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27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所谓的爱,她一点点看清。这一路为什么会走成这样,他从来没给她作为女人的安全感。他不信她爱他的时候,他的所作所为难道是爱吗?
  黎七羽眼睛都哭得疲乏了,全身酸软,一动地不想动。
  薄夜渊小心地握起她柔嫩的手抚摸着……
  很快,黎七羽发现不对劲。
  薄夜渊是在她脸摩挲,但无关于情浴,他在给她擦药?
  黎七羽猛地张开眼,薄夜渊将药膏先揉匀了在手掌里,在慢慢地揉搓在她的身。她浑身都是大小的伤痕,每一道疤都让他眼神发紧。这些是他让人研发的最好的祛疤药,每天涂抹,半年她的疤会消淡了。
  只是她肩部的伤口太深,恐怕这辈子那疤痕都难以消除。
  薄夜渊小心翼翼擦好药,拿起指甲钳,剪着她的指甲……
  他的手本来因为做菜都是伤,为了方面给她涂药,他把绷带都拆掉了。手背的伤口暴露出来,他也不管。
  他忘了给自己擦药,手臂的子丨弹丨伤口也简单地处理。
  黎七羽蓦然抽走手,拉扯了毯子盖着自己坐起来。
  “怎么,剪到肉了?”薄夜渊紧张地看着她。
  黎七羽疲惫地摇摇头。
  “还是我的动作吵醒你了?”他尽量很轻柔了,为了药膏抹去的时候不凉,他全搓在了手,然后以按摩式的方法给她涂。
  想到她给北堂枫按摩,他的心像吃了钉子……
  黎七羽只是摇头,连说话都觉得困难。

  “渴不渴?”薄夜渊轻轻地抚摸她的长发,“我给你炖了汤。”
  黎七羽下意识摘下他的手,不知道为什么排斥他,像他是个变态……她连目光都不想正视他。
  她想要下地,手突然被他按住。
  “我想卫浴间……”黎七羽恹恹地说。

  薄夜渊察觉到她反感的情绪,他的表情更小心翼翼,打横将她抱起走去卫生间,放在马桶:“我去盛汤,一会出来后吃饭。嗯?”
  他怎么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黎七羽见他走出去的背影,将门关、落锁。在马桶坐着是半小时,她很忧虑,脑子却一片空白找不到出路。
  门几次被敲响,她没有搭理,张个口都觉得像死人一样很难。
  突然门被打开,薄夜渊冲进来,她正诧异他怎么开的门锁——
  薄夜渊握起她的手贴在脸,低低地问:“七羽,我们结婚吧。”
  她坐在马桶他俯着身,他忽然这样求了婚……
  他在逗她玩吗?

  黎七羽嘴巴张了几下,思维打结。薄夜渊又害怕又紧张,握着她的掌心里都是汗:“你不是说爱我?我们一辈子在一起……你跟我结婚,我还跟一年前一样对你好……更好。”
  黎七羽的眼眸慢慢地咽湿,又扯唇笑了:“跟一年前不一样了,什么都不一样了。”
  “我还跟以前一样,什么都一样。”薄夜渊嗓音低沉,紧紧攥着她的手吻。
  “薄夜渊……你不要逼我。”黎七羽呛然,在她做出那样的事以后说要娶她?对不起,原谅她现在反胃恶心,还无法消化他的种种行径。

  她的双手到现在都还在不自觉地痉挛,像是从骨子里冒出来的寒意。一想到薄夜渊恶魔起来时的样子,她觉得陌生得好像从来不认识他。
  薄夜渊见她是真的吓到了,吻了吻她的额头、眉毛:“好。黎七羽我不逼你,我们还有好多时间慢慢想。我本来也没想这么仓促地求婚,没想过在这里连婚戒都没有准备……”
  但他刚刚敲门也不应,她从回来后态度怪怪的。
  他站在门外忽然怕她消失了,吓得冲进来——只想留住她,用尽全身的力气。
  想用婚姻套住她,可当初她嫁给他的时候,也千方百计地想要离婚。如果她的心不在他身,又有什么意义。
  晚餐都是薄夜渊亲手做的,一汤几个菜,仍然是照她的口味。
  他不停地往她的碟子里夹菜,观察她的脸色。
  黎七羽没什么胃口,吃了几下放下筷子……

  薄夜渊的手伤都绽开了,不好好擦药又一直碰水,他完全不在意似的,下午才了枪伤,现在连消炎药都不打一瓶。
  而且早晨他还在发烧,到现在连药都没有吃。
  其实他抱着她,爱抚她的时候,她都能感觉到他滚烫如铁。
  黎七羽目光发涩地盯着他的手,他切着肉排递到她唇边:“你太瘦了,我怕你再这样下去营养不良!”
  她不说话,别开脸。
  薄夜渊的手僵了僵,慢慢放下筷子,她不吃,他饿的胃痛也没有胃口:“什么时候饿了的时候跟我说,想吃什么都买给你。”
  他不要下人进来打扰他们的生活,擦桌子收拾碗筷都他自己来。没动几口的菜倒进垃圾篓里,和昨晚一样都是他的心血。她永远也不知道,对他一个从没拿过菜刀的男人,变成现在样样菜都拿得出手,经过了多大的努力。
  他的动作是跑的,脚步带风,生怕她借机逃走一样……
  黎七羽只听到厨房里哗啦碗筷全部往洗碗池里一堆的声音,他急急忙忙又回到他面前,油腻的手都来不及洗,拿了张湿纸巾擦着问:“今晚我在家里陪你看电影?”
  不给她拒绝的机会,他抱着她放到沙发,调节着巨大的家庭影院,所有灯关了只留下温馨壁灯。
  黎七羽迷离地问:“你不要回薄家看看吗?”
  “有你在的地方才是家。”

  “那叶之璐和孩子呢?”她喉头哽咽。
  “黎七羽,是你擅自在我的人生里塞进来一个女人和孩子。我以为这是你要的,你想报复我的手段。”薄夜渊抬手抚摸她的脸,她的表情没有生机,“你介意我随时可以把她们赶走。”
  黎七羽蹩眉,他一定只是说说而已,他都把有孩子照片的怀表随身携带在身。
  黎七羽想说什么,张口却发现什么也说不出,电影开幕了,她根本没有心思看,如果不是薄夜渊抱着她在怀里,双手扣着她的腰哪儿都不让她去。
  其实放个电影挺好的,她越来越不想跟薄夜渊讲话……
  两个人静默无言的时候,其实很尴尬。
  她能看出薄夜渊的手足无措,他努力想要讨好她,想要把气氛挽回去。可他的所作所为像针,一根根扎在她心口拔不出去了。

  【其实我一直没有离开,黎七羽,能致命的毒药有千万种,能致我命的只有你一种。】薄夜渊的声音突然传来。
  黎七羽皱眉一看,白色屏幕翻涌着细小的白色泡沫,薄夜渊的背影在镜头慢慢地拉近。
  沙滩写满了她黎七羽的名字,薄夜渊赤脚站在一颗用黎七羽的名字写满的“心”之间,眉宇英气,是一年前他的样子。
  黎七羽的心脏怦然一动——这是,薄夜渊的纪录片?

  【我只学你喜欢吃的菜,我只说你喜欢听的话,我只念你喜欢看的书,我只去你喜欢住的地方,我只爱那个叫黎七羽的你……】
  日期:2017-12-22 06: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