这东西十分坚固,身处其间者,完全无法擅自挣脱出来。
  没有等待太久,鹿婆婆又是一挥手,将半空中的那道五彩光华一抹,也给放进了陶罐之中去。
  那五彩光华一入其中,立刻一阵收敛,紧接着化作了实物。
  聚血蛊小红。
  此刻的小红与上一次跟我分别时的模样,又有了变化,原本海棠叶子一般的外形变得更加扁平了,十八根细长的须触如同彩带一般缓缓游动,让它在半空之中凭空飘起。

  两物落于陶罐之中,小红悬浮,而大章鱼落于底部处。
  两人的体型相差近乎百倍。
  那大章鱼并没有贸然进攻,而是小心翼翼地往后缩去,大概是感觉到了小红的厉害。
  反观小红,如同一片树叶般,在半空中不断飘飞着,跃跃欲试,仿佛随时都要冲上前去,对那“瘟疫与恐怖之神”发起攻击。
  如此僵持了十几秒钟,小红终于率先发出了进攻的号角。

  本身就是聚血蛊的它,对于陶罐之中的斗争轻车熟路,如电一般掠过,最终冲向了“瘟疫与恐怖之神”,而那化作丑陋大章鱼的“瘟疫与恐怖之神”也表现得格外凶猛,无数的触角不断挥舞,仿佛要将小红给揍扁一般。
  因为那陶罐边缘的黑砂不断旋绕,里面具体的情况我看得并不是很清楚,只能够瞧见两者陡然相撞,到了后来,却是黑云翻滚,叫声刺耳,画面都变得模糊。
  这样的战斗,持续了三五分钟,突然间就停了下来。
  原本一片混乱的陶罐之中,骤然恢复了宁静。
  我没有瞧见小红。
  看到那大章鱼的触角不断摇晃,我的心头一阵疾跳,有点儿不知所措,又过了十几秒钟,突然间那玩意的十几根触角陡然伸直,如同抽筋一般不断收缩。
  又过了一会儿,我瞧见那玩意的身体开始分解,先是迅速地干瘪下去,随后化作一大片白灰一般的玩意儿。

  再到后来,那些白灰也消失不见了。
  陶罐子中,什么都没有。
  小红呢?
  我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就是一阵心悸,而突然之间,那偌大的陶罐陡然破碎,一道光华充斥在了天地之间,我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去,而当我再一次睁开来的时候,却瞧见眼前,突然多出了一朵红艳夺目的海棠花。
  这海棠花红艳夺目,花瓣多重,有两个手掌那般大,重重叠叠而开,仿佛世上最美好的花瓣,而在彼此交叠的花瓣中央,那本该是细嫩幼芽之处,却浮现出了一对黑豆子般的小眼睛,冲着我眨了眨眼睛。
  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那花朵便直接扑到了我的胸口来。
  倘若是别物,径直朝着我袭来,潜意识中的我肯定会躲避,甚至拔剑相向,然而此刻,我的心中却是一阵欢喜,仿佛理该如此。
  一直到那海棠花融入了我的胸口之中,我方才反应过来。
  刚才的那一朵花,便是小红。
  聚血蛊小红,它现在居然变成了这般的模样。
  这是怎么回事?

  还没有等我弄明白,突然间我的身体陡然一僵,仿佛一个小池塘中,灌进了大江大河的水量,而下一秒,我的意识陡然拔高,仿佛腾然于云层之上去。
  接下来,我突然间发现我们所在的苗疆万毒窟,并非是一个平面,而是一个圆球的形状。
  这么说或许有点儿表达歧义,或者说苗疆万毒窟的表面的确是一块平地,如同城池一般,但它整体的生态环境,却是一个气泡一般,悬浮于一片虹膜之上,而我甚至可以瞧见它的不远处,还有另外一个比较大一些的气泡,彼此相连,而沾结之处,则是那边的城门。
  我的意识瞬间明白,那个更大的气泡,其实就是虫原。

  回过头来,我试图朝着另外的一个方向瞧去,却瞧见一片无边无际的大地。
  那不是气泡,而是……
  原谅我苍白无力的语言能力,我实在是无法形容那种说不出来的东西,我的意识也无法蔓延过去,只有回来,随后我瞧见许多的人,包括正在饮茶对话的王明与尹悦,小米儿的那位美艳姐姐,万毒窟中的一众弟子……
  这些人的所有活动,都尽收于我的眼中,一如遁入虚空之中的景象一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