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23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舍不得你死,全天下的人都可以死了,我不会让你死的。”薄夜渊坐在那里玩弄着手里的针管,“还打不打?不打我。”
  黎七羽狠狠地将针管摔碎在地:“北堂枫救过我的命,我下不了手。”
  算是叶之璐,她也下不去手。除非是那些原本该死的人!
  薄夜渊眼里风起云涌,从沙发起身,像黑暗恶魔张开蝙蝠的羽翼。
  下一秒,他的眼瞳怔然,黎七羽抽出手枪指着自己的头颅——
  他这才发现,放在胸口的那把消音枪,她趁着靠在他身的时候拿走了。她还真是做得没有一点声息,他毫不知情!
  黎七羽的手指扣着扳手,她死了更好,另一个七羽也不会活下来继续纠缠!

  薄夜渊眼神紧缩,却是诡异地咧起红唇笑了:“你死了,我们三个照样一起死,你不会孤单。”
  “……”
  “七羽该死的不是你,是我……”他眼里是毁灭的痴狂。
  黎七羽手心发汗,猛地将手枪对着薄夜渊:“别过来,否则我开枪了!”

  “这对了,枪口应该对着我。”薄夜渊炙狂地笑,“深情若是死罪,我愿挫骨扬灰。”
  他真的疯了,整个状态像被死神附体……
  黎七羽知道他是认真的,算她死了,他也要杀了北堂枫。她只好那枪对着他,他不会找死,所以他一定会走!
  “薄夜渊……这都是你逼我,是你逼我的……”黎七羽眼泪滚出雾气,颤抖不止,她求死不能,他开心了?!
  忽然薄夜渊身体一僵,一颗子丨弹丨击他。他悲戚狂肆的笑容也僵凝了。
  黎七羽发空地盯着手里的枪,心脏像穿了孔。怎么会……???!!!
  手里的枪还在冒着淡淡的青烟……
  她看着薄夜渊流血的伤口,猝然松手,枪落在地。
  薄夜渊僵硬地矗立,诡谲的眼神盯着她,每一个字都从心底深处发出:“黎七羽……你对我开枪?”
  为了北堂枫,她举枪相向,还要杀他!
  “不是我……”她低声说,“是枪走火了……”
  她只是吓唬吓唬薄夜渊,想赶他走而已。他突然变得这么可怕,她连死都威慑不了他,她只是想赶他走。不是有意开枪的。
  虽然没用打要害,只伤到他胳膊,惊险地擦过去,可鲜血立马浸染了他的衣袖。
  薄夜渊抬手捂了伤口,那一枪已经是打在他心,痛的感觉她用匕首捅他更甚。她杀他第二次!而这次是为北堂枫!
  “夜渊哥哥,你没事吧!”薄绯儿惊恐地冲过来,“流了好多血啊!”
  “薄夜渊,真的不是我开的枪,是枪走火了!”
  “你拿着枪指着自己脑袋的时候不走火,一对着夜渊哥哥走火,走火得真他妈~的巧!”薄绯儿落井下石道,“你是想杀人,但你瞄不准打歪了,怕夜渊哥哥追究撒谎!”
  薄夜渊按着伤处的五指溢出血来……明明伤势不重,他全身下受的伤多了,被子丨弹丨擦一下他却觉得是从未有过的痛彻心扉。他宁愿这一枪没有打偏,他死在她手里她会不会记得他!他也不会心痛了!
  “夜渊哥哥,你现在需要医生。”
  “滚开——”薄夜渊攥着薄绯儿的手是一掀,所有的怒意都发泄到她身,这一掀超级用力,薄绯儿撞出去,后脑勺撞到硬物剧烈一疼晕了过去。

