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684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叛国,叛徒,都无所谓。决定与这个国家决裂,我已经不在乎这些。敌我识别器,陆军战术数据链,又如何?在我眼里,没有拿在手里的钱实在。我妹妹为什么会死,因为穷,没钱。”
  李牧再一次问:“你妹妹到底是怎么死的?”
  “我说了,我不知道。”
  “那你这次回来是打算报仇。”

  “他们都会有报应的。”耿帅说这句话的时候,流露出快感和骄傲来。
  李牧总感觉还会发生些什么,但他没有任何头绪。
  “跟我出去,戴罪立功,你还有回头的机会。”
  “你相信吗?”耿帅笑道,“杀人偿命,你觉得还有回头的机会?”
  再劝说下去不再有意义,从一开始见面耿帅说的那一番话,到现在他说的这些,李牧基本上已经可以肯定,耿帅早就变成了这样一个走火入魔的状态。
  李牧拿起手边的手枪,说道,“你得跟我走。”
  耿帅盯着李牧手里的枪,“我知道你出枪比我快。”
  说着,他眺望周遭一圈,然后说道,“咱们俩好像从来没有真正比试过。”
  李牧道,“可以,但我有一个条件。”
  “条件?”
  “告诉我你妹妹的死因,以及你想干什么。”李牧道。
  耿帅略微思索一阵,说道,“我妹妹是被她们班上十几个同学活生生打死的,打人的全是女孩子,仅仅因为嫉妒我妹妹成绩好,仅仅如此。活活打死,尸体火化了三天,我家里一直不知道。至于我想干什么,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晚了。”
  李牧基本上确定了,不能击毙耿帅,必须要留下活口!
  把手枪拿在手里,李牧开始拆解,几秒钟就分解成若干个部件,弹夹里的子丨弹丨全部都卸出来,放在面前的草地上。
  耿帅把后背的雷明顿700取下来放到一边,拔出快枪套里的手枪,同样分解掉,把弹夹里的子丨弹丨全都卸出来,放在面前的草地上。
  “听说你当爸爸了。”耿帅说。
  周遭很安静,两人盘腿对着,生死之抉,却似促膝长谈的老友。
  “嗯,龙凤胎,儿子女儿一次搞掂。”
  “没有辱没精确射手的名声。”
  李牧道,“投降吧,还能见父母一面。”
  “很快就能见到他们了。”
  耿帅说,“我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他们全杀了。他们活着比死了痛苦。”
  “你亲手杀了你的父母?”李牧嘴角微微抽动着,双手微微颤抖。
  “没错。”耿帅的语气冷静得可怕,“不多说,开始吧。”
  话音落,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始结合手枪。
  李牧纠结着,纠结着,应该怎么样做,你死我亡的比试,该怎么做!
  结合手枪上膛射击用不了多少时间,李牧如果再犹豫,那么死的就是他。咬了咬牙,李牧没有往弹夹了装子丨弹丨,而是摸了一颗子丨弹丨直接塞进枪机里!
  “你输了。”李牧已经瞄准了耿帅。
  此时,耿帅的弹夹才装上枪里,愣住了。
  一阵寒风吹过,耿帅惨淡一笑,“临到头,我也赢不了你。”

  李牧垂下枪口,沉声说道,“跟我回去,你妹妹的死,我给你一个交代。”
  “交代?你以为你是谁?”耿帅说着,啪嗒地拉枪机上膛,手枪拿在手里,但尚未瞄准李牧。
  “你相信我,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前提是,不管你打算做什么或者已经开始做,希望你停下来。一些人,一手遮不了这天。我用我的性命担保,一定还你一个公道。”
  “公道?有意义吗?我妹妹会活过来吗?李牧,下辈子有机会,我一定要赢你。做兄弟,就不必了。”

  “砰!”
  枪响。
  枪声在回荡着,随着风飘出去很远,搜山的武警战士公丨安丨干警都站直了身体顺着枪声遥望向这个方向。
  李牧呆呆的看着耿帅。
  耿帅在他的老班长面前,开枪自杀了。
  耿帅死了,留给李牧的是很多解不开的迷,恐怕永远也解不开。
  李牧依然坐在那里,看着耿帅的尸体。给林栋梁发去了信息,李牧也就没有再继续往下走的力气了。
  耿帅自知死罪难逃,但他尽管恨李牧,却依然选择了自杀,避免李牧陷入两难之中。李牧心里很清楚,耿帅是为了让他不在愧疚当中生活。
  半个小时后,熊副和林栋梁带着干警们来到了现场,现场被便携式照灯照得亮堂堂的。耿帅的尸体静静地躺在那里,面目安详。
  李牧慢慢站起来,熊副走到他身边,安慰地拍着他的肩头。
  “他早就打算这么做了。”李牧说,声音低沉得可怕。

  熊副痛苦地闭了闭眼睛,缓缓说道,“心存死志,对他来说,可能这是最好的结局。”
  “残余的歹徒很有可能已经和安兴国接上头,你们的动作要加快。”李牧说。
  熊副说道,“我已经下令让直升机参加搜索,很快就能找到他们。”
  深深呼吸一口,李牧转身离开,和来时一样,独自一人走出了山林。
  刘卫红在临时指挥部等着,看见李牧回来便迎了上去。李牧停下来站在他面前,看着他。
  “我都知道了,你别太难受。”刘卫红说。

  李牧突然拉开拳头照着刘卫红的脸上就打了一拳,刘卫红被打得一个踉跄,一摸嘴巴,出血了,院子里其他人都惊呆了。
  淡淡地看了刘卫红一眼,李牧转身走过去上了自己的车,开车走了。
  安然急步过来扶着刘卫红,刘卫红突出嘴里的血水,道,“真狠。”
  “他发什么疯!”安然说。
  刘卫红摇了摇头,“八成是因为耿帅家里的事情。”
  安然一下子就不说话了。
  李牧在弯曲的景区公路上疾驰着,油门几乎要踩到底去。不知道开了多久,他突然急刹车,把车停在了路边,颤抖着双手点上一根烟,抽了两口,无神地盯着车大灯照亮的前路,突然的埋头在方向盘上狠狠的哭了……
  正睡得香的冯玉叶被声响吵醒,她开灯睁开眼睛,好一阵子才看清楚,下意识去看时间,凌晨三点多,“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
  李牧道,“吵醒你了,我去看看孩子。”

  放轻脚步走到俩孩子的房间,李牧妈和俩孩子一起睡,一张大床两张小床,房间是最大的房间。看着俩孩子各异的睡姿,不知道梦见了什么好吃的,小嘴有一下没一下地动着,李牧终于露出了由衷的笑容。
  冯玉叶完全醒了,坐在床上想了一阵子,只夫莫如妻,回想着刚才李牧的表情,在这个点突然回家,冯玉叶知道,八成有事。
  下床披了外套,冯玉叶走出卧室,看见书房亮起了灯光,想了想,去泡了杯茶,这才端着走进去。
  李牧坐在那里抽烟,靠着椅背,昂头望着天花板。听见脚步声,他坐好,“怎么不睡?”
  “我看新闻了,群山风景区那边发生了大案子。”冯玉叶把茶放在李牧面前的桌面上,随即绕过办公桌,拉了椅子在他侧对的位置坐下,“跟你们有关对吗?发生了什么事,我没见过你这么颓丧。”
  日期:2016-12-29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