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21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助理躲在卧室门口偷看着,薄夜渊为情痴迷的样子真是帅死了。
  “黎七羽,你别想能丢下我,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他盯着照片狠狠地说。
  女助理的少女心爆了起来,天啊太苏了……要是有个男人这样爱她,长得很一般她都收了,为什么黎七羽不喜欢?
  薄夜渊拿出手机,阴狠地下令:“全城通缉给我找!”

  “少爷,黎小姐应该是去北堂山庄了。”
  黎七羽给他下药了,趁他昏睡她跑了——又去见北堂枫了?!
  “立即派人包剿北堂庄园!”薄夜渊抿唇,他想不顾一切开战。杀了北堂枫,黎七羽是他的了。
  “少爷这恐怕不合适吧……北堂家族和我们是有契约的……再说,黎小姐现在也不是少奶奶了,我们没有名义去抢占要人。太不占理了。”
  “见鬼的契约!”薄夜渊阴鸷冷笑,“我是主人还是你?听不懂命令滚!”
  这世界没有北堂枫,黎七羽是专属于他的!

  女助理激动得发颤,原来黎总裁离开薄帝,是去找北堂枫了。年度大戏怎么被她赶了,现在为了个女人竟要开战了。太霸气了,她感觉心脏缺氧……
  “少爷,整个薄家家族的人不会同意,这场战一定输。”雷克大着胆子说出心里话,“我不是说这场战役不能打,我们可以想个好的名头,借机挑事。你先冷静,莽撞只会把事弄得更坏。”
  北堂家族是那么好攻陷的话,当初不会达成协议。
  两个实力强大的家族打起来,一定是两败俱伤,各种伤亡惨重,还会波及牵连整个滨城。而现在,薄家人不会同意薄夜渊发起战争,北堂家族的人却会紧密组织一起捍卫,到结果是薄夜渊输了,还落得个臭名声。

  薄夜渊脸都不要了,尊严也不要了,还怕臭名声?
  他怕只怕真的输了,更把黎七羽推出去,让她变成北堂枫的。
  这件事,必须要从长计议。可他等不了了,一个小时都煎熬不下去,他必须立刻把黎七羽抓回来,把她强留在身边,再想怎么攻克北堂枫的计划部署。
  北堂庄园。
  黎七羽坐在床边,给北堂枫做着身体按摩,他眼睛流淌着异的光彩,静静地看着她。
  从她出现后,她一说话他醒来,很迹的,他平时深度睡眠除非药物唤醒,听不见外面的声音……
  可她来了,他好像有心电感应,醒来后一直这样看她。
  凌燃说早晨少爷醒来过一次,没看到她十分失望,还生气,不过很快又昏睡了。
  她耐心地向他解释:离开只是去公司处理交接,好回来专心陪他。
  她还承诺:我从今天起,一直留在山庄里照顾你哪也不去,我的房间安排在你隔壁,相通的,你每天睁开眼能看到我。北堂枫,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等你醒来——我们结婚。
  她不想让自己再有后悔的余地,选了一个人要坚定,哪怕是错的也要错到底。
  她不能再在薄夜渊和北堂枫之间跳来跳去,犹疑不决只是会伤害所有人——
  她的话让北堂枫特别开心,他眼角带着笑意,几个小时了还是这样温润地看着她。那天生带着邪气的眼睛,笑起来的时候真的很英气。

  “敢拦着我?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哥病重,我来看看他。”
  门外响起蛮横的声音,黎七羽紧紧皱起眉,是薄绯儿!她竟敢来北堂枫的地盘,简直是找死来了!
  黎七羽嘴角掠过一丝异的冷笑,她今天不把薄绯儿虐到悲惨……她不叫黎七羽。
  门打开,薄绯儿抱着花束和礼盒走进来,身后跟着个身形高大的保镖。黎七羽目光只是扫了一眼那保镖,眼神僵凝,吓得面色发青——薄夜渊!
  黎七羽原以为北堂山庄是最安全的地方,薄夜渊不可能杀进来。没想到他会伪装成保镖!
  薄夜渊一身黑色保镖装,戴着大墨镜,黑色保镖帽压得低低的,低着头,仅有下巴露在外面,即便如此,黎七羽还是一眼认出了他。

  她刚要叫,守站在门口的两个保镖被薄绯儿带来的人电晕,拖着丢进了房里。
  “薄夜渊,你想做什么?!”黎七羽脸色大变,一股危险感笼罩。
  薄夜渊来者不善,倒锁了房间门,冷冷抬起头,透过墨镜盯着她魔鬼般冷笑:“七羽,我想你,所以来了。”
  薄绯儿听了很不舒服,她一点也不想带薄夜渊来见黎七羽……可她被威胁,也没有什么办法。
  黎七羽看到薄夜渊嘴角挽起恶魔般的冷意,他的嗓音冰冷刺骨。
  她几个大步冲过去,要按呼叫铃……
  薄夜渊猛地朝她扑过来,她的身体一卷,在即将按到铃的时候,薄夜渊几个大步飞前,将她禁锢在了怀里:“七羽,你想要报信吗?我真的很失望……”

  他阴测测的气息吐在她耳边,“我来见你,你这么不高兴见到我?才一分钟不到想让人把我轰走?”
  每一个字,他都带着血的味道。
  黎七羽奋力挣扎:“薄夜渊,你放开我!”
  薄夜渊腾出一只手抓住那呼叫铃从床头拔出来,连着长长的线,暴利扯断!
  他的手还缠着她为他包扎的绷带,他那么狠戾地将呼叫铃捏碎在手里,咯嚓咯嚓的声音仿佛他的心,碎了一地。

  黎七羽心慌意乱:“你走吧,这里真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薄夜渊摘下墨镜,清冷的眼盯着这个冷漠的女人,进房的那一瞬间他看到她坐在床边,在为北堂枫做按摩,她的侧脸那么柔软,眼神温和。可是目光一扫到她,她脸色变了,犹如见到魔鬼!
  “北堂枫没醒的时候,你明明也对我很温柔的。”薄夜渊嗓音低沉,手指摩擦着她的唇。她被烫伤的地方涂抹了药膏好了许多,还是有一些起泡发肿。
  他摁住她的伤口,她才感觉抽气的疼,他蓦然放了手。
  “如果让他永远沉睡不醒……你是不是还对我那么好?我们还能每天在一起,是不是七羽?”
  他今天尤其阴阳怪气,每一个强调都让她颤栗。
  “薄夜渊——你别乱来——”她听出他话里的危险意味,脸色倏然变了。
  薄夜渊看到她小脸惨败,她眼神里的慌乱如此真实地变成利剑捅向他!
  她越在乎北堂枫的死活,他越难受,越想让北堂枫死!
  “我和北堂枫之间,你永远选他。那么,我只能让这个选择题失效,让我变成你唯一的选择。”薄夜渊一只手握住北堂枫身的气管,用力拔掉。
  他仅一只手把黎七羽牢牢钳制在怀,不让她有机会阻止。
  氧气罩也被摘下,狠狠地摔出很远,北堂枫坚冰的眼盯着他,极其困难地呼吸……
  即便躺在床,北堂枫英俊的脸虚弱至极,可他的眼神一点也不输薄夜渊,淡淡的眼眸仿佛海山下的冰川。
  日期:2017-12-21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