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前是青涩少女,婚后是……》
第219节

作者: 西门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是我的底线,不能踩不能碰,更不能被别人抢走!我以后都不发脾气,每次发脾气了你只要说‘你不会离开我’,这一句话可以把我震住……”
  黎七羽抿住唇,他要她一个对未来的承诺,她给不起的。
  他跪在玻璃渣,鲜血浸染了地毯,他只是温驯地蜷伏在她的膝……她说什么他也不肯起来。
  夜色很深,突兀的手机铃声响起,凌燃的人还在公司楼下等她。她被他抱着,他像是一百年一万年化成石膏都不会再放开她起来。
  黎七羽抽不开腿,他沉沉的重量压着她,她开始打他,狠狠地砸他的肩膀、背,每一下她都舍不得用重力。他纹丝不动。
  她说难听的话逼她走,每一句话都残忍,连她自己听了都觉得太破裂了……
  “薄夜渊,你是我见过最无能最没用的男人。发脾气只会发泄在女人身,我要你有什么用?”

  “长得很帅但只有空架子,床功夫不如北堂枫,我宁愿不**也不要你。要你有何用?”
  “你还变态、渣,嘴里说的话从来没有实现过,你的爱情跟放屁一样……你问我为什么选北堂枫的时候,没有照照镜子看看你什么样子吗?”
  “我最忍受不了的是你的瞎!那么大的薄氏背景,你都干了些什么?我受伤痛苦的时候你永远都不在,我需要你的时候站在对立面伤害我,曾经我还被你害的差点死了。在你面前孩子流掉,不是你干的你保护不好算了,这么久了凶手都没查出来,还一次次怪我伤害你身边的人。”
  “你不是装冷漠装不认识我吗?你不是说我最贱最不配吗……薄夜渊,你再不起来滚出去,我连最后一眼都看不起你。你做人,太失败了!”

  她打他他不动,但她这样骂他的身形却微微颤抖,双肩巍动。
  她的话每个字是很痛地刺进去吗?她知道刺痛他的尊严了,因为太了解他所以知道哪里让他最痛,才可以逼他放手。
  黎七羽扬起脸,心痛如血,眼泪冒出来:“薄夜渊,你对我的伤害每一桩拿出来都罪大恶极,不值得我原谅。”
  她心里最深的伤痛是下药那天,伤透了她,现在连拿出来说的勇气都没有。

  他那样对待她,还竟用手机录下来,其意义她明白。等哪天她爱了,他再耀武扬威地羞辱——是你爬过来求我的。黎七羽,你像条狗。
  黎七羽咬住唇,还有他拿她去换叶之璐,这是心里永远的痛。已经不存在原谅他,而是他这样的行为,没办法让她再相信他爱她了!
  抹杀了他一切……对她的好。包括现在他跪在她面前,她都无法相信他是真的因为舍不得她。
  她的膝盖开始被滚烫的泪水浸透,薄夜渊又一次被逼出了生理盐水。
  在爱情面前,再大的巨人都是个矮子。他再多的权利也没有办法逼她爱他,所以他真的有多无能?
  “薄夜渊,是个男人站起来,从此我们分道扬镳……各过个的生活好不好?”
  “不好……”薄夜渊涩然道,“感动你要一辈子,伤害你却只要一句话……”
  “……”

  “我也为你做过很多你都不记得,我伤害过你,每次都是穷途末路。”薄夜渊紧紧抱着她的腿不松,“你更无情的不是人,是时间!”
  黎七羽眼睛里雾气弥漫……心口哽咽。
  “宁愿与你相爱相杀,我也不要再错过你一年两年……一辈子。”他再也受够了每次争吵后,都是长长的别离。
  鲜血淋漓也不会放开他,死都不会再放开她。

  “黎七羽,你没有给我一辈子的时间去感动你……却一直逼我伤害你。我很差劲,你可以教我变好;我没用,你可以让我有用;我有一颗爱你和你走到老的心,不管放弃你多少次,我又会重新迷恋你。我爱你,一直没变。”
  在他刚刚才对她实施家暴以后,对她说爱?
  为什么薄夜渊说过那么多情话她都不行,因为他很快会直接恶语反驳。
  【黎七羽,我想我一辈子都忘不掉你了。】【黎小姐,我们认识?】
  【黎七羽我爱你,我爱你我的心里一直有你。】【你这样的贱.货也配有人爱?】

  【我再也不会让你受苦了。】【吃啊,怎么不吃……给我吃……】
  【所有人欺负你的时候,我站在你身边保护你。】【黎七羽你那么恶毒,真有那么恨冲我来!再碰薄家的人,我不会放过你!】
  黎七羽倒在沙发,感觉自己精疲力尽,她很多次尝试着要去相信她。
  当她小心翼翼地朝他跨出一步,准备伸手拥抱住他的时候,他立马一脚将她踹出很远,踹得她浑身鲜血淋漓,却冷眼旁观她的悲惨。
  在她决绝无情转身离去的时候,他又捧出他的“真心”,哀声挽留她。
  手机响了又响,黎七羽空茫拿过手机,发了一条短信:【今晚我想留在公司,还有很多事情没交接好……明天午来接我吧。】
  那个夜晚,一整夜薄夜渊保持着跪地抱着她的姿势。
  他的手臂牢牢的,她走不掉背靠着沙发,头仰着看着天花板……
  她是爱他的,不管她嘴里说着他多差,可她还是爱了。
  如果没有小七夜、北堂枫,她或许会考虑跟他在一起!
  如果没有薄家那些讨厌的人,她肯定义无反顾也会再去信一次……哪怕结果是被他伤害得遍体鳞伤,她也可以不后悔,她爱过够了。
  可现在她不是一个人啊,她输不起小七夜一条命。也不能做背信弃义的女人!
  黎七羽乱七八糟想了很多,这半个月她的确很快乐……

  她原本也不想的,还想沉溺这样的温情多一些时光。毕竟这辈子太苦了。
  她又想到小七夜在保温箱里哭泣的样子……他从出生离开妈妈,他更需要她啊。
  想到北堂枫、盛十年、那场爆炸,薄家的人……
  她想逃离这些复杂,只想要一个安逸的家。
  想着想着她睡着了,早晨蒙蒙醒来,双腿重得像被砸断了一样,薄夜渊还跪在她面前抱着她,脸侧在她腿似乎睡着了。英俊的脸有着泪痕,眼睛微肿。
  黎七羽的嘴唇刺刺的凉凉的,一股花草的香味……她的唇瓣擦了药了,嘴里也含着一颗带着草药味的清凉糖果。
  不知道什么时候薄夜渊给她放进去的,她竟睡得那么死,一点也不知道!

  手指轻轻地抚摸膝盖男人的发,昨晚被他气得心口疼,一晚她消气得差不多。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把时间浪费在她身,好好回去做他的薄家少爷不好吗?
  还是当初她的报复真的太狠,挫伤了他的自尊心,不在她身追讨回来他难以甘心?可是怎么办,她没有时间慢慢还给他……抚平她的伤害了。
  窗外天光早已大亮,看向挂钟已经八点四十,班时间都到了。

  门被轻轻叩了叩,女助理拿着资料开门进来,看到眼前的一幕嘴巴张大了,呆若木鸡。
  黎七羽食指在唇前,示意别出声。
  女助理惊醒过来,要退出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