  黎七羽反应过来,立即拿起一圈绷带过来,还没凑近被薄夜渊攥住她的手丢开:“他北堂枫用过的东西都脏——”
  黎七羽怔了一下,扯住裙裾用力撕不开,摘下腰带往他的手臂缠去,她的手指一直在发抖,无法想象刚刚那一枪要是打在他身怎么办,他死在她面前怎么办!
  薄夜渊捏起她的下颌,看到她流泪的眼睛,他疼得鲜血淋漓的心口才好过一些。
  “我没死成,怕我报复你,吓哭了?”他才不信她会为他心疼掉泪!昨晚他跪在她面前,膝盖是玻璃渣,一整夜也挽留不下她。
  “薄夜渊我求求你……别在这里闹,你马去看医生……”黎七羽的眼泪掉的更汹,几乎要脱口而出小七夜的存在。可是怎么办呢,北堂枫躺在床看着听着,房间也装设着监控器。
  她和薄夜渊的问题,又岂止是隔着一个北堂枫和小七夜……打不开的死结了。
  “我以前报复过你,我知道你恨我,要我怎样你才肯放过我?我以为我死了可以结束,可你也不肯放过……”

  “你问问你自己你何曾放过我?!”薄夜渊看着她的泪,那滚烫喷涌的热泪像丨硫丨酸腐蚀着他的心。她给了他一枪,他什么都还没做她倒是先哭了,她委屈了……
  他一只手沾着鲜血,只能艰难地抬起另一只枪的胳膊,去给她拭泪。
  每个动作都牵扯到他的伤口疼痛,他擦着她眼角的泪,又有流下来……
  “为什么……”他沙哑地凝问,“你真的想要我死?”

  黎七羽重重摇头:“真的是枪走火了!”
  那么巧,她拿枪指着他才不过几十秒钟,这么短的时间内不早不晚地走火,薄夜渊真的难以相信。再说,她本来有杀过他的前科。
  “我不怪你……”他重重地说,“我这条命本来是你的,你想要,随时可以拿走了。所以别哭,我不会拿你怎么样。”
  他不会给她补一枪,也不会对她拳打脚踢。
  “但北堂枫……要替你受这一枪。”薄夜渊弯下腰,带血的手捡起拿把枪,“计划改了,他配不使用死亡之药,一枪让他归西好不好?”
  “不好——”黎七羽猛然扑过去,从身后紧紧抱住他,“要怎样你才会住手?!”
  “怎样都不会住手,他这条命我今天拿定了。”薄夜渊面无表情,枪口对着北堂枫,那个英俊冷厉的男人躺在床,一直是沉静如雪的目光,临死了他的眼神还是傲然的冷淡。
  “薄夜渊——我爱你——”
  薄夜渊正在扣枪的手一顿,眼眸里像闪过雷电。
  “我爱你,我爱你啊薄夜渊。”黎七羽流泪的脸贴在他的背脊,“我爱你,所以怎么会舍得开枪打你,我爱你,舍不得你痛一点点,更害怕你死了……”
  她一个字一个字沙哑,到最后微弱到极近不可闻。
  薄夜渊僵凝的回旋身子,紧紧盯着她,胸口剧烈起伏像他才是有心脏病的患者:“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爱你。”黎七羽泪眼朦胧,双手紧紧揪扯住他的袖子,边说边掉泪,“枪真的不是我打的,我发誓。我只是想吓吓你,赶你走,我舍不得打死你的……”

  薄夜渊以为有生之年都等不到黎七羽对他表白,做梦都想不到她会对他说“我爱你”。
  他的脑子懵了,耳鸣目眩,浑身的血液逆流快站不住脚。
  黎七羽说爱他……
  “薄夜渊,你走好不好?”黎七羽泪眼模糊地看着他英俊的面容,“你不能在这里待太久的。”
  薄夜渊脑子充血,反反复复只有那些话:“你再说几次,你说你爱我?”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薄夜渊我爱你……”黎七羽脸颊一点点憋红了,以为这辈子都张不开口对他说的,情急之下她脑子空白说了出来。
  薄夜渊挽起唇笑了,笑得眼角发湿,他觉得失去的天下都拿回来了因为她说爱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