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24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她的小手去拿他手里的枪时,他好像又突然回归地面,惶惶地盯着她:“你骗我!”
  叫他怎么去相信她?她的所有行为都不是爱他的啊……
  “你想骗我不杀北堂枫,你想偷偷拿走手枪!”
  “我只是不想这把枪再走火伤到谁——把枪放下求你了!”
  薄夜渊像一个被骗了太多次的孩子,还是那惶惶的样子:“你如果真的爱我,当初为什么选了匕首?”
  “我只是想赶走你,没想刺你的……是你自己倒了下来……”黎七羽思及那次是噩梦。
  薄夜渊怪异地看着她,不知道她话里的真假。他当初以为,她拿起匕首是她的选择了,她刺了他一下浅浅的,已经如同刺到了他心口,他痛得发狂,索性沉到底,让她刺穿他,死了心口不会那么疼了。
  薄夜渊攥紧了她的肩头:“你真的爱我,为什么要离开我嫁给北堂枫?”
  黎七羽的嘴痛苦地张了张,她被烫坏的唇裂开,却说不出一句话。她的表情那么痛苦,像有千言万语的痛苦却不能言说。
  她的灵魂背负了太多的痛……然而薄夜渊什么都不知道。
  “你编不出话说了?快说啊……我宁愿你有谎言骗我,让我相信你是爱我的!”他多想去信她,他紧紧把她抱紧怀里,双臂箍得她喘不过气。
  黎七羽陷入巨大的苦痛和挣扎,她如果说了一切苦都白受了,全都功亏一篑。
  “说啊——说!”她连个可信的解释都没有,发生的种种,哪一件事可以证明她的爱?

  “我爱你……”她的泪水流进嘴里,刺得伤口发疼,“你说过,我只要说爱你,你会停止脾气暴躁,你不会冲动。是不是?”
  薄夜渊的眼里慢慢涌起迷雾般的失望:“原来你把这句话当作咒语,企图控制我。”
  “不是——”
  他捧起她娇小的脸,热气喷在她脸,“什么都是假的,只有骗子是真的。”
  他宁愿他是个三岁的孩子,没有脑子或是个弱智,她说什么他都信,不会这样纠结地苦痛。
  “……即便是谎言,我也应该很开心。”薄夜渊低低地说,亲吻她睫毛的泪痕,“我终于听到了我最想听的话……”
  可他现在的开心夹着海啸般的悲恸!有多开心有多痛!
  如果不是因为在北堂山庄,她不是为了救北堂枫……她说这句话他都不奢望真假,会狠狠把她抱在怀里当做真的,骗自己一万遍是真的!
  偏偏……在最痛的时候给了他一颗糖。很甜很甜,吞下去之后才发现,这糖里裹冰渣。
  是为了北堂枫才哄我开心的吗?
  他痛得颤抖地挽唇,忽然黎七羽踮起脚,吻了他的唇瓣。
  薄夜渊英俊的身形又僵住了,头微微垂着,背脊却打得笔直。
  黎七羽踮着脚,颤颤吻住他的唇瓣……看到他脸那笑得疼痛的脸,她像五脏六腑都被撕碎了。
  薄夜渊……我其实有很多方法证明我爱你……可是我什么都不能说。
  喷泉池里有她所有的告白和真相,那是她不能言说的秘密。
  我爱你,却不能跟你在一起……
  “对不起……”黎七羽边吻边哽咽,“我对我以前…对你的伤害……都道歉……对不起……”
  像一只怯懦的小猫,一点点轻啄地吻他。
  薄夜渊脑子放空,在她的吻里一点点被柔化,猛地箍住她的腰按在胸膛,狠狠地反吻住她的唇。
  明知道这是她的美人计,他毫无抵抗之力……

  炙狂的吻卷着她舌密密麻麻的烫泡,薄夜渊扔掉了手枪,带血的手无意识从她的领口探进去。
  她说爱他,可那晚他占有她,她的反应那么激烈,碰都不肯让她碰一下。
  “黎七羽……我要你。”
  沙哑的唇抵贴着他的,他的情浴汹涌而出。
  “不行!”黎七羽按住他的手。
  “呵……你说爱我,那用行动证明。用你身体的迎合,来告诉我你有多爱!”薄夜渊狠狠鄙视他,“在北堂枫的面前,我要他亲眼看着,你是怎么爱我的。”
  黎七羽剧烈摇头,想要从他的怀抱里脱离。
  先不说凌燃随时可能过来,在北堂枫面前她做不到!

  “怕什么,你是为了救他的命,他不会怪你。等他醒来说不定还感谢有个牺牲身体去保护他的妻子。”薄夜渊讥讽地笑,撇过脸盯着北堂枫,“黎七羽,我只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否则我拿了他这条狗命。”
  床英俊如雪的男人一直沉稳,可在听到这句话后,眼里终于挑起愤怒。
  薄夜渊残酷地笑了:“北堂枫,你怒了。”
  北堂枫眼底的火意汹涌,想要起身,肌肉用力却无法动弹。
  “来,”薄夜渊单手解着衣扣,坐在床沿,“我看看你能有多爱。”

  黎七羽颤栗地闭眼:“你说过的——你说我只要说爱你,你会听我的……”
  “我要的是你爱我,而不是嘴里一句震慑我的咒语!你没有爱我的心,这句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失去了价值!”
  “我有……我的心里都是你。”
  黎七羽痛苦地蹲下身,他们遭遇信任危机谁也不信谁的。那个夜晚残忍的薄夜渊和现在如出一辙,坐在沙发朝她勾着手指,叫她:来,黎七羽,想要我过来拿。
  她过不去心里的阴影,更别提要在外人面前旖旎。
  可薄夜渊残戾的嗓音在催促她:“我再给你三分钟,这次你选错了别怪我。”
  “我办不到……”
  “再说一遍!”
  “我从来没有主动过……”
  “那晚你主动得很好。”薄夜渊抓起北堂枫的头发,狠狠地往床头撞。
  一下、两下、三下……毫无力气的北堂枫任由他摆布。
  “薄夜渊——你给我住手!”
  四下、五下……北堂枫的头部本来脆弱,是个伤患,何况薄夜渊下的力道极大。怕再撞几下给打死了。
  “我答应……我答应你。”她浑身的血液都是冰冷的,睁开迷雾的眼看着他。

  薄夜渊蓦然松了手,捏起北堂枫的下颌:“听见没有,你未婚妻说爱我,还答应跟我**。”
  北堂枫眉头紧紧蹩起,满脸都是痛苦状,不知道是心脏的痛,还是头部受伤的痛……
  “她本来是我的,”薄夜渊恨不得一掌掐碎了他的颚骨,“我不过是把我的女人拿回去!”
  黎七羽蹲在那里,看着薄夜渊冷酷无情的样子,他更像是报复。

  也许他曾经真的爱过她,才会这样放不下地纠缠不舍……
  但是爱已经死了,只剩下破碎的尊严,薄夜渊要把在她这里碾碎的骄傲,一片一片拿回去,是不是?他曾经那样爱过她,除非她也爱他,爱到无法自拔,他是没办法心理平衡的。
  黎七羽想起自己刚重生后,得知个人格的自己那么爱过,却又那么悲惨时,她也有过那种心态——
  希望薄夜渊爱她,她在狠狠地碾碎扔弃。
  日期:2017-12-21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