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爱情?是荷尔蒙吧……》
第3节

作者: 天空里的乌篷船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12-14 11:22:36
  感情的事,我不对别人说教,也懒得听别人对我说教。如果上床就另当别论,我们大学时候寝室里流行一句话:上床有危险,选人需谨慎。毕业后,曾经一个寝室的女同学进了传染病医院工作,每次聚餐,都要给我们讲一讲医院的各路传染病,各路传染病人。听得我们根本无心吃饭。所以我坚定的相信,中国的艾滋病人绝非官方给出的数字,那些携带者或者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有病的人,不知道是官方数字的多少倍。在这个病面前,所有人都很难独善其身,防不胜防。我说邓佳佳你要小心,我绝对不是危言耸听,她经常给我一个白眼,说我有病,蛇精病加职业病。

  日期:2016-12-14 11:59:13
  晚上的瑜伽课邓佳佳没去,馆里的另一个老师来上课。我去的很早,老师叫方玉。我们聊了一会儿,她在这里的时间比邓佳佳久,所以知道的事情也很多。不过除了邓佳佳,对别人我也没兴趣,她说馆里人都知道老板喜欢佳佳,老板人不错,对员工挺好,就是有老婆,要不挺好一桩事。我说是吗?她以为凭我跟邓佳佳的关系,我知道的肯定更多,谁知道我也不过如此。不过她转念一想也就释然,说尚景你才来两个月,当然不知道。还有那个秦先生,是老板的同学,哎哟,看上去比老板年轻很多呢,身材也好,而且很绅士……吧啦吧啦,多亏我跟她不是很熟,否则我就告诉她,口水已经下来了。我时不时的点点头,表示同意,等他讲完我说:真不错,就是有点儿老!刚才还神采飞扬的方玉很扫兴的看了我一眼:老什么老,那是大叔,现在大叔多受欢迎。哦哦,我想说大叔钱包里的人民币更受欢迎。不过我把这话憋了回去。

  日期:2016-12-14 16:43:12

  邓佳佳最近有点忙,她又在别的健身馆约了课程。一天要上几节课。人瘦的可怜,面色也不好。每次邓佳佳发火的时候,纪小贱就出去找工作,但都以失败告终,搭上几天的功夫,却一分钱也拿不回来。我很不理解邓佳佳对纪小贱到底有多爱,或者说那是怎样一种爱。如果说因为纪小贱是初恋,他们要从一而终我真无话可说。可每次我问邓佳佳你爱纪小贱什么的时候,她说我就是想每天回家都有个人等我,我有什么事他能第一时间出现,并时时刻刻在我身边。至于爱,当然是爱的,邓佳佳的钱七七八八都给了纪小贱,她自己不舍得买的东西,纪小贱都舍得。甚至每次有人请她吃饭,吃完后她都要打包一些给纪小贱带回去。我说纪小贱不配你。你可以找到更好的。邓佳佳确实能找到更好的,但那些单身男人她看都不看。她好像从来都没有跟纪小贱分手的念头,只有我期待着这样的事情发生,我觉得那应该是必然的结局。

  日期:2016-12-15 09:50:57
  周六中午时分,李巍来了,打电话给我,说已经在楼下。要上楼,我说不要了,还是我下去吧。他的声音里有明显的失望。我到小区门口,他的车子停在那里。人站在旁边,还是那个人,穿着黑色呢子大衣,有点什么不同,我说不上来。他说我们去哪里,我说就走这说吧,哪里都不想去。他打开副驾驶的车门,我迟疑了一下,坐了进去。他把车子开到我们原来常去的一家饭店。路上一直不说话,到饭店门口,他说我早上到现在一直没吃饭,陪我吃饭吧。其实这是我喜欢的饭店,喜欢的口味,我知道从我们的城市开车到这里,一路不停也要好几个小时,我下车走进饭店。他快速的跟服务员点了我最爱吃的几道菜。给我要了热水,倒上。我看着他,问:你怎么样?

  他:还好
  我:你们怎么样?
  他:不怎么样……
  然后沉默
  过了一会儿他说:尚景,跟我回去吧
  我:不回去
  他:为什么
  我:不全是因为你
  他:还有什么

  我:我想辞职,在考虑中
  他:我知道我错了,这事发生以后我就知道我错了。我宁可你又哭又闹打我骂我,可你这样我真的受不了。我还爱你。
  我:你跟她才是真爱,要不怎么会分手四年后,你仍然义无反顾的去跟人家上床。难道是因为男人的自尊心吗?难道是因为当年她甩了你,你的报复吗?都他妈扯淡,别说你不甘心,你还是过不了自己的那道坎,你还是在乎她……
  我有些激动,其实从事情发生以后我一直都相对平静。那个人叫张天娜,跟李巍是大学同学。都是艺术学院的学生。李巍跟她好了两年,快毕业时天娜跟一个有钱的男人走了,李巍一时受不了,回了老家。家里父母已经给安排了工作,但是李巍没去,要自己创业。父母拗不过,随他去了。李巍学的室内设计,所以自己开了一个小小的装潢公司,当然钱是借父母的。遇到我的时候他的小公司已经开了第三个年头,公司刚刚开始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用他的话说总算挺了过来。我研究生还没毕业,夏天放假回家,高中同学聚会,曾经的一个高中同学王鹏开了一家酒吧,晚上有歌手唱歌的那种。王鹏的酒吧成了留在老家的同学最常去的地方。连续吃喝几天,晚饭后的据点都是那个酒吧,我不擅长喝酒,喝多了就会傻笑,但是不作不闹。我喜欢听她们天南海北的聊,聊过去的每一个人,上学时解不开的小误会,全部一笑泯恩仇了。我在高中本是没有朋友的人,可是随着时间流逝,好像一切都不同了,酒喝多了她们会说:宗尚景原来你还好,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不能接近。我总是委屈的,我说其实那时候是你们不喜欢我。第三次去王鹏酒吧的时候,大家起哄说每个人表演一个节目,不管会不会,好不好都要表演。一行十来个人,真的没什么有新意的节目,几乎每个人都选择了唱歌,独唱的,合唱的。她(他)们的歌声我都听过,高中时候每年元旦都有联欢。倒是我,我从来没有表演过任何节目,我讨厌在妈妈面前唱歌。因为小时候的我是特别喜欢唱歌跳舞的,可是在妈妈的坚持下,我的爱好全部被打包收藏,我的课外时间全部在补课中。我因此还恨了妈妈几年的时间。不过都不重要了。我喝的有点多,笑的傻乎乎,轮到我的时候我还迫不及待了,把台上的男生差不多是推下去的,大家哄堂大笑。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我上身穿了白色吊带背心,下面是一个宽松的破洞牛仔裤,浅蓝色,两个膝盖处很大的破洞,白色鱼嘴鞋,不过是帆布的。头发是齐的,刚刚过肩,没有染色,就那么散着。麦克风对于一六零身高的我有点儿高,王鹏帮我来调,我要坐在那里唱歌。像一个真正的歌手,酒精真是个好东西,放松心情,缓解紧张。我手扶麦克,说:我宗尚景,要把这首歌献给你们,我最亲爱的同学。感谢你们没把我忘记,并包容我的过去。给你们带来亲密爱人……!台下掌声一片,音乐响起,那首歌就缓缓道来:

  今夜还吹着风

  想起你好温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