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熟女》
第104节

作者: 忘记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本来想尽尽地主之谊,表示感谢,就这样走了,让我过意不去。”我对鸣翠抱谦的说。
  “事情都解决了,你就放下心吧,有什么困难再找我!”鸣翠笑着与我握握手,然后上车就和静心上车走了。
  在饭桌上吕大安把这次营救我的计划对我说了一遍,他说我被丨警丨察带走后,他就去了趟G市找到了鸣翠,然后把运货车沿路的录相都找到了。
  我知道鸣翠在G市的能量,这点事对她来说不算什么。但我真的感谢鸣翠,如果没有她,可能这次真就进去了。
  苏小慧告诉我,公司已经把我和吕大安开除了,让我这两天不要再去公司了,免得再惹来是非。
  我问那个张彪怎么没进去?苏小慧笑了笑对我说,“他要是进去了,袁凯不就白在省城混了。”
  我想想也对,***就是便宜了这小子,栽赃陷害,太缺德了。
  “大仓,哪天找两个哥们,收拾一下他们吧!”高卓气愤的对我说。
  “对!不收拾那小子不解恨啊!”吕大安也喊道。
  “你们还是消停点吧!可别再进去了!”一旁的臧婉劝高卓和吕大安。
  我对他们说,既然咱们都斗不过人家,玩不过人家,咱就躲着点,宁可当个怂包软蛋。

  酒席散后,我本来要送苏小慧回家,但她笑着对我说,快回去陪夫人。
  ***,我哪有什么夫人,只是一纸协议名义上的人,根本就不是我的女人。
  苏小慧对我说,虽然不在一个单位工作了,以后有什么事也可以找她。
  我笑着对苏小慧说,如果有能力我找她一起开服装公司。
  回到家后,看着活泼可爱的美美,我心里着实喜欢,虽然不是自己的亲骨肉,但我喜欢孩子的那份心情臧琳能看出来。
  “我爸给孩子起了个名,叫林晓美,你感觉行吗?”臧琳在一旁轻轻地对我说。
  “应该姓徐啊!怎么跟我姓了?”我笑着问臧琳。
  “你有病啊!不跟你姓跟谁姓!”臧琳生气冲我喊道。
  “不过这名有点俗啊,怎么这要着急起名?”我连忙说道。
  “不起名,上不了户口的!等你来起名,可你这样忙。”臧琳对我说。
  “哈哈,那就叫徐小美吧!”
  “不许你这样说!”臧琳有点生气了。其实她生下这个孩子目的就是让孩子有个名份。
  “我们协议什么时候结束?”我问臧琳。
  “咱们继续协议吧,好吗?而且我再补充两条,我们可以在一起睡。”臧琳轻轻的对我说。

  我听说她要继续协议,而且还要我与她一起睡,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变卦了?
  我思想在做着斗争,说内心话,看到臧琳这样,我其实内心很软的,但有这协议,我就心堵,总感觉是个代理男人。
  “你的意思就是还要这份协议?”我想这份协议就是一堵墙。
  “对不起大仓哥,刚才我表达有点不对,那我们取消协议,正式在一起吧!”臧琳含情看着我。

  我心里一阵打鼓,不知道该怎样回答臧琳。我心里很矛盾,是要她还是不要她。
  如果不要她,她带个孩子很难,谁还要呢。我也会背着骂名。
  “我先考虑考虑吧,这段时间让公司的事弄的,没心情,很闹心!”我说完就往自己房间走。
  “嗯,大仓哥,你先休息吧,有时间我们细聊。”臧琳说完也回了房间。
  我打开电脑,回想自己这段时间所作所为,我不知道自己是迷失了方向,还是被人暗害。

  我与袁凯、张彪没有深仇大恨,他们怎么这样对我?我想这里面一定有秘密。
  但我最让我放心不下的是,苏小慧曾提醒我,我和鸣翠这样亲密,将来袁凯也不会放过我的。
  想想都后怕,我这可是与人家亲娘亲密接触啊。
  我活这样大从来没有感受到失业的痛苦,现在从袁凯公司被开除出来,我才真正感到其实自己就是一个平民老百姓,也需要为油盐酱醋而奔波。虽然眼前的这个老婆不是真正的老婆,但也要现实的面对,必竟作为男人要养家。
  这两天,网上朋友也知道我已经赋闲在家,我不会把自己如何被人家袁凯开除了的事说出来,我对他们讲,那个公司不是自己所喜欢的类型,大义凛然的辞职了。
  虽然嘴上说的很英雄,但突然没了那些工资的支撑,内心也时常感觉恐慌,必竟这一家人要吃要喝,孩子不是自己的,你不能撇下不管吧。
  老爸老妈也不知道从哪得来的消息,听说我不在那个公司干了,就打电话问我是否缺钱啊,说心里话,暂时真不缺钱,就是缺钱我也不能问老人要。
  吕大安也跟着我赋闲在家,他问我下步怎么做,是重操旧业,还是再干点别的。
  我可比不了吕胖子,这小子光炒股挣的钱就顶我一辈子花的。不过哥们还是哥们,他也担心我因为这次被开除,失去了前进动力,但老子恰恰还是越挫越勇之人。
  我和吕大安说,不存在什么重操旧业的事,本身我一直从事这个情感疏导行业,只不过做的少,进了公司,摊上了闹心事。
  这天我还是像往日那样打开电脑,登录那个社交网站。平时我都隐身的,现在我已经没有了公司里那些繁杂事情缠身,我就把隐身去掉了。

  “林老师,你终于出现了!”一个我曾经咨询过的客户上来来就问我。
  “你还好吗?很久不见了......”我热情的回复着他
  不一会儿,就有很多人过来问候我,有些客户虽然不在群里,但他们是我忠实的粉丝。
  有好多人给了衷心的祝福,我感觉久违的安慰,我突然发现其实很多人所说的网络虚拟,没有真实,其实你付出真诚了,才能得到真诚。你就会感觉网络其实就是现实的延伸,也是你得到情感慰藉的地方。
  有个网友告诉我,我消失的这段时间,他们曾经怀疑过,彷徨过,认为像我这样的情感疏导师,就像江湖游医一样飘忽不定。但后来他们对比了一下,感觉我还是很实在,很真诚对待客户的一个人。

  还有的网友给我提个建议,让我把这项工作做大做强,不要当成兼职。
  我说出了自己的苦衷,毕竟靠这个吃饭,并不是我的理想之地,虽然温饱没问题,但我还想让自己多历练一下。
  连续几天来,我不停的在网上与这些朋友聊天,重新唤起我坚持做情感疏导工作的信心。
  有天晚上,一个很陌生的头像出现在我聊天记录里,名字与头像让我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了。
  “林老师,还记得我吗?”
  “不记得了,因为你头像与名字都改了。”我打出一串字。
  “呵呵,那我叫小柳,你该记起我吧!”
  我突然想到了这是安萍!很久没有和她联系了,我问她怎么样,她说还那样,平淡无奇。
  日期:2017-01-14 08:2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