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爱情?是荷尔蒙吧……》
第13节

作者: 天空里的乌篷船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12-25 10:52:00
  他也吃的不多,自己说要控制体重,晚饭吃太饱对身体不好。怪不得他的身材没有发福。吃饭期间服务员来了好几次,他下去又上来,感觉好忙。我吃完打算把东西收拾一下,他摆摆手说让服务员来。我还是简单的叠好碗筷,服务员把东西撤走。我就脱掉鞋子,蜷缩在沙发上。盖上自己的大衣。等他忙完送我回家。
  日期:2016-12-25 12:30:46
  迷迷糊糊的不知睡了多久,听见秦峰叫我:回家啦!我起身,看看时间已经差不多十一点,想想他也是不轻松。下楼后所有人都已经走了,锁好门。秦峰说去我家好不好?我想了想:不行,明天我还有事,你家没有换洗的衣物。他只好送我回家。到地方后,又赖着跟我上楼,我说今天累……没等我说完,他说保证不动我,就抱着我睡觉。

  日期:2016-12-25 12:40:13
  一夜无话,睡得很沉,他还是醒得比我早。起来看见早餐,他已经坐在那里。吃过早饭,他去工作,我要拿着地址继续寻找。妈妈打来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回去上班,我说快了,我暂时还不打算告诉她我的想法,我需要考虑周全。然后再去义无反顾,我担心这个过程被别人影响,所以对每个人都不想提起。
  日期:2016-12-25 13:38:43
  坐车到了地址的大概位置,虽然说是城市边缘,但也算与城市相连了,车辆相对较少,更安静些,路边还是矮层的楼房。走了一会儿,没看见我要找的地方,我是有电话的,但是不想打,我喜欢自己慢慢走来,像走过一次心路,不疾不徐,被我慢慢发现,发现自己,发现彼岸。路边有等活的出租车,我东张西望的表情,被人看在眼里,总有汽车喇叭想引起我的注意,我不理。看见路边商店的老板在整理货物,我走上前,说大哥麻烦问一下,我想找附近的一个大夫,姓秦……大哥没等我说完,用手指了一个方向:你从那条路进去,几十米后有一个大院子,就是了。我道谢,看着那条路,突然间心跳加速,那里通向哪里,是过去也是未来,我会遇见谁,或许我仍旧是一个过客。

  日期:2016-12-25 14:27:21
  深吸一口气,我走过去,没走几步,我看见了停靠在路边的车子,好几辆,来到门前,有人在那里徘徊。我停住,一个正在吸烟的男人看看我:是来找秦大夫的?我点点头。他说你得排队,先约了没有。我摇头。他说有你等的了。我走进院子,非常宽敞,院里有几棵果树,有葡萄架,虽然已经过了季节,但还是能想象到夏季时生机勃勃的模样。房子是平房,有正房跟厢房,东西都有,正房有四间,玻璃窗户很大,看得见里面,东面的两间应该是看病的地方,有人在里面站着,我看不清楚。想推门进去,犹豫一下算了,怕打扰他们。我在院子里站着,看见西面厢房出来一个老奶奶,她也看看我:闺女你是来看病的?我摇摇头,我说我找人。奶奶疑惑着:你从哪来?我报了地名,奶奶一拍腿,你姓宗?我点头,奶奶过来拉我的手:走,进去,等在这里多冷,你这孩子,也不提前打个电话,你秦爷爷昨晚念叨一晚上呢!我是你秦奶奶。我突然有些激动,说秦奶奶,你老人家看着身体真好。奶奶要进去喊秦爷爷,被我阻止,我说我可以等,不要打扰他。奶奶拉我进了正房西面的两间屋子,因为是上午,阳光正好。屋子里被照的暖暖的,屋子前后很宽,除了卧室厨房客厅,还有浴室。我们在客厅坐下,奶奶拿出水果让我吃,然后坐下跟我聊天。从年轻到现在,与我家有关的,与我爷爷有关的,秦奶奶知道的还挺多,年轻的时候爷爷他们也会来往,只是后来年纪大了,行动不便,见面才越来越少,但还是彼此惦记的。说起爷爷奶奶都去世,秦奶奶流了眼泪,我也难过的很。赶紧转移话题,秦奶奶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爷爷这边是两儿两女。我家大姑姑最大,爸爸排老二,与秦爷爷家的大女儿年龄差不多。秦奶奶比秦爷爷小了几岁,七十多岁的人,身体硬朗的很。聊了好一会儿,秦奶奶说去做饭,我说我帮你。进到厨房,与楼房的摆设一样,只是电饭锅很大,我正摘菜,走进来一个年轻人,说师娘我来帮忙了。秦奶奶说今天不用你,有人帮忙了,他“哦”了一声,也不问什么,又走了。

