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152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医生看病人状况不对,仔仔细细的又给她做了一次检查,等他刚检查完,墨子寒便赶到了医院。
  “我妈怎么样了?”见到医生从温兰病房出来,墨子寒心下一紧,一把拉住他,沉着嗓子问他。
  医生认出他是病人家属,将检查出来的情况告诉他,温兰没什么大碍,又嘱咐了一句:“病人情绪不太好,一定要让她多休息,你们家属尽量注意一点。”
  墨子寒这才放心,沉沉点头,径直走进病房。
  苏哲守在病房外,客气的向医生致谢。
  白明月正守在病床前,见温兰身体没事,她提着的心总算又放了下来。
  可不知道为什么,温兰突然就不说话了,无论她说什么,她都没有任何回应,就那么呆坐着,仿佛在想什么,一句话也不说,整个人看起来都不对劲。
  “子寒。”见到墨子寒,白明月终于安心,“阿姨她好像不开心,一直不说话。”
  墨子寒走过去,握住她的手,微微用力,无声的向她表达谢意,谢谢她尽心照顾温兰。

  “子寒,你爸呢?”久未出声的温兰突然抬头问他。
  白明月也有点奇怪,温兰出事了,墨子寒直接让她过来照顾她,却不见墨家其他人出现。
  她还以为是墨潇然重病住院,一时顾不上的原故。
  可墨子寒他爸爸到底是温兰的丈夫,妻子住院,他没道理不来看看。何况,她去过海景别墅几次,见到他们夫妻,他们之间的感情看起来还不错。
  墨子寒脸色难看起来,身形微颤,嗓音嘶哑,一字一句:“丨警丨察带走了他。”
  他看着母亲的眼睛,面色紧绷,仿佛在压抑着什么,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然而,垂在身侧的两只手,都不可抑制的颤抖着。
  白明月瞪大了眼睛,惊诧的望着他。
  温兰眼里有泪,苍白着脸,却还是抱着一线希望,颤声问他:“丨警丨察为什么抓他?”
  “蓄意纵火,涉嫌谋杀。”墨子寒一字一句,缓缓吐出八个字,漆黑的眸子,犹如化不开的重墨,沉甸甸的,看在眼里,压在心头,沉重的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
  白明月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就像挨了一记闷棍,脸色顿时刷白,难以置信:“怎么、会?”
  温兰终于忍不住,掉下泪来,掩面而泣。
  原来是这样,原来丈夫突然之间的殷勤热情,事先准备好的烛光晚餐,背后的目的竟然是……她早就知道,他心里有鬼。却怎么也想不到,他居然狠毒到想要她的命。
  墨子寒眼里满是痛苦,向来冷峻的表情,就像皴裂一般,出现裂痕,再也无法冷静自持,强烈的恨与痛,笼罩了他。

  “子寒。”白明月心痛的看着墨子寒,张了张嘴,叫出了他的名字,却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胸口堵得厉害,仿佛感受到他的痛苦一般,眼泪刷的流下来,莫明的心酸。
  温兰之所以吸入浓烟差点窒息而死,是墨子寒的爸爸故意放的火?
  他居然想要害死自己的妻子?白明月难以相信,呆站着愣愣的望着那对困兽一般满含伤痛的母子,久久说不出来话来。
  “妈。”墨子寒却松开她,抱住哭泣的母亲,沉声安抚她:“别哭,别怕,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温兰满脸都是泪水,仿佛被抽走了全身的力气,她软软的靠在儿子的臂弯,失神一般,喃喃着:“我知道,我看到他和徐娇柔在一起的时候,我就知道的。”
  她含泪看向墨子寒,痛苦万分:“我知道,他变了心。我知道,他对我没有感情了,所以他才会对你也这么冷淡,因为你是我生的,可我万万没有想到他会狠心到这个地步。”
  “别说了,妈。”墨子寒轻声安抚着她,他的痛苦,不会比母亲少半分,像受伤的小兽一样,独自舔舐着自己的伤痛。

  温兰却像没有听到一样,眼泪滚滚而下,仿佛要将一生的眼泪都流尽,一个劲的自言自语。
  “……他怎么能这么狠心呢,我们这么多年的夫妻,难道就没有一点感情吗?他和别的女人有了孩子,我再委屈再难过也帮着他把孩子带大,难道他就没有过一丝感激吗?”
  “够了。”墨子寒忍不住,低吼一声同,仿佛无法忍受:“别再说了。”
  温兰吃了一惊,愣愣的看着儿子,一颗心就像刀剐着一样,泪水流得更急。
  “子寒,你别这样,你会吓到阿姨的。”白明月擦着眼泪,忍不住上前劝他。

  “滚开。”墨子寒一把挥开她,瞳眸暴睁,指着门口,冲着她厉喝:“出去——”
  “子寒,你……”白明月被他挥开,后退了几步才站稳,不知所措的看着他,满含伤痛,已是红了眼睛,泪光点点。
  “墨少,怎么了?”苏哲听到声音不对,忍不住推门而入,惊慌的问他。
  “滚出去——”墨子寒骤然盯住他,大吼一声。
  白明月深深的看他一眼,掉头向门口走去,将苏哲也一并拉了出去。
  “你们、刚才说了什么?”苏哲问白明月,担心的问她。

  白明月红着眼摇了摇头,坐在病房外走廊的长椅上,一言不发。她到现在,都无法相信,墨子寒的爸爸居然要伤害他的妈妈。
  “那个男人,不配当人丈夫,更不配当一个父亲。从现在开始,我也不再是他的儿子,妈,别再惦记他。”
  墨子寒沉了沉怒火,紧紧抓住温兰的肩膀,再次强调:“妈,求你别再惦记他。”
  温兰心如刀割,泪水滚滚而下,模糊了视线,仿佛什么都看不见。大脑一阵一阵的钝痛着,痛得没了感觉,仿佛什么也听不见。
  她满脸都是泪水,一个劲的摇头,几乎崩溃:“我不相信,他不会这么狠心,我不相信,他不会这么狠心,不会的,不会的……”

  “妈。”墨子寒紧紧的抱住她,眼里满是心疼,夹杂着深深的痛苦。终于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崩溃的母亲,只能陪着她,一起承受。
  许久,温兰哭累了,疲惫的昏睡过去,墨子寒沉默的服侍着她睡下,缓缓走出病房。
  “墨少。”苏哲见他出来,叫了他一声,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你回去吧。”墨子寒疲倦的看着他,眼里布满血丝,不过一天的功夫,他整个人仿佛沧桑了许多,眉宇间尽是化不开的悲凉,看的人心惊。
  “公司的事情,这两天就交给你处理。”许久,墨子寒缓缓的开口,声音嘶哑的厉害。

  苏哲点头,“好。”
  复又沉默,久久无话,看向白明月。
  白明月会意,冲他点头:“我会照顾好他们。苏哲,你就先回去吧,公司的事情还需要人打理。”
  “墨少和夫人,就辛苦你照顾了。”苏哲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之时,伸手按住墨子寒的肩,沉了力道,“墨少,公司还需要你早点回去主持大局,我们……等着你回来。”
  等着你早点振作起来,回到公司。除此之外,苏哲也没有别的话可说,也无法可想。
  墨子寒沉默着,一言不发。
  苏哲收回手,暗自叹息,没再说什么,正要走开。
  “苏哲。”墨子寒突然低声叫住他,“刚才,我很抱歉。”
  他是把满腔的怒火和悲愤,通通都发泄在那一声怒吼中,发泄在苏哲身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