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村》
第238节

作者: 旺财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孟涛道:“一个礼拜前我和瑶瑶去猪头山游玩,在山上的青阳观里遇到一个名叫玄青子的道士,他说我命犯孤星,这辈子注定会孤独终老。你也知道哥哥是个孤儿,最害怕的就是孤单了。于是追问他可有破解之法,他要了我一缕头发,然后嘴里念念有词说了些什么。还说要让我广结善缘结善因,就是这么多了。”
  “如你所说,定然是那个道士改了你的命。我说孟哥,你也太大意了,怎么能将自己的头发交给一个不认识的人。”赵小宁叹了口气。
  孟涛郁闷的说:“我也不知道那个道士是恶人啊!”

  “行了,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我会帮你讨个公道的。”赵小宁淡淡的说,眼底却是闪过一抹精光:“找个不怕死的人,带我去猪头山。”
  “要不我安排一些兄弟,让他们直接过去把猪头山夷为平地罢了。”孟涛脸色狰狞的说。他虽然已经洗白了,但是骨子里的血液却没冷却。今天险些被人搞死,他又怎能咽下心中的恶气?
  赵小宁瞥了他一眼:“摆脱,现在是什么年代了?打打杀杀是会除非法律的。况且这件事普通人无法解决,还是我亲子走一趟吧。”
  看赵小宁态度坚决孟涛只好作罢,虽然赵小宁才十六岁,但是他的实力却是极其彪悍的。连东瀛忍者都能秒杀,区区一个道士在他眼中又算得了什么?

  “斧头,进来一下。”看向门口,孟涛喊了一声。
  房门打开,一个二十多岁,面无表情的年轻人走了进来,虽然穿着西装,但不难看出全身那充满爆炸性的肌肉。
  “爷,您有什么吩咐?”名叫斧头的年轻人来到孟涛身边。
  听到这个称呼,赵小宁不由得微微皱起眉头,为何不是大哥或者老大呢?
  孟涛看出了赵小宁心中的疑问:“他们四个是当初我在孤儿院抱养的,也是我身边的得力干将,想当初也是道上令人闻风丧胆的四大金刚。说白了,我能有现在的身份和地位多亏了他们四个孩子。”
  赵小宁恍然大悟:“我明白了,你钻了法律的空子啊!”

  孟涛道:“以前在道上混很纯粹,不比钱,比的是谁更狠。杀人放火这些事成年人做肯定要判以极刑甚至枪毙,但未成年人就不一样了。”
  赵小宁摇了摇头:“你为了上位当真是不折手段。也庆幸是以前,现在你这个伎俩已经没啥用处了,我听说国家正要修改实施关于未成年保护法的漏洞,到时候未成年保护伞就要被取消了。”
  “我已经后悔让这四个孩子走上这条路了。”孟涛露出悔恨之意。
  斧头连忙道:“爷,您别这么说,我们哥四个从未怪过您,真的,我们感谢您将我们抚养成人。若非是您,我们还不一定能活着长大。又怎会有现在衣食无忧的生活?”
  孟涛道:“先不说那些话,我有件事交给你,你开车带我兄弟去趟猪头山。等你回来后你们四个就都散了,各自去过各自的生活吧。”
  “赵爷,请。”斧头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赵小宁点点头,跟着斧头来到了楼下停车场里,坐上了一辆白色的熊猫。车很便宜,几万块钱就能买到,但是真的等到了马路上赵小宁就感到了这辆车的不凡,尤其是加速时候的推背感以及那迷人的音浪,毫不客气的说,完全能比得过那些小跑了。
  很明显,这辆车应该是被改装过的,而且是花了大价钱。
  猪头山在周县北部,距离县城有一百五十公里,位于和延州的交界处。此山并不算陡峭,但山中多怪石,或走兽,或飞鸟,还有一些看上去像个人一样的石像。造物主的神奇让这座并不陡峭但拥有形象逼真石像的猪头山成为一个很有名的旅游景点,每天来游玩的人们都很多。
  良禽折木而栖,人多了各种营生的种类也变得多元化,早在明朝初期就有一群不知哪里来的道士忽悠了延州知府,让他们在猪头山上花重金建立了一座名叫青阳观的道观。虽说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但青阳观一直保存至今,且香火旺盛。

