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202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曾茂才继续说:“你不傻,你很聪明,人都说三爷疯,可那是假疯,不是真疯,假疯迷惑人。让人猜不到你的真实想法,你不会杀我的,因为你承担不起杀死我的责任,我虽然不是什么人物,但我要死了,你也完了。”
  卫老三虽然笑着,不过他咬着牙,应该被曾茂才说中了。
  “你可真是够自信的,不杀了你,要你身上一点点零件不过分吧。”

  要只眼珠,要只手掌,都是一点点小零件。卫老三,可以的,要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名,卫老三砍了曾茂才一只手,说出去。威风!
  这时柳笙回来了,她穿着高跟鞋,哒哒哒的声音很有韵味,柳笙也是个妙人,她走步的节奏掌控的很好,高跟鞋的响声便很诱人,听着声音,你的脑中出现了一幅画面,柳笙穿着旗袍,顾盼生姿,缓缓走来,那盈盈一握的腰身。那玉雕一样的小腿,美的让人心醉。
  听声便能起生理反应,柳笙厉害。
  我看不到身后的情况,不过我能看到卫老三和中山装脸上的表情,两个人的脸都不太好看,估计,柳笙走来走去,乱了心扉,卫老三的手下出了丑。
  也难怪,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柳笙这样有味道的女人。自然吸引人的目光,看来,曾茂才是故意为之,要热水,直接叫老板送来就好,何必麻烦柳笙跑一趟,这走上一趟,坏了卫老三手下的心,一步步都有目的,都是套路,不服不行。

  柳笙满上了茶水,曾茂才拿起茶杯。悬在半空,也不喝,架势却是十足,他说:“你不会,因为你要动我一根汗毛,或是动我的人一根汗毛,你的损失可就挽回不了了。”
  卫老三冷着脸,说:“你的意思,你能把货还给我?”
  曾茂才说:“那条走私路线我要了,我还要你货物的一半,如何?”
  卫老三笑着说:“哈哈,你他妈的疯了。你比我还疯。”
  曾茂才说:“算算你也不亏的,起码能拿到一半的货物,还是有的赚。”
  卫老三凑近曾茂才,说:“那我以后还混不混,我的面子都让你削没了。”
  曾茂才说:“面子能有多大的事,不算什么。”
  卫老三说:“在我眼里,面子就是大事。”
  卫老三的表情很认真,我感觉他快要失控了,这一晚上被曾茂才压着,他现在的怒气值是满的。
  曾茂才说:“我跟你的观点相左,面子有什么关系,成大事。要能忍,你的性子太急太冲动,其实忍一时海阔天空,可以从头再来啊!要是人都没了,那可就坏了。”
  卫老三说:“你话里有话,给我说明白点。”
  曾茂才喝下茶水。说:“茶真是不错,还是热水喝的舒服。”
  卫老三一字一顿,“你他妈的快点说,别考验老子的耐心。”
  曾茂才火候差不多,便说:“你的人现在被我控制,他们是被放还是被送进监狱。只在你一念之间,好好考虑考虑吧。”
  接连的威胁,化解了卫老三的步步杀招,卫老三抿着嘴,对曾茂才竖起了大拇指,说:“够阴险!”
  曾茂才笑笑。说:“侥幸!承让!”
  设身处地,如果我是卫老三,我会恨不得掐死曾茂才的,不过,此时此刻,曾茂才站在我这边。心情莫名的好起来。

  我恨卫老三,他要杀我,还差一点杀死我,我虽没死,但薇儿死了,这便是仇,这便是恨。
  今天过后,卫老三还是要杀我,我没跟他做朋友伤了他的心,在我面前,他还吃了这么大一亏,更加视我为敌人。
  所以看他吃瘪。我高兴。
  卫老三站了起来,说:“你还记得元谷雪吗?”
  曾茂才点点头,说:“记得。”
  卫老三笑笑,说:“她现在就是个欲奴,每天晚上没有男人,她就要死要活。”
  曾茂才说:“告诉我这件事情是想怎么样?”

  卫老三眯着眼睛说:“我记得你很喜欢她。”
  曾茂才笑笑,说:“我喜欢她的时候距今已经过了好几年,我现在已经不喜欢她了,像是你我这样的人,要什么女人要不到?值得为一个女人留恋吗?况且,你与我真正爱的是权利。”
  卫老三阴着脸,对着中山装说:“带人走!”
  中山装说:“可是...”
  卫老三说:“可是你妈逼,带人滚!”
  中山装连忙吩咐下去,卫老三的人开始走,卫老三看着曾茂才说:“曾老板应该是个信人吧,我的货和我的人应该不会出问题吧。”

  曾茂才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做事方法,你的货和你的人绝对不会出问题。”
  卫老三说:“你这人总暗着出阴招,我不得不防,这一局你赢,但下一局可不说好。”
  曾茂才站起来,拱拱手,说:“多谢三爷,给我这么大的礼,我都不好意思了。”
  卫老三说:“先让你得意得意,留在你手里,回头我收你利息,噢,对了,你说不在意元谷雪,这句话你说谎了,如果你真的不在意,就不会跟我解释那么多了。”

  卫老三的脸露出了一丝丝的笑,转身,声音放开,放声大笑。
  卫老三带着人走了,来的匆忙,走的也匆忙,不过来之前是兴致勃勃,走之时则是败兴而归,这亏,卫老三吃的可真有点大,倾巢而出,闹个城门失守,让曾茂才得了个大便宜。
  可是,曾茂才的脸上未见到大胜之后的喜悦,他有一丝淡淡的愁绪。萦绕着,他手里端着茶杯,怔怔的望着大门的方向。
  我看了一眼柳笙,她不说话,抿着嘴,不管不问,似乎是习惯了,想来也是,柳笙是曾茂才身边的人,对曾茂才的事情知道的比我多,此时此刻,她自然见怪不怪。
  气氛尴尬了。
  我知道曾茂才应该是纠结那个叫做元谷雪女人的事,我心里有些好奇,曾茂才喜欢过的女人是什么样的,可是,我又不敢问,这种问人隐私的事最好不能做,不能问,但我能偷听,可是怪了,我什么都听不到,可能曾茂才现在脑袋空空,什么都没想,不过也是蛮诧异的。算算,我似乎从来没有听到过曾茂才的心。
  能力现在我还不能控制,只能听天由命,不过一般我想知道的差不多都能知道,我也就不纠结了。
  “曾哥,你没事吧。”
  我憋不住,开口问。
  因为坐在曾茂才旁边,他不开口讲话感觉很难受,之前与曾茂才小坐,他是那个说个不停的人,尤其,他这个人面面俱到,让人如浴春风,不会有丝毫的不快。
  现在,换了一副面孔,让人觉得有些不自在,不习惯。
  柳笙瞪了我一眼,似乎很不满意我说话,可能曾茂才陷入这种情绪之中,柳笙觉得不能打扰到他。
  日期:2016-12-29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