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05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安总升大官了,也不联系我们这些平民老百姓了。”我笑着给她打了一串字。
  “什么屁大官,你在袁总手下干,如鱼得水啊。”
  “哈哈,不叫如鱼得水,被人家捞出来扔了!”我想没必要瞒着安萍,她与袁凯是同学,早晚会知道的。
  想到这里,我潜意识想到了曾经的一个细节,记得有次我陪袁岂吃饭,碰到了安萍,但安萍当时并没有与我相认,让我很是不理解。
  再联系现在自己被袁凯和张彪这样下套陷害我,突然我感觉到似乎与安萍有联系。
  正当我想着时候,安萍发来一连串问号。
  我就把自己在袁凯公司里发生的这一切告诉了安萍。安萍半天没有回复我,我正与别的网友聊时,她突然发来一行字,“真的吗?怎么会这样?”
  我也没立即回复她,在我印象深处,像安萍这样性感成熟的女人,而且还有那么新奇特的性幻想的人,我与她不是一路人。虽然她帮过我,也在她公司干过,但自始至终,那都是一场交易。

  夜深了,我看了看窗外满天繁星以及那一轮明月,我在想我究竟何去何从,论年龄我已经失去了当年年轻气盛时的幻想,也失去了励志做事的憧憬。
  我从哪里来,要向何处去?我还能不能干出自己的事业,我不禁自言自语的说着。
  烟是男人解愁的好东西,我看了看那盒烟已经被自己抽去了一多半,还是没有丝毫的困意。
  这时门突然被打开,“都几点了,还不睡啊!”,我转过身一看是臧琳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睡衣站在门口。
  “睡不着!再联系一下老客户!”我把烟吸灭对臧琳说了一句。
  臧琳站在门口并没有离开的意思,“我理解你离开公司的苦闷,没有那份工作也好,你也可以静下心来,把情感疏导工作再创新一下,别忘了我也有三级证了。”
  臧琳笑了笑关上门走了。
  我被臧琳这句话提醒了,她说的很正确,我以前所做的情感疏导工作还是停留在以往那种传统的你问我答的旧模式,说效果好不好,不能一概而论,真需要改进工作方式了。
  一夜无眠,第二天早上,我穿上衣服,去了早市。就像离别市井多年的人一样,在早市上逛着。买回来近几日要吃的菜,把三口人的早饭也买了回来。
  一进门,臧琳就抱着美美在客厅里冲我笑,“快叫爸爸!”臧琳指使着这个才有一岁的多孩子。
  孩子冲我笑了,张开小手要我抱,我连忙放下手中的菜,“美美,好孩子,比你远在美国的爸爸听不到了!”
  “林雨仓!你有没有完!”臧琳生气的冲我喊道。
  我没有理会臧琳,而是抱着美美哄着她玩,这孩子好像天生与我有缘一样,在我怀里格外安静可爱。

  臧琳把我买来的早饭放好,瞪我一眼,“你先吃吧!一会儿我给孩子热奶!”说完就过来抱过美美。
  我三口并做两口,就把我爱吃的油条吃进两根,然后擦擦嘴,过来抱美美,好让臧琳吃上饭。
  这几天一边做疏导工作,一边在考虑,还是出去闯闯为好,我记得那次在北京培训时,一次简单的话聊就让我挣很多钱,我为什么不选择出去呢。
  有位哲人讲过,想一千次不如去做一次,既然决定出去了,必须早下决断。
  我把这个想法先和吕大安、高卓沟通了一下,吕大安听后反对我去外地发展,因为省城已经不错了,机会很多,为什么选择出去。
  高卓则赞同我出去打拼,虽然是省城,但是也比不上首都那样的大都市,机会很多。
  其实吕大安说的也很有道理,必竟去一个陌生的城市,人生地不熟,独自打拼,面临困难很多。但作为男人如果不出去,我将会丧失作为年龄段中的美好时光。
  当大脑形成决定了,我就会义无反顾。但我得到支持与反对声音也是不相上下,臧琳一家肯定反对我去外地发展。
  老爸老妈也反对,他们认为我这样出去了,撇家舍业没必要。但苏小慧支持我出去发展,必竟在省城这个城市,机会比不上首都。
  决定了就要去实践,这两天我就不停地在网上招聘网站投简历,但并不如我所想那样顺利,很多简历投出去如石沉大海。
  我有些丧气,并不是我所想象那样顺利。我的能力并不是人家所欣赏的,既然这样也不能闲着,有咨询的客户该接待还得接待,这可都是真金白银的活,不挣白不挣。
  这天来了客户,一进门就喊,“这是啥味道啊?”
  我连忙把客户客气的让进屋,说心里话,这味道我都闻习惯了,那都是臧琳照顾孩子散发出的味道,又是尿布、屎衣以及混杂在空气中的牛奶味道。
  “先生快请坐,不好意思啊,家里有孩子,让你受罪了。”我连忙陪着笑对眼前这个大约有三十来岁的男人说道。
  “这种味道,还开情感疏导室,真让人难受!”这人说完扭头就走。

  哎,真没想到从袁凯那离职后,接的第一单生意就这样泡汤了。
  臧琳从屋里出来了,“那人干嘛走了?”
  我凄然一笑,“闻闻吧,这屋里都是些啥味道!入鲍鱼之肆,久闻而不知其臭!”
  臧琳也很无奈的说,那咋办呢,总不能回娘家吧,她说她爸有心脏病,孩子一哭闹,心口就难受。
  我心想你老爸难受,我这可是挣的真金白银啊。但我也不能把臧琳赶出去啊,必竟这房子是人家的。看来以后再有疏导的,只能领到外面去了,要不然在家里真是没得做。
  这两天也都是在百无聊赖的生活中度过,除了帮臧琳看孩子,洗衣做饭,当上纯正的家庭妇男,其他时间就是泡在网上看那些网友留言。
  臧琳看出我在家很寂寞无奈,她劝我要不去北京看看,或许能有机会。
  “要我去喝西北风,坐在地铁站里要饭啊。”我笑着对臧琳说。

  臧琳问我那为什么还要选择出去,我说想应聘一家公司看看。臧琳笑我,说现在大公司人家都喜欢要专业对口人才,像我这样的只会情感疏导,去了别把人家公司搞乱。
  ***,这个娘们真是个乌鸦嘴,老子还没去,她先给我打退堂鼓了。我非要做出来让她看看我到底行不行。
  高卓有过这方面经验,我就打电话问高卓,怎么投那样多简历,都石沉大海了,不想再投了。
  高卓在电话那头笑话我,这才哪到哪,他到时投简历一天投一百多家公司,他说我一天投几家公司,就梦想人家录用我,那都是痴想。让我每天要不停地刷简历,每天至少要投五十家公司。
  我的天那,看来还是高卓有经验,我以为投一家公司就能盼着人家让我去面试。看来我还不能泄气,还得接着投。
  功夫不负有心人啊,我连投了三天,果然有回应我的了。那是一家北京居家养老公司,他们先问问我的具体情况,然后就问我愿不愿来公司,这项工作就是给居家养老的人做心理疏导,但并不是我所想象的那种情感疏导,不过还是有些关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