  初秋的夜晚显得十分宁静,就连那些虫鸣声也随着季节的变化也消失不见。
  热闹了一天的猪头山在此刻像是睡着了一样,朦胧的月光照耀在山上,浮现出一些奇怪的图案。寂静的夜晚,外加那些模糊的石像,给人一种不安的感觉。
  当然了,无论是赵小宁还是斧头都不是胆小之人,二人在景区外将车停下,然后顺着蜿蜒崎岖的台阶向着猪头山走去。不过看到景区有值班人员,二人选择了绕行。
  猪头山有个规则,夜晚不准任何人上山,毕竟山中石像晚上给人一种狰狞的感觉,虽说猪头山不算陡峭,但在之前也有人在晚上看星星的时候摔倒滚落,从而失去了生命。
  “赵爷,前面那个道观就是青阳观了。”半个小时后,气喘吁吁的斧头带着赵小宁来到猪头山山半腰的一片空地,远远望去一座恢宏浩大的古建筑群耸立在朦胧的月色下。

  它像是一位饱经沧桑的老者,在静静的述说着它的故事。让人产生一种时光穿梭来到古时候的感觉,这种感觉是那些仿古建筑所无法让人感受到的。
  道观门梁上悬挂着一块用黄花梨做成的牌匾,上面龙飞凤舞写着三个繁体的大字:青阳观。
  “这块牌匾不错。”赵小宁说。
  斧头介绍道:“据说这三个字还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在此地经过时留下的墨宝,青阳观之所以有如今的香火,和这三个字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赵爷,青阳观后面的墙不算高,要不咱们在那里翻墙而入?”

  “为什么要翻墙而入?”赵小宁不解的问。
  斧头愣了下:“月黑风高夜,正是杀人时,既然杀人,总不能做的那么明显吧?”
  赵小宁道:“咱们既然是来找麻烦,就要正大光明的找。”
  话音未落,就在斧头诧异的眼神下来到走到青阳观门口,运转体内真气,一掌轰出。
  可怕的真气瞬间爆发,让两扇饱经沧桑的木门轰然倒塌。
  斧头惊呆了,卧了个槽,您未免也太直接了吧?

  赵小宁转过头来,咧嘴一笑:“这才是找麻烦正确的打开方式嘛!”
  斧头懵逼了,他十二岁跟随孟涛出道,自认为见过很多狂人,但是,那么多的狂人在赵小宁面前简直是就是个卵啊!
  什么叫牛鼻?
  赵小宁。
  什么叫嚣张?
  赵小宁。

  什么叫不怕事?
  还是赵小宁。
  赵小宁用他的实际行动诠释了什么叫目中无人。
  丫丫的,你是来找麻烦的好么,怎么能如此明目张胆?你就不怕被青阳观那些道士给群殴了吗?

  伴随一阵轰鸣声,原本黑漆漆的青阳观里不时的有灯光亮起,与此同时还有阵阵叫骂声响彻。
  很明显,刚才的声音惊醒了正在睡觉的那些道士。与此同时,赵小宁更加坚定一件事,每个人都有起床气,包括这些道士们也是如此。
  不过多时,一个四十多岁,穿着黄色道袍的中年道士带着一群年轻道士手握木棍冲了出来。
  看着地上已经碎裂的木门,每个人眼中都露出无法掩饰的怒火,尤其是为首的风青子。

  “你是什么人?来此何事?”风青子怒声发问。
  赵小宁嘴角上扬:“鄙人赵小宁,来此何事?很明显,我是来找麻烦的啊!你难道看不出来吗?”说到这露出一副你是傻比吗的眼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