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447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胡亚平点头说,常省长果然是个识货的,那鼻烟壶据说当年从宫里出来后,曾经一度流落海外,也就是这两年,国人经济情况好转了,才有心思到国外把这东西以高价买回来。
  常崇德听了这话,把手里的鼻烟壶小心的放进礼品盒里说,老胡,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可不敢随便把玩,要是把胡书记的挚爱失手弄坏了,我可到哪里给你找个一模一样的去。
  胡亚平见常崇德一副开玩笑的口气,知道他并没有跟自己见外,于是实话实说道,这款鼻烟壶流传世界的也绝对不会超过十个了,说起来也是个稀罕物,既然喜欢,尽管拿去好了,这东西我原本就不太懂行,到了你的手里,至少还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要是一直放在我的手里,倒是成了暴敛天物了。
  常崇德头脑中的一根弦立即警觉起来,好端端的胡亚平怎么会送这么贵重的东西给自己,只怕胡亚平必定是有事要求自己帮忙。以前竞争市委书记的时候,也没有送这么大的厚礼,这次送礼一定是很麻烦的事情。
  这样一想,常崇德嘴里开始推辞起来,冲着胡亚平说道,胡书记真是太客气了,正所谓无功不受禄,我怎么能好意思凭空收下胡书记这么贵重的礼物呢?再说,大家都是老同学,这样做也是不好,如果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吧。
  胡亚平赶紧解释说,老领导,其实今天来找你,是有件小事要找你帮忙,我以前有个老下属是普安市浦和区的区长,您是知道的,基层那帮领导干部,有些时候为了工作需要,难免在工作方法上或者是其他一些细节处理上有做的不到位的地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位邬区长得罪了浦和区的新任区委书记秦书凯。
  这不,秦书凯揪住了邬区长的小辫子不撒手,眼瞅着各方面素质都不错的一个领导干部,就要因为一些小问题被调查,我这心里也是爱才心切,所以才会到常省长办公室替我那不成器的下属求求情,看看能不能请领导帮帮忙,下不为例也就是了,何必要这么兴师动众的把人往绝路上逼呢?
  胡亚平这么一说,常崇德心里不由掂量起来,要说胡亚平和秦书凯两人,自然还是秦书凯平常下手比胡亚平要重的多,但是胡亚平多少跟自己又称老校友的关系在里头,这次又低头过来求自己帮忙,如果不给面子的话,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好像也不大合适。
  这到让常崇德感觉有些为难,既不能损了秦书凯的利益,又要给胡亚平面子,要怎么做才能尽量做到周全呢?
  常崇德问胡亚平,老胡,到底因为什么原因,邬大光作为区长居然和区委书记秦书凯闹到如此不可开交的地步?
  常崇德也是从基层一步步干上来的,太知道基层的情况,一个地方的书记和区长相处和谐,一点矛盾都没有是不可能的,但是闹到这种不共戴天,书记要把区长弄进去的地步,也有些过于出格了些,更何况,对于秦书凯这个人,常崇德还算是比较了解的,此人做事算得上比较有分寸的人,如果那个邬大光没有做出什么过份的事情来,秦书凯应该不会做绝到这种地步。

  胡亚平心知很多事情,即便是想要隐瞒也是不可能的,于是一五一十的从月亮湾商业圈的项目说起,把邬大光和秦书凯之间的诸多矛盾简单的说了一遍,常崇德一听就明白了,典型的抢地盘,争权夺利导致一系列不愉快事情的发生,在这次的争夺过程中,开始邬大光是老地主,不允许秦书凯进入,结果秦书凯出击,现在显然邬大光处于相当不利的位置,所以才会到省城来请老领导胡亚平帮忙。

  常崇德听完胡亚平的一番叙述后,冲着胡亚平笑笑说,胡主席,你也是在基层当过一把手的,要是有个副职用各种手段这样对付你,相信你也会忍不住想办法给他些难堪,我倒是可以暂时帮你跟秦书凯说一声,但是想要让秦书凯心里解除对那位邬区长的误会,只怕他自己也要做出些努力才行啊。
  胡亚平此刻最大的心愿首先要保证邬大光的平安,其他的事情就有了操作的可能性,因此听常崇德话里有答应帮忙的意向,心里也是一阵激动,赶紧小鸡啄米样的点头说,放心吧,经过了这次的教训,相信邬区长以后知道该怎么做了。
  常崇德说,行了,胡主席的意思我明白了,秦书凯和我因为工作上的关系还是熟悉的,稍候我会跟秦书记联系,相信这点面子他还是会给我的,你的那个老下属,你也得回去好好教训一下才行,就算是区长,也毕竟不是一把手,不配合一把手的工作也就算了,居然还因为争权夺利闹出这么多的矛盾来,你这个老领导能帮得了他一次,未必帮得了他第二次,让他回去后,好好的向秦书凯道个歉,以后好好相处,没事少整点麻烦事出来。

  胡亚平见常崇德主动提及要跟秦书凯沟通此事,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落了下来,他满脸堆笑的冲着常崇德连声道谢后,转身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常崇德的办公室。
  而常崇德等到胡亚平走了,心安理得的拿着胡亚平留下的东西认真的欣赏。
  再说,胡亚平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见邬大光正望眼欲穿的等着他,一见到胡亚平回来,赶紧起身候着。
  胡亚平进门后,对邬大光低声说了一句,先把门关好。
  邬大光赶紧快走几步,把胡亚平办公室的门先关紧了。
  胡亚平一屁股坐到自己的真皮座椅上,忍不住先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邬大光,这事情弄的,可真是难办啊。

  邬大光以为事情没办成,脸色都有些变了,他有些怯怯的声音问胡亚平,老领导这次也没办法帮我度过难关吗?
  胡亚平瞧着邬大光那被吓的土灰色的脸色,冲着邬大光一摆手说,现在倒是找到了可以从中说话的人,可是人家提出一个条件,要你邬大光回到浦和区后,主动向秦书凯低头认错,以后在工作上处处跟秦书凯配合,你能做到吗?
  邬大光的脸色更加暗淡下来,他有些不情愿的口气说,胡主席,您是最清楚,我这阵子受那孙子的委屈有多少,现在居然还让我跟他低头去,我这不是成了被人踩一脚,还要主动凑上去,给人家再吐两口吐沫,这也忒下贱了点吧。
  胡亚平见邬大光居然不肯,冷笑道,邬大光,你说是在外头给人当孙子强呢?还是到班房给人不当人强?我可是告诉你,如果真的进去了,那就一辈子完了。
  邬大光有些愣住了,两眼直直的看着胡亚平,半晌没出声。
  胡亚平一副语重心长的口气说,邬大光,你是我一手提携起来的干部,谁要是给你委屈受,那就是摆明了不给我胡亚平面子,可是现在情况复杂,你也知道秦书凯的背景有多厚,你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却偏偏要跟他斗,你说你是不是糊涂了?
  忍一时风平浪静,小不忍则乱大谋,你要是连表面的低头都不肯的话,以后你的事情不要来找我了,我也没本事帮你邬大光的忙。
  邬大光见胡亚平说话刻薄起来,心里尽管有些不乐意,却还是低头软软的语气说,我心里明白胡主席是为了我好,我只是自己心里咽不下这口气啊。
  日期:2017-12-21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