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狠事-记录大江南北狠人狠事,你我身边的江湖!》
第175节

作者: 三分江湖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1-10 19:08:00
  第157章:洗牌
  一想到这里,楚震东忽然一骨碌就爬了起来,对帐篷外面喊道:“端午,你进来!”
  许端午和小兄弟几个正在外面商议着怎么办呢,楚震东一喊,转身走进了帐篷,其余兄弟四个也跟到了帐篷门口,没外人,楚震东就直接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这个想法,第一个就得到了王朗的赞同,楚震东一说完,王朗就一拍手道:“这就对了!就是一个干,全弄了不就行了!”
  黑皮老六和金牙旭、王建军也全都赞成,他们一向都不喜欢绕来绕去的,这回来老山,实际上已经憋很久了。
  许端午却摇了摇头,来了一句:“我不同意,我总觉得,这里面不对劲!”
  楚震东一愣,脱口而出道:“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许端午看了一眼楚震东,苦笑道:“我要是能说得出来,会等到现在吗?只是一个感觉,反正就是很不好,感觉好像被套住了,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进的套。”
  王朗骂道:“操!我还感觉天要塌了呢!不废话嘛!我们哥几个有什么时候对劲过?”
  许端午又看了一眼王朗道:“这回真不一样,你们想想,石景为什么会死了?你们别忘了,石景可是王庆魁的一员大将,王庆魁不点头,石景能死在泽城?总之要说这里面没有王庆魁的事,我不相信。”
  楚震东一愣,脱口而出道:“你的意思,是王庆魁暗中使坏,弄死了石景?这对他可没什么好处啊!谁不知道石景对他忠心不二,就算石景被建军打败了,也不至于弄死他吧!”

  许端午点头道:“这就是我觉得不对劲的地方,给你是王庆魁,你会不会弄死石景?肯定不会,可石景现在确实死了,这事假不了,泽城的混子下的手,没法做假,我总觉得,有些事情,是针对我们几个的,但就是想不通透。”
  说到这里,又抬手指了指外面,继续说道:“还有这些人,我们离开的时候,还好好的,我们就去石景灵堂上柱香的功夫,六十个人全都走了,一个都不剩,如果说是他们自主走的,我绝对不相信。”
  楚震东双目一亮,说道:“你认为,有人在背后搞我们?”
  许端午露出一丝犹豫的神色来,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才说道:“看着像,但又没证据,我也不能确定,但我可以确定的是,我们好像一直被人操纵着,一切都在向这个人设想的方向发展,如果我们这个时候对王庆魁下手,搞不好就中了他的圈套。”
  要不说为什么一个成功的团队之中,必须要有一个军师呢!许端午也许在大方向上,没有楚震东把握的那么好,可许端午的脑子,绝对够用!
  楚震东的眉头也皱了起来,许端午虽然没有明说,可楚震东已经猜道了许端午指的是谁,在老山,除了王庆魁,还能操纵这一切的人,只有一个孙明亮!
  如果说这一切都是孙明亮在操纵,那孙明亮图的是什么?凡事总会有一个目的,难道说,孙明亮想夺老山的老大位置?似乎只有这个解释,才能行得通,可孙明亮和王庆魁,几乎是一体的,孙明亮好像也没有必要这么做,这倒把楚震东给难住了。
  所以楚震东决定,自己亲自回一趟泽城,去向码头宋请教,自己等人或许看不出来,可码头宋一定能看出点端倪来。
  这一决定了,楚震东立即翻身站了起来,走到外面,抬头看了看天,对许端午道:“端午,孙明亮等人在主持石景的丧事,应该没时间过来这里,你们几个,就在这营地里,哪都不要去,我要回一趟泽城。”
  许端午一点头道:“好!”
  楚震东又对金牙旭一招手道:“旭子,等会天色一黑,你跟我回去,你去找大宝问问清楚石景究竟是怎么死的,我得去码头,搞清楚一些事情之后,连夜赶回来。”
  金牙旭也一点头道:“好!”

