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683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恐怕耿帅一伙人都想不到,丨警丨察的动作会这么快。确切地说,他们想到了,但是没有想到中途杀出个李牧来。
  如果李牧没有恰好遇到这件事情,换成另外一个人过路人,那么他会报警,丨警丨察到达现场,勘察现场,并且不会很快知道歹徒的去向。这么折腾过来,歹徒至少有一天的时间转移位置。甚至丨警丨察还不一定能在短时间内查到他们的藏身之处。
  谁能想得到贼人会藏在山顶的废弃雷达站里面。
  所有的变数都是基于李牧这个人闯入了这个事件当中来。
  月光却是越发的好了,可以看得出,天上的云层尽散,月光攒足了往下照,能见度比之前更要好了一些。还是不时有阵阵的山风吹过,带来一丝寒意之后撩动了树叶发出沙沙沙的声音。
  丘陵山地地形,比热带丛林要好很多,起码有路可走。
  李牧站在山丘上,周遭是稀疏的树木,脚下是斑驳的草地,他前面是断崖,黑乎乎的,看不清楚有多深。前方远处,依稀可以看得见连绵的彼此相接的山头的轮廓。

  出乎预料的,李牧竟是盘腿席地坐下,手枪就放在手边,取出香烟来,就那么旁若无人地点了一根。星辰之下,山丘之上,李牧盘腿而坐,抽着烟,看着夜里的原始山林风光。
  小半支烟之后,李牧对着空气说,“累了就上来抽根烟。”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连风都似乎感受到了那股突然而至的杀气,悄无声息地安歇了下去。
  不多时,一只手从断崖下面伸上来,扒在了崖边,紧接着是另一只手,然后一个人爬了上来。
  耿帅背着雷明顿700爬了上来,站在李牧面前,相距不到五米。
  “坐吧。”
  李牧把放在草地上的香烟和打火机扔过去,准确地扔到了耿帅的怀里。耿帅的脸颊跳动了几下,盘腿席地坐下,点上烟。

  认真打量了耿帅,李牧道:“你变了。”
  耿帅用力地抽烟,依然沉默着。
  “老五连,乃至老二营,你是最帅的一个。老天其实很公平,给了石磊很好的家庭环境,但给了他丑陋的面孔和矮身材。”李牧说。
  耿帅依然沉默,默默抽着烟。
  良久,他开口,道,“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我是怎样跟踪过来了,你对这方面没兴趣?”李牧反问。
  耿帅无声冷笑,道,“你嗅着我的味儿了。”
  笑了笑,李牧的白牙在月光下显得更白,他说,“你是我带出来的,这片望不尽的丘陵山地对别人来说充满着凶险,对你来说,和回家一般自在。你是怎么进来的,我就是怎么跟过来的。”
  耿帅面无表情说道:“我知道我比不上你,以前比不上,现在比不上,以后也比不上。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因为你比我更冷血。”
  李牧微微愣了愣,道,“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个因素。”
  “你骨子里比谁都冷血,尽管表面上你让人感觉到容易接近。当年你当了代理班长我是很不服气的,连队里不服气的也大有人在。凭什么你一个从机关坐办公室回来的能代理班长,我们这些天天玩命训练的却只能当小兵。”
  耿帅缓缓说,“你还记得最后一次演习吗?”

  “怎么也忘不了。”李牧说。
  “没人相信,谁也不相信,可你做到了,击毙红军指挥官。”耿帅道,“谁都不能不服气。”
  李牧笑道,“原来快退伍了,我才真正证明了代理班长的资格。”
  “并非如此。”

  耿帅摇头,“我看过两张照片,你跑障碍的时候被抓拍的一张照片,战术训练的时候抓拍的一张照片,你应该都没有看过。”
  “我的确不知道有照片的存在。”
  “照片上,你的表情让很多不服气的人都乖乖闭上了嘴。别人只当是训练,可我们都看得出,你当成实战了,你真的以为对面有敌人,有侵略者。”耿帅道,“我做不到,所以我永远也比不上你。”
  李牧不知道说些什么,但他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说说你吧,为什么要这样?”
  耿帅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有苦涩,有愤怒,有茫然,有无助,非常的复杂。
  “刘卫红应该跟你说过,但事情并没有他说的那么简单。我走到今天,拜一些当官的混蛋所赐。”耿帅说,有些咬牙切齿。
  显然这里面有李牧不知道的隐情。这正好解了他最大的疑惑,耿帅再不济,也不会选择叛国。一定是有其他给他更大打击的事情在里面。

  “刘卫红找我谈的时候,我没多考虑就答应了。我向往那种生活,每天都在战斗的生活,哪怕是见不得光的,哪怕是半个字都不能泄露的生活。把茶叶交给克公同志,潜伏,我真的很向往。”
  耿帅陷入回忆。
  “本来一切都应该很顺利,可是整件事情,却没有一个好的开始。培训结束之后,我得到了一次探家的机会。回家看看,也许未来三两年见不着父母,也许永远也见不到他们。我回家了,带着那些军功章。可我怎么也想不到,等着我的,是那样一个局面。”
  耿帅的表情非常的痛苦。
  “我妹妹上初三,成绩很好,很乖,是我们家最有出息的,我家要出大学生,全看她了。我回家第一天就去学校看我妹妹,她住校,每周五放学回家。当我到学校之后,才知道,我妹妹已经死了三天。死了三天,三天。死了三天,我父母还不知道,那天还高高兴兴的做了很多好吃的等着她回来。她就死在宿舍里,三天,足足三天,我连她最后一面也见不到。我把她的骨灰带回家,第二天,刘卫红来电话,行动提前,我就离开了家。”

  他像是在说着一件与他无关紧要的事情。
  李牧已经感觉不到他的愤怒,因为仇恨已经深深地埋进了他的骨髓。
  “人是怎么死的?”
  “不知道。”
  “学校怎么说?”
  “不知道。”
  李牧不问了,因为他已经能够确定,耿帅已经不在乎这些了,他只关心一点——谁参与了残杀他妹妹这件事。

  “你叛变,是因为这件事?”
  耿帅点头,“我们在保护着一群什么样的人,这个问题你想过吗?我们提着脑袋玩命训练,随时响应人民的号召,随时赴汤蹈火。可,我连亲妹妹都保护不了。李牧,你想过吗?”
  “我想过,我天天在想。最后一次演习返回,经过镇上的时候,你看到了什么?夹道迎接的百姓,你也看得出,他们是自发的,那么冷的天,你还记得那些冻得脸通红的孩子给咱们敬礼。你还记得你当时说了什么吗?我记得很清楚。”
  李牧盯着耿帅的眼睛,“整个车厢都在沉默,你说了一句话,只有两个字。值了。这两个字,我会记一辈子。畜生只是一部分,很小的一部分,你不能用他们的错误来促使你犯更大的错误。”
  缓缓摇头,耿帅说道,“你不用跟我说这些,我很清楚。”
  “那你知道不知道你现在做的是什么事情?”
  日期:2016-12-28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