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25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她毕竟失忆了,对那痛苦感受不深,她都那样穷凶恶极地报复。
  黎七羽苍白着脸看着他,薄夜渊你不爱我,你在期盼我爱你。
  她抖索的小手去拉扯裙子的拉链,泪水颤抖着滚滚落下——真爱她,怎么会舍得如此屈辱她呢?
  “不用脱,”薄夜渊一把攥住她的小手到眼前,“像那晚,把吶.裤脱了好!”
  那晚他虽然给她戴了眼镜,可她认出了他,叫了他的名字……欢情的时候她嘴里喊得也一直是他。
  所以在薄夜渊心里,她嫌弃他、排斥他,都是因为知道是他!

  黎七羽僵在他怀里,羞耻地看着他,一只手颤颤地脱去她的裤裤。
  薄夜渊受伤的胳膊楼住她的腰肢,带血的手在北堂枫的身擦得干净了,又倒了水清洗了一遍。
  他们开始接吻,缠绵悱恻,他勾.引着她瑟缩的舌。
  一旦她退缩,他握在她腰肢的手狠狠地捏紧,要求她主动……
  男性的大掌抚摸她细腻白皙的腿,撩起长裙。
  黎七羽全身紧绷,他的唇靠在她耳边,让她也抚摸他。
  黎七羽豆大落下的泪,他看不见吗?虽然他宽阔的背对着北堂枫,把娇小的她遮挡着,那种不安全的羞辱感让她心口发窒,随时都想要晕过去。
  小手颤抖着帮他摘下腰带,他穿着她给他选的那一套军统制服。

  他的男.性浴望在她的温柔下渐渐有了反应……
  可是黎七羽没有感觉,他的大手怎么熟稔地引.诱她,像以前那样挑逗她,她都毫无感觉。
  她的世界是一片灰暗地带,害怕得发抖。
  他知道她的敏感点在哪,他们朝夕相处了那么久……却怎么努力都是失败!
  “黎七羽,你还说你爱我……”薄夜渊狠狠咬痛她的唇瓣,“在北堂枫面前,你的身体都出卖了你。”
  “不是——”
  “平时你也不愿意我你,哪次不是我强来?可我挑逗你几分钟,你来感觉了……”薄夜渊重重的气息吐在她脸,眼里是灭顶的失望,“杀了他,你的心里会不会把他连根拔除?嗯?”
  “不会,如果你杀了北堂枫,我也会死。”黎七羽威胁,“我一天也活不下去,我是说真的。”
  薄夜渊心里的魔被她激怒而起,手劲变得粗暴,狠狠打开她的腿圈在他腰间。

  黎七羽脆弱得不堪一击,双手挽在他的颈……他蓄势待发的力量让她惊恐。
  黎七羽像挂在海浪高高的独木无助,又像即将坠落万丈深渊。
  薄绯儿还昏迷着倒在地,几个保镖早第一时间背对着他们守在门口。虽然门内锁了,可凌燃随时可能进来……或者那些佣人……
  北堂枫躺在床,他的意识是清醒的。

  这样的环境,给黎七羽带来强烈的不安全感和耻一辱的感觉。
  偏偏,薄夜渊贴着她的耳朵,还说一些让她更羞的话。
  他赞美她的身体,说以前他们亲昵的时候她都喜欢怎样,他故意说着细节,是在报复北堂枫让他听见么?
  黎七羽脸颊发烫,头靠在男人宽阔的肩,像一只八爪鱼。
  睁开眼能看到北堂枫躺在床,如果他能醒来一定会狠狠地揍死薄夜渊,她看到北堂枫一直在轻微颤栗,他闭着眼。
  黎七羽的泪水流下来,谢谢他闭眼,没有让她感觉更卑劣羞愧。
  薄夜渊折腾了她很久她都没有感觉。
  黎七羽像破碎的布偶任由他玩弄着,一点感觉都没有,闭眼是那夜他的残暴。
  他的动作凶猛,每次都在撞痛她的灵魂:“叫出来。”