  不管在什么情况下,不管楚震东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兄弟们也许会提出疑问,但都会毫无条件的答应,这种强大的聚心力,是楚震东团伙之所以能够在当时众多的团伙之中脱颖而出的重要条件之一。
  几人商议完毕,楚震东就让杨老蔫做了几碗面条,吃完饭,天色也黑了,楚震东和金牙旭骑上二八大杠,一路直奔泽城。
  这段时间,可把金牙旭累不轻,这一来一回两百多里路,可不是好玩的,用金牙旭的话说,就是王建军是拳头上起茧子,他是屁股上起茧子,何况,以前那路,可不是现在的路,也就以前那种二八大杠结实,给现在,别说人受不了,一般的自行车都受不了。
  好在这一次,兄弟两个能轮换着骑,一直到了泽城,金牙旭按楚震东的吩咐,直接去找大宝了,楚震东则去了码头。
  楚震东也不敢大摇大摆的出现在码头上,谁知道码头上有没有王庆魁的眼线,好在楚震东也在码头上呆了几个月,对码头地形熟,当下悄悄的潜到了码头宋的房间门口,先伸手敲了一下门,以免引起误会,里面响起码头宋的声音道:“进来!”

  楚震东一推门,溜了进去,码头宋正坐在椅子上,拿着那把刀在仔细的擦抹,刀身上森森的寒气,逼人心魄。
  码头宋一见楚震东推门进去了,竟然一点也不惊讶,对旁边的椅子一指道:“坐!有糕点,自己吃。”
  楚震东一愣,脱口而出道:“师父,你知道我要来?”
  楚震东为什么有此一问呢?码头宋这个人,从来不吃零食,他的房间里,别说糕点了,除了茶任何能进口都不会有,这次在桌子上却放着一盘糕点,分明是给楚震东准备的,来回奔波一两百里,又是年轻人,是很容易饿的。
  码头宋将刀往桌子上一放,一点头道:“昨夜就等你一夜了,今夜你再不来,明夜我还会再等一夜,三夜过后,我就准备去老山给你们收尸了。”
  楚震东又是一愣道:“师父你知道我为什么来?”
  码头宋的一双眼睛之中,忽然泛起了一丝难以言喻的悲伤,点头说道:“从石景出现在泽城,我就知道,老山那边的情况,已经不是你们能玩得转的了,我虽然自从老山和泽城一战之后,就从来没去过老山,可对老山的情况,却一直都有注意,既然石景这种级别的都已经被抛出来了,就已经足以说明一切了。”
  楚震东一听,就知道自己这趟来对了,看样子,码头宋知道的肯定比自己多。
  果然,码头宋说道:“你今夜来找我,一定是想知道,石景为什么会死,对不对?”
  楚震东一点头道:“不错,这事我一直琢磨不明白,石景是王庆魁的心腹,没有王庆魁的话,谁敢让石景来泽城送死?”
  码头宋脸上那种悲伤的神色更明显了,长长的叹了口气,语气沉重的吐出了两个字:“洗牌!”

  楚震东第三次愣住了,忍不住追问道:“洗牌?”
  码头宋一点头道:“现在的江湖,已经不是我们的江湖了,再也不是谁个人可以控制的了,孩子,如果将来你出头了,一定要记住,要知道顺应时代,而且,千万不要太过招风,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一家独大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正因为这样,我才一直偏安于码头,不惹事,不扩张,这才是明哲保身之道,不然以我码头上的实力,起码吞并半个泽城还是可以的,哪里还会有什么六路神,顶多能剩两三个就不错了。”
  接着码头宋看了一眼楚震东道:“老标子就是不同意洗牌的那一个,可惜啊!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这个道理,王庆魁以前也懂,所以他在老山的第一轮洗牌之中,活了下来,还成了唯一的老大,可这人呐!心总是不足的,王庆魁现在就犯了这个错误,他以为,老山已经尽在他的掌控之下,他可以为所欲为了,可他就忘了,既然人家有捧他上台的实力,就有赶他下台的实力,等到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估计刀已经快架到脖子上了吧!”

  说到这里,又叹息了一声道:“可惜了石景,好一条汉子,被王庆魁当成了牺牲品,下一个,该轮到孙明亮了吧!王庆魁这个小人,为了保住自己的脑袋,一定会不惜一切的。”
  楚震东已经彻底呆住了,他怎么也想不到,那个狮虎一般的男人,竟然也只是一个受人摆布的傀儡!
  码头宋这时又说道:“你们可以回来了,老山这一次的洗牌,就是你们引起的由头,风波一定会闹很大,再呆下去,可能就回不来了。”
  楚震东不由得眉头一皱道:“我们?”
  码头宋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来,点头道:“当然是你们,正因为你们的出现,才挑起了王庆魁吞并泽城的野心,野心太大,一定会引起洗牌,这才是我让你们去老山的真正的目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