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22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薄夜渊进来他看到了,但北堂枫漠视得不屑一顾,仿佛不曾把他放在眼里。
  两个天子骄子的男人,从来不把彼此放在眼里过,都傲然——
  薄夜渊放开黎七羽,附身捏起了北堂枫的下颌:“你现在不过是一条死狗了,还在我面前傲什么?”
  “薄夜渊,动他对你没有好处!”黎七羽冲去拽他的胳膊。

  薄夜渊像石头一样巍然不动,冷厉地笑:“当年你是我的手下败将,我真后悔那一刀怎么偏移了,怎么没有一次把你的心脏捅穿。”
  而那一刀刺过去的时候,北堂枫被人保护了,刀刃的尖只划过他的眼皮。
  “你活的太久,早该死了!”薄夜渊是撒旦般的狠戾。
  北堂枫微微眯眼,眼底似乎是含着嘲笑的光,虽然说不出话,他却在讽刺的笑着般:输了全天下不要紧,只要黎七羽是我的,那你才是手下败将。
  “放开我——”黎七羽大喊的声音传来,“来人——”
  下一秒她的唇被捂住了,呜呜地挣扎。
  薄夜渊回过头,见黎七羽试图闯出房间去找救援,被他的人钳制住。
  薄夜渊心痛得快碎了,她一直在想办法帮北堂枫,她越是这样他越要痛下杀手。跟北堂枫的新仇旧恨太多,这笔账早该算清楚!
  “北堂,今天是你的死期。”薄夜渊站直身子,将所有的管道全部拔掉,关掉心电仪,打碎了输液瓶,让一切治疗进行终止。
  然后,薄夜渊走到玄关口,提起一只医药箱。
  “七羽,你很聪明,现在能不能救他看你的态度。如果你再挣扎喊叫,我只能立刻杀了他。”薄夜渊提着医药箱过来,将她的腰肢圈进了怀里。
  保镖立即放手,得到自由的黎七羽是一个耳光重重摔在薄夜渊的脸!

  他疯了,像被控的魔鬼。
  “再打。”
  黎七羽又是一个耳光,震的她的巴掌发疼,想要把他打醒。
  “再打,打啊……”薄夜渊挑起唇,冷笑的脸接受她连打了五个巴掌,每一个巴掌下来都是打在他心,他阴森地说,“我都会在北堂枫身加倍要回来。”
  黎七羽一怔,手高高停在半空。
  薄夜渊心里涌起可怖的绝望,一提到北堂枫她不打了。怎么不继续打?为什么不打!!!!

  抬起一脚,狠狠地把旁边的立式衣架踹得飞起,那么重的实木衣架落地……
  薄夜渊的脚趾头被踹出了血,生疼,他的脸露出痛苦,痛的是他的心啊。
  薄绯儿被今天的薄夜渊吓坏了,一开始进来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情,可是越来越越害怕,听到要杀北堂枫她知道事情大条了想要阻止,却又被薄夜渊杀人的模样吓得不敢动。
  别说薄绯儿吓到了,黎七羽也被震撼住,薄夜渊完全不要命,不惜一切代价不顾后果地疯狂!
  薄夜渊想起企鹅的“黑白嫉妒症”,他患的是嫉妒病!
  是嫉妒让他狂躁不安,一颗心被嫉恨填满……
  搂着黎七羽到沙发前,医药箱重重地擂放到茶几,他圈她在怀里,按着她坐在他的双腿之间,像最旖旎的情人亲吻她的耳垂,一只手弹开医药箱的盒盖:“七羽,这里有两种针剂,你看到了么?”
  一瓶淡蓝色液体的,一瓶白色透明液体的,两支大针管分别放在药瓶边。
  “蓝色的是永久沉眠,白色的是死亡。”他嘴角勾起残酷,“你选。”
  黎七羽心脏抽动,又让她选。当初的匕首她选错了,可重来一次她也只能那样选。现在她让她选,两样她都不希望!
  北堂枫如果永久沉眠,那她一辈子都找不出小七夜,下落只有他知道!
  可如果北堂枫死亡了,他入殡的那天,小七夜会陪葬。

  当初北堂枫说过,如果他意外猝死,太孤单了,让孩子下去陪他。否则那一年里黎七羽有无数杀他的机会,为什么从没有动过心思?
  当然,经历过墓园大爆炸,她也不希望北堂枫会死。
  “薄夜渊,你不要命了?杀了北堂枫你也会死!”薄夜渊必须受到流贵族法律的制裁。这世界算是王族贵异,也有法治!薄夜渊会断头台的!
  薄夜渊握起她的手,眷恋地亲吻道:“那得看你的选择了,如果他只是永久沉眠,他不会死,我也活着。如果他死了,没有了你我还要命干什么!”
  “薄夜渊——”
  “我只给你三分钟想,过时不候。不选择我用死亡之药了。”薄夜渊拿起针管,将白色药水注入进去,“我不会浪费时间等人来救援他。”
  黎七羽慌乱得一片空白,薄夜渊要做的事拦不住的。如果让北堂枫只是沉眠,还能再医治,还可以再醒来。可是死亡的话什么都没有了。
  “三分钟时间到了,想得怎么样?”药水已经注好,针头向,射出一些药水。
  薄夜渊玩味地笑着,要起身。
  “我——选永久沉眠。”
  “自己药,给他注进去。”薄夜渊俊逸的脸是一片刚鸷,长指温柔梳理着她的发,“除非你亲手送他去黑暗的深渊,我放了他的狗命!”
  黎七羽身体踉跄了一下,倒贴在他怀里。让她亲自动手?怎么可以做得到!

  “像你给我注射麻药一样,你手脚娴熟。对你不困难!”
  北堂枫清淡地躺在床,他的眼神从始至终望着她。整个过程他的意识力是清醒的,什么都听见了,全都知道!
  保镖单手拿着DV,镜头对着黎七羽。
  黎七羽的红唇挽起,魇丽地笑了——
  如果她亲手给北堂枫注药,让他长睡不醒,只要放出视频整个北堂家族的人都知道是她害的。她会变成北堂家族驱逐和通缉的对象。除非逃到薄夜渊的势力范围,只有薄家有实力抗衡,再没人能保护得了她的周全!
  他在断她的所有后路!

  黎七羽知道,这一针下去,更是无止境的恶性循环。打不打,她都穷途末路,既然如此,争端是由她引起是不是由她结束?!
  黎七羽颤抖的手拿起针管,注射药水的过程一直在发抖。
  薄夜渊掬起她的长发,眷恋地亲吻着,顺着发丝往下吻,一直到她的耳边:“七羽,你浑身都在发抖。你很怕?”
  黎七羽克制不住地颤抖,她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抖。
  “给我注药、捅刀子的时候,你哪一次犹疑过?更没看到你怕成这样……”薄夜渊越想越妒从来,狠狠地缠绕着她的头发在手指,“好好给他注射,一滴也别漏了!”
  黎七羽苦笑道:“薄夜渊……这样做你真的会满意的话,我会照办”
  她已经决定打在自己身,沉睡一辈子,可也许醒来的是另一个七羽!
  “如果你注射给自己。”薄夜渊坐在沙发靠手,冷冷凝视着她的背影,仿佛洞悉一切,“这死亡之药我和北堂对半分了。半管给他,半管给我。”
  黎七羽想假装给北堂枫注药的时候,快速注射给自己。等薄夜渊跑来阻止的时候,她已经注完了。
  谁知道,他早料到了……
  黎七羽攥紧了针管,厉声喊道:“你真要逼我去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