  日期:2016-12-25 20:02:06
  做好饭已经正午,奶奶说那边屋子没人了,我带你过去。跟在奶奶身后,开了房门,中药味扑面而来,这是我特别熟悉的味道。从小就闻着它长大,我深吸了一口气。看见一位老者背对着我们在洗手。奶奶咳了一声:说老头子,你看看这是谁。爷爷转过来,我望向他,眼前的老人,须发皆白,精神矍铄,腰背挺直,穿着深色衣裤,简单利落,看着我思忖片刻说:是宗家的丫头吗?我点点头,突然间眼眶湿润,叫了一声“秦爷爷”,秦爷爷招招手:丫头你过来,长这么大了……进到里屋,一个小诊桌,三面墙的中药厨子。跟我家的样子很像,都有年头了。我们坐下,秦爷爷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我说爷爷奶奶都过世了,所以我来找您……然后眼泪噼里啪啦的掉下来。秦爷爷掏出手帕,擦拭眼睛。沉默一会儿,爷爷说,你小时候我是见过你的,跟在你爷爷身后,机灵的很。一下子这么大了。我们老的老,走的走了。秦奶奶说都去吃饭,边吃边说。我对自己的突然出现,又徒增人家的悲伤感到非常不好意思。赶快站起身来,说好饿啊。

  日期:2016-12-26 10:32:43
  吃饭的时候不算我,一共有四个人。除了秦爷爷和秦奶奶,另外两个是秦爷爷的徒弟。一个年龄较大,大概四十多岁的样子,个子不高,憨厚的模样,听爷爷喊他“有存”。还有另一个年纪与我相仿,就是喊着帮忙做饭的那个,叫“江成”。吃过饭后,有存跟江成帮着收拾碗筷。我被秦爷爷带到客厅坐下。我拿出随身背包里的东西,是奶奶在世时给秦爷爷和秦奶奶做的老式棉衣。老粗的布料,已经做好很多年,本打算见面时相送。谁知道一别经年,再没可能亲手传递。收拾遗物时我把这些老物件都收集在一起,只为怀念。今天带来,也算替他们完成心愿一件。我看着他们又泪湿眼眶,实在不能继续悲伤下去。话锋一转,我说:秦爷爷,我这次来是有事相求的,您考我一考,看看我能不能做个像您还有爷爷那样的先生,如果不能,我就死了这条心了。秦爷爷看看我:“你这丫头,考什么考,跟你爷爷长大的孩子,错不了,熏也熏得差不多了”。我说,我学了西医,在医院几年,也许中毒已深,怕是被所学牵累。秦爷爷笑了:“你能说出这句话,已经成了,不必考啦。只是你父母能愿意吗?”于是我讲了从奶奶生病到去世的种种,还有自己的判断跟领悟,秦爷爷听着,摇头又点头,深深叹气。我更加相信自己的判断。我说这也是我要学习中医的原因。秦爷爷说:中医现状是废医存药,但“药”也不是原来的药了,人工种植,反季节栽培,农药化肥滥用,失了药物浑然天成的本性,影响了原来的药效……我们就那么聊着,一坐一个下午。秦爷爷笑逐言开,说:你这孩子,你爷爷没白疼你,灵的很,我们这点手艺啊,以为要带进棺材里了。这些儿女啊,都不愿意学,都喜欢新东西。我说您不是还有徒弟吗?秦爷爷摇摇头,叹了口气:唉,都不中用啊,你爷爷我教徒弟从来不保留,可是这儿(他指指头)不够用啊,光用功是不行的。小江倒是机灵些,不过浮的很。我说爷爷您收我吧,我一定好好学!秦爷爷点点头:只要你愿意学。我高兴的紧,没想到一切都这么顺利,这么顺理成章。我站起身,在秦爷爷面前跪下,磕下三个头,我说您还是我秦爷爷,我不叫师傅。秦爷爷说,是啊,早先前儿,没有女孩子做先生的,现在倒是不顾那么许多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