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宗师——托风水之名,讲江湖之事》
第76节

作者: 三两二钱happ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诸葛忘我点了点头。
  下山的路上, 诸葛忘我拆开了师傅留给他的信, 信中只有一个名字, 杨当国。再无其他。
  他未有迟疑, 一路飞奔回京城, 未曾面见嘉庆爷, 而是再上观星台。在观星台上, 诸葛忘我一坐就是七天七夜。
  七日后, 诸葛忘我下观星台。
  满头白发生。

  他依旧看不透杨庆之心中所想, 却惊叹于这一次师傅的豪赌。
  一个杨当国, 真能当一国?
  ——洛阳, 有一白衣儒生于武圣庙前摆下棋盘, 左手执白右手执黑, 一人对弈, 身边早已无酒他却不知, 只是伸手去拿酒。
  有一老道人恰巧递一酒壶过去, 白衣儒生拿去畅饮, 之后笑道:“老何, 三十年没喝你酿的酒了, 既然来了, 杀两盘?”
  “不是你的对手, 不自找不自在。”老道人笑道。
  “都他娘的当神仙了, 怎么也算是一散仙, 还是这副怂样儿。”白衣儒生说道。
  老道人嘿嘿一笑不说话, 就站在白衣儒生身边, 如同一个跟班儿一样, 儒生要喝酒, 他就赶紧递酒坛子过去, 不一会儿一坛子酒就没了, 儒生斜眼问道:“没了?”
  “就这一坛。”老道人道。

  “当神仙这么忙, 酿酒的功夫都没了?”儒生嘟囔道, 说完, 一手打乱棋盘道:“没酒还下什么棋。”
  “先生。”老道人忽然叫道。
  一个老道人叫一个年轻白衣儒生先生就足以让人吃惊, 那白衣儒生却一摆手道:“送酒可以, 别的话就免了。”
  “先生!”老道人再叫, 这一次却直接对白衣儒生给跪了下来。
  白衣儒生干脆趟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先生, 何安下本无颜再来见你, 何安下一生承蒙先生恩德, 不仅赠我大因果, 还送九龙盘踞之地养我一身仙佛气,  何安下所作所为的确有愧于先生, 你若有何气恼取我项上人头便是, 我知先生乃是经天纬地之人, 何安下死不足惜, 但求先生以天下苍生为重。”老者跪下道。
  白衣儒生依旧不说话。
  “收手吧先生!”老者把头伸伸的埋在地上。
  白衣儒生睁开眼, 叹气道:“你那爱徒杨慕白, 出了西域了吧。”
  老者点头。
  “看来不管是小雷音寺的那娘们儿, 还是那龙虎山, 包括你何安下, 都选定了杨当国当那当国之人, 今天你这坛子酒, 是你给我准备的送行酒。”白衣儒生道。
  “先生, 何安下岂敢, 只求先生收手, 以一生所学匡扶天下苍生!”老者说道。
  白衣儒生站起身, 走出关帝庙道:“别动手, 你杀不了我。”
  “先生!” 老者再一次叫道。
  “杀一人救万人,杀百万而救千万, 死我杨庆之而救天下人,虽千万人吾往矣。”白衣儒生说完, 消失的无影无踪。
  ——半月后, 青田刘伯温墓, 黄酒一坛, 小菜一碟,酒杯两盏, 白衣儒生喝一杯, 就给那个空杯子倒上一杯, 看似独酌, 却也如同二人对饮一般。

  一坛酒下去, 白衣儒生如同喝醉了一般对着坟茔说道:“ 你说咱们图个啥? 活着活着连个说话喝酒的人都没有, 以杨当国的资质, 跟着弯背老六三年刀法就能有大成, 那时不管是小雷音寺还是龙虎山都当尽力辅佐于他,再加上弯背老六的霸王刀, 估计不出五年, 杨当国可名动天下, 说起来这帮人也真是聪明,帝星不显, 竟然要强推一个帝星出来, 你说那时候杨当国会不会称帝?”

  “他娘的, 连你也不说话,何安下也是个二傻子, 以为杨当国真能当一国, 就能应对这千年未有之变局?”
  “扶龙经到咱俩手上, 真的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你还好, 起码千古良相, 可是我杨庆之估计就要背上这千古骂名了,有时候想想, 真他娘的累啊!”
  “不过既然你敢用九龙盘踞做一个永世之都出来, 那我杨庆之就给你来个千年未有大气象!”
  日期:2016-12-27 11:40:00
  冯金巧生父冯知县早已经病故, 新任的洛阳知县乃是冯金巧的侄子, 冯知县的嫡孙冯远征, 这一次的白莲之乱, 各地乱民纷纷而起,河南省首当其冲, 习惯了太平盛世的官员们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似乎一夜之间由一群和尚道士们带头就开始了这场暴乱,乱民所过之处几乎算的上是寸草不生, 洛阳乃是故都, 又是繁盛之地, 各地乱民纷纷的逃往洛阳。
  因为杨家的关系, 冯金巧与生父冯知县早已断绝了父女关系, 甚至在冯知县亡故之时都有遗言不准许这个女儿回来吊唁, 冯金巧与几位哥哥的关系更是紧张, 但是若说冯家还有人跟这个不要娘家的冯金巧来往, 那就当属冯远征, 冯远征自小就喜欢这个女强人一样的姑姑, 因为偷偷从家里跑出来去九道河子玩耍屁股上没少被打板子, 后来冯知县死后, 冯金巧的两位哥哥也相机亡故, 冯远征算是世袭了祖父的官职, 这时候冯金巧才算与娘家缓和,更是由自己的侄子亲自带着去冯家祠堂里给冯知县上了香。 在各地灾民都逃往洛阳的时候,洛阳县衙里对于是否开门让灾民进城分为两派, 一派人说倘若不让灾民进城, 这些灾民饥寒交迫饿死城外不说, 真的危机了他们的性命, 那他们干脆也就剪发为乱,毕竟饿死与暴乱之间很好选择。

  另一派则说洛阳虽然算是整个河南少存的净土, 但是外面灾民的数量几乎与洛阳人口持平, 放任灾民进城, 洛阳人如何能养活这些灾民? 灾民入城后不说里面是否会有乱民混入, 倘若让洛阳城的百姓都无口粮, 那洛阳必将大乱, 这一派人还有一个依仗就是洛阳民意, 洛阳人没有几个肯让这些灾民进城的,甚至都有人放出话来, 若灾民进城则洛阳大乱。
  不是冯远征没有主心骨, 而是这等事情上, 尚且年幼的他拿不定主意, 他拿不定主意了怎么办?
  他去了九道河子找到了自己的姑姑冯金巧,打小对冯金巧的崇拜让他对冯金巧这个姑姑有莫名的信仰。
  冯金巧对洛阳城此时的景象怎会不知?
  对于侄子的询问她笑道:“这等大是大非之事, 我一个妇道人家本不该插嘴, 但是你算是我娘家侄子, 咱们不是外人, 远征, 你当真忍心外面那些灾民全部饿死, 或者被逼无奈选择跟着那群乱民造反?”
  “若是忍心, 就不必来请姑姑拿主意, 但是若不忍心, 不说洛阳百姓不答应, 就是洛阳粮仓也无法接济这些难民。” 冯远征为难的说道。
  “远征, 你可知姑姑的公公杨奉贤?”冯金巧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