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心甘情愿的为彼此沉沦》
第149节

作者: 楚双双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温兰走进洗手间,迅速反锁了门,直接打电话给墨子寒。
  “妈,他订了哪个房间?”电话那头,墨子寒冷了眉眼,不答反问。
  温兰将酒店房间告诉墨子寒,心里难免惊慌不安。
  “妈,别担心,你先拖着他,我马上就到。”电话那头的墨子寒嘱咐了一句,立刻挂了电话朝着这边赶过来。
  温兰在洗手间磨蹭了许久,饶是墨守成再沉得住气,也不免失去了耐性,打发了酒店工作人员进来找她。
  温兰无奈,缓步走出洗手间,墨守成见状,面色一喜,故作关切的走过来问她:“阿兰,怎么去了那么久?”
  “哎,我有点不舒服,大概吃坏东西了吧。”温兰看着眼前的丈夫,突然感到无比的陌生,陌生到让她觉得可怕。
  “那你要不要紧?”墨守成故作紧张的问她。
  温兰摇了摇头,尽量露出一丝笑意,“没关系,现在好多了。”
  “那我们走吧。”墨守成说了一句。

  温兰点点头,董事长和夫人大驾光临,酒店的高层主管都陪在一旁,恭恭敬敬的向她问好。
  温兰看着他们,没话找话,笑着向墨守成说道:“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来这里呢。”
  墨守成脸色微微一变,却也顺着她的意思,深情的看着她:“这么多年来,真是委屈你了。”
  温兰微微一笑,“说什么委屈不委屈的话,常言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罢了,我们女人自己选择了什么样的男人,就注定了会是什么命,就是委屈,又有什么可说的。”

  墨守成觉得她似乎话里有话,偏偏温兰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看不出任何不快之色。
  他勉强笑笑,“之前都是我不好,一直忙着公司的事情,冷落了你,我今天就是特地来补偿你的。”
  “阿成,其实我从来没有怪过你。”温兰突然停住脚步,注视着他,缓缓开口:“我一直都觉得,只要我们一家人在一起,能平安快乐的生活下去,就很好了。”
  墨守成突然有点心虚,下意识的避开她的注视,扯起唇角笑得僵硬,“是吗,阿兰,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会对你更好的。”
  他闪躲的眼神,言不由衷的话,终于让温兰彻底失望,她抿唇,但笑不语,心底冰凉一片,忍不住猜测,他究竟想怎样对付她,以至于能对她如此放得下身段。
  墨守成忍不住催促:“阿兰,快别耽误了,我们,赶紧过去吧。”
  这一天他筹谋许久,早就已经等不及了。
  “好,走吧。”
  温兰点头,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推开总统套房的门,温兰走了进去,不禁愣住。
  墨守成跟在她身后走进房间,随手关上了门,不易察觉的松了一口气,眼里闪过一丝得逞的兴奋。
  他没有发现,就在他关上门的那一瞬间,对面房间的门微微打开,墨子寒面色冷酷至极,冷冷的盯着他们走进去。
  “阿兰,这是我特地派人为你准备的,喜欢吗?”墨守成握住妻子的肩头,一脸深情。
  温兰看着房间里布置好的烛光晚餐,有些恍惚,她想起了当年墨守成向她求婚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情形。一晃,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以为他们这辈子再不会有这样的浪漫了。
  “你费心了。”温兰只觉得眼角一阵酸涩,怔怔的看着墨守成,语气淡淡的,没有一丝感情。
  什么时候,她倾心爱过的丈夫,会变得这么面目全非。
  “你开心就好。”墨守成还以为她是太高兴,一时还没回过神来,不由得心下嘲讽,对他来说,这个女人一向很好骗。他拉着温兰坐了下来。
  墨守成端起桌上的两杯酒,塞了一杯到温兰手里,真诚的看着她,似乎很后悔的样子:“阿兰,这么多年来,我为了工作,一直没主动关心过你,以后不会了。”
  绝对不会,她没这个机会了。
  墨守成眼底掠过一丝狠厉,他很快就会送她,上路。

  熟悉的场景,让温兰有些恍惚,她知道墨守成一定在打什么主意,心里更加难受,勉强一笑,“阿成,你是说真的吗?”
  墨守成眼底有些不耐,僵硬的笑了笑:“当然是真的,阿兰,相信我。我们难得像这样在一起,喝一杯吧。”
  他说着,主动和温兰碰了碰杯,率先一饮而尽,似乎很开心的样子。
  温兰心底苦涩,却无法猜透他的心思,此刻才惊觉,墨守成对她而言是如此陌生,她像从来没有认识过他一样,竟然看不透他。
  “阿兰,你怎么不喝?”墨守成放下酒杯,微笑着催促了一句,目光带着几分恳切,努力掩饰着内心的急切,
  温兰淡淡一笑,叹息一声,将酒杯递到嘴边,浅啜一口,目光却一直注视着墨守成,似喜似悲。
  “阿兰,干了这杯。”墨守成亲眼看到她喉结滚动了两下,放心一笑。
  温兰心里悲苦,果真一饮而尽,慢慢放下酒杯,眼底带着几分破釜沉舟的绝望,盯着墨守成目光灼灼:“阿成,你现在可以坦白告诉我,你究竟想要做什么了吧?”
  无论他想对她怎么样,她都不想再猜下去了,哪怕他想要伤害她,她不图别的,只求个明白。糊涂了这么多年,现如今,她已经没办法再试着看透自己的丈夫。
  墨守成看着她喝空的杯子,殷勤的给她再倒了一杯,也给自己满上,“阿兰,你瞎想什么呢,我能对你怎么样?当然是要好好补偿你,补偿你这么多年来为我的付出。”
  他举起杯子,微笑看着她,笑意不达眼底。“来,阿兰,我们再干一杯。”
  或许是心里太难受,或许是多年来,丈夫难得一见的温情,让她有些恍惚,好像回到了年轻的时候。温兰脸颊渐渐红起来,笑着点了点头,与他碰杯,一饮而尽。
  无论墨守成最后想要对她做什么,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提出和她离婚,既然如此,那就好聚好散吧。

  抱着这样的念头,温兰也不再去想墨守成到底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对她这样殷勤。在墨守成的好言哄劝下,温兰一杯接一杯的喝了下去。
  她酒量有限,半瓶红酒还没喝完,人已经晕炫起来,扶着额头握不住手里的酒杯,酒杯掉落,半杯酒液倾出,血一样染红了白色的羊毛地毯,格外刺目。
  “阿成,我、我不能再喝了。”温兰撑着桌面,脸颊通红,却吃吃的看着墨守成,目光一瞬不瞬。
  温兰的酒量,墨守成心知肚明,瞥了一眼空了大半的酒瓶,复又看向温兰,脸上的温存,一寸一寸的散去。
  “温兰,别怪我。”墨守成冷了声音,脸色终于沉了下来。

  “怪……你?呵,阿……成,我从来就没……怪过你……从来就没……”温兰眸光幻散,显然是真的喝醉了,尚存着最后一分清醒。
  “这样就好,毕竟夫妻一场。”墨守成阴阴一笑,满意的握住温兰的手,“你去了那边也好,找个好人家投胎吧,免得继续妨碍我们一家人团聚,这又是何必。”
  “那……边?”温兰扶着额,好像没听清楚,努力睁大眼睛去看他,想要看清楚。却只看到人影交叠,怎么也看不清楚。
  “阿成,你……你在说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