  黎七羽的泪水已经干涸,眼神空洞的,脸颊湿漉漉都是泪痕。
  “我要你叫出来让北堂枫听……黎七羽,别逼我做出更可耻的事……”薄夜渊眼眸里有狂暴的光,他看着娇软苍白的她,他何尝不痛苦?
  黎七羽浑身一怔,她毫不怀疑他的下限,生怕他脱关了她,压床让北堂枫看见。她张开唇,让忍下去的声音吐出来……
  “我喜欢听你的声音……”薄夜渊圈红了眼,不满足于此,抱着她在房间里走动,寻找更好的位置。

  黎七羽哆嗦着圈住他的颈,攀附于他
  薄夜渊按着她在沙发,他又开始说混蛋话了,恨不得把她的反应都告诉北堂枫。他嫉妒发作起来真可怕,男人的占有欲都如此吗?
  黎七羽拿了抱枕遮住自己的脸,他狠狠拿走扔远:“跟我亲热很丢脸吗?”
  “……”
  “从始至终你都一副羞愧的样子,做给谁看?黎七羽,我问你……被我,成为我的女人是不是让你很丢脸?”

  而她好不容易有些感觉的时候,他知道了,开始利用她的需求恶意地让她求。
  “求我……”他停下来,汗水从他英挺的鼻梁滴落,“告诉我,北堂枫和我,你更喜欢谁?说!”
  “你……”她闭着眼眼,绝望地别开脸,“喜欢你。”
  “说完整。”
  “你北堂枫技术好,他大,他长,他凶猛……哪里都他好。”这样说行吗?
  薄夜渊终于满意,凶狠的脸有了温柔,俯身轻柔地吻她:“七羽,说你愿意跟我走。只要你跟我走,我说到做到,今天放过他。”
  他既然闯进了北堂山庄,大可以把她伪装成佣人带出去的。所以她的拒绝有意义吗?

  黎七羽破碎的眼神看着他,心里一片死灰,感觉自己再也无法原谅他的所作所为了。疯子……
  “我跟你走……”黎七羽在他身下跌宕,额头冒出细细的汗水,咬住唇。
  薄夜渊眉头舒展,愉悦地笑了:“你愿意跟我做,黎七羽你答应的,你选了我不许再反悔了!”
  “嗯…呃……”

  他折磨得她好难受。
  “那你想去哪?整个世界随你挑选……你想去哪我都陪你逛。”知道她不喜欢薄家,可他连滨城都不喜欢了。
  “我想回家……LK公司。我只想回那个家,哪里也不去。”黎七羽离不开滨城,小七夜在这里啊,“薄夜渊……别这样,求你了……”
  薄夜渊领会,托起她软软的小身体最后的冲撞,直到她难耐的小身子终于舒服了,他还没有释放抽出自己。他的时间她长很久,但已经来不及了,门外响起敲门声。
  黎七羽惊醒地睁开眼,身体坐起来,所有的保镖掏出手枪,进入戒备状态。

  黎七羽惊骇地摇头,不要打起来,千万不行。
  薄夜渊整理着她褶皱的裙裾,安抚地吻了吻她的额头:“过去开门,不管进来谁,打晕了我们走。”
  “叩叩叩……”敲门声还在响。
  黎七羽脚步发软,每一步软软地踩在棉花。身后的薄夜渊还坚挺着,裤链拉不,拿了外套遮挡自己。

  黎七羽看他颔首示意可以,拧开门——
  进来是个端着托盘的佣人:“黎小姐,我给你送午餐……”
  下一秒,小佣人前脚踏进来被保镖敲晕了头。黎七羽松了口气,同时她酸软的身体要往地软过去,大步走来的薄夜渊搂着她虚软的腰。
  “怎么,才十几分钟你体力不支了?”他邪魅的嗓音传来,“我可还没够,回去后,我还想好好疼爱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