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199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脚必杀。
  感谢这清楼的门真大,给我施展的舞台。
  回头看火哥,火哥对我挑了挑大拇指,弯腰,捡起棒球棒。向我扔过来,我接过,抡圆了,一道完美轨迹,结结实实打在冲着我迎面而来一少年腰上,直接把他打在一旁。
  我承认,我用力了,这个时候,你不搏不行,这群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就是狼崽子,特别的恨,冲动,不管不顾,给他们一把刀就敢上街去杀人,要让他们怕,要让他们服,就要比他们还恨。
  脚下还有一根棒球棒,我一踢,踢了回去,正好滚在火哥脚下,火哥都没有弯腰,直接脚尖一弯,向上一勾,将棒球棒勾起来,大手抓住。
  我们相视一笑,刚刚那一连串的动作都在电光火石之间,短短十几秒,干翻三个人,这配合默契程度超乎我的想象。
  “小秦,跟上,杀他个七进七出。”

  我左,火哥右,秦凯在后头。
  向前杀去。
  秦凯不用担心,他应该有自保能力,加上我和火哥承担了大部分火力。
  剩下那些人一看,那还了得,三个人就敢这么牛逼,这么多人干不过那多丢脸,都是小年轻,咋咋呼呼便冲过来了。
  说实话,他们打仗真的没有什么章法,几个人一起冲过来。施展不开,有误伤的可能,况且这是室内,还有家具什么的,给我们躲闪提供了方便,况且我们这边,火哥是打架的好手,他年级比我大,打架经验丰富,尤其有不少小阴招,看到那些小年轻被阴,我都觉得疼,我也不弱,一定的身体素质。加上岛上学到的格斗技艺,还有读心,好几方面相加,虽然没有很惊人的战斗力,好在比较平衡,发挥很稳定。

  秦凯是惊喜,他很敏锐。也很机灵,从地上捡起来棒球棒,扔出去,往往有奇效,不仅仅限于棒球棒,还有凳子什么的。
  打着打着,对方人越来越少,那个穿着中山装眼神锐利的人转身往外走去,剩下的小猫两三只猛冲过来。
  不过,大势已去,无力翻天。
  看着一地躺在地上呻吟的小年轻,心里莫名的有一股畅快感,仿佛被打通了任督二脉,神功大成。
  “兄弟,痛快!”火哥把棒球棒扔在了地上。

  我点点头,说:“是够痛快的了。”
  刚刚冲出去那一刻,血液沸腾,无法自抑,况且打翻了这么多人,那种满足感不亚于跟女人上床,只不过。床上是征服女人,这里,是征服击垮敌人。
  可是很快我们就傻逼了。
  刚刚我们打架的地方是个小厅,小厅通向各个房间,各个房间是那风流快活的幽静之处,离开这里,往外走,发现外间的庭院里好多人,况且这些人不是刚刚那些小年轻,而是壮汉,出现在卫弘文身边的那种人。

  火哥不由的苦笑一声,说:“兄弟,咱们他妈的栽了。”
  我也苦笑了一下,卫老三,在我身上下的本钱太大了吧!
  所以,他到底要的是什么?
  我从来不认为我是个人物,尤其是跟曾茂才卫老三这样的人比,我是渺小的,微不住道的,放在人群被漠视的,可是,这样的我,让卫老三搞出了这么大的阵仗,可能也是我自作多情,卫老三也可能是为火哥来的,但是,刚刚那个穿着中山装的男人一直死死的盯着我,让我觉得他在意的其实是我。
  那么为什么卫老三这样对我,他跟曾茂才不一样,他并不知道我的异常,我的特殊能力,所以,我在他眼里就是个屁。
  虽然可以解释。他跟曾茂才有旧怨,他知道曾茂才特别特别的看中我,所以想要跟我做朋友,想要跟曾茂才一较高下,这样想合理,有这个可能。因为越有钱乐趣便越少,他们脑子里面只想争,只想赢,卫老三赢了曾茂才,他会觉得特别满足,他们之间的仇越大。便越满足。
  可是我隐隐觉得其中还是有什么我并不知道的情况,这未知的状况左右着卫老三的决定。
  我猜不到,只能说卫老三疯了,无愧于他卫疯子之名。
  中山装冷眼看着我们,说:“还要打吗?”
  火哥冷笑一声,说:“打啊。老子从没怕过。”
  中山装阴笑一下,说:“你是没怕过,可你身边那两个,你有没有为他们想过,打起来,拳脚不长眼,死了残了都是意外,这你要考虑考虑清楚。”
  真是肆无忌惮的一批人,看中山装的态度,我知道他不怕死人,死了有什么,随便找个小混混顶罪就好了,卫老三的关系也很硬,没什么摆不平的。
  火哥的心让我听到了。
  “我他妈的没所谓,但是董宁和秦凯他们两个不能出什么事,这地方是我找的,结果出了事,我他妈的不是人啊!草,服软就服软吧,老子真他妈的憋屈,回去,绝对好好补偿董宁和秦凯。”
  火哥一下熄了火,他是个骄傲的人,但同时是个可以为朋友死的人,心不错,没什么弯弯道道,但有时候傻,说好听点叫坚持。
  “你想怎么样?划个道吧。”

  火哥大声的说,不过实际上已经服软,放弃了抵抗。
  中山装说:“我家三爷要董宁。”
  说着。他指了指我。
  这一指指过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望过来,压力可想而知,不过,尚好,我心里已经有预感。卫老三要找我谈谈。
  火哥一愣,说:“卫老三找董宁干什么?”
  这句话闯了祸,视线全部集聚在火哥的身上,想想也是,这都是卫老三的人,虽然都叫卫家三爷为卫老三,可是在他的手下面前,这样叫太不妥。
  一时间,风潇潇兮易水寒,满庭肃杀。
  我怕这里面出什么事,我也对不起火哥和秦凯,况且跟卫老三终须一见。我往前买了一步,说:“卫三爷在哪?我去。”

  中山装对我轻轻点点头,似乎满意我的态度,他要的就是我恭恭敬敬,这样会让他有面子,人都是这样,他说:“来,跟我走。”
  我往前走,火哥和秦凯自然也跟着去,走到了中山装身边,中山装转身,在前面带路。我跟在后面,可是火哥和秦凯却被拦住了,那些人目光很冷,行动统一。
  火哥怒了,说:“他妈的什么意思?”
  中山装说:“三爷见的是董宁,不是你。你老实在这里呆着,费什么话。”
  火哥说:“那我可不放心,董宁要是被你们害了呢,我要跟着去。”
  火哥坚持着,寸步不让。

  中山装冷笑一声,说:“我们害了他又怎么样?你能阻止的了吗?”
  火哥一愣,血气上涌,骂道:“你他妈的!”
  可是,事实是还真的阻止不了,这个局,我们已经踏进来了,便没有了自由。对方这么多人,我们只能任人宰割。
  我说:“火哥,我没事,你们在这里等我。”
  转头我对中山装说:“别为难他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