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村》
第230节

作者: 旺财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门外站着的不是别人,第一监狱的监狱长韩露。一身藏蓝色狱警服加身,干练的短发,让她散发着一股英姿飒爽的味道。
  只是,回忆起离开第一监狱前的那个晚上,赵小宁心中顿时感受到了恐惧,恐惧的同时还要强烈的屈辱感。

  这个丑娘们,太他妈狠了,简直是恶魔啊!
  其实在第一监狱生活的那两个多月里,赵小宁一直感觉自己生活的很愉快,纵然是韩露也不敢招惹自己。他感觉这两个多月的生活将会成为自己生命中无法抹去的一段美好岁月,就算等到了风烛残年的时候也能坐在躺椅上和自己的孙子们说:孙子,你爷爷年轻的时候可吊可吊了,在监狱里咱是爷,就连监狱长见到老子都得服服帖帖。
  是的,赵小宁起初是这样想的,但凡事都有意外。
  可就在离开监狱前的最后那个晚上,所有美好的记忆都化作了梦幻泡影,犹如过眼云烟般不复存在。留给他的只剩下无法启齿的耻辱。
  而导致这一切的,就是韩露了。

  虽说赵小宁一直踩在她头上,但就那一次,她却将赵小宁踩到了无尽的深渊,甚至永远无法翻身。
  “赵小宁,把门打开吧,我知道你在里面。”就在赵小宁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韩露的声音响了起来。
  不同以往,她的声音里透露出些许玩味之意。
  “不开不开就不开,打死也不开。”赵小宁脸色苍白。心中恨死了肖琳,肯定是她将自己住在这里的消息告诉韩露的,否则韩露绝对不会找到这里。
  “你确定不开吗?”韩露嘴角上扬。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既然你不开,那我只能自己打开了。”韩露微微一笑,然后向着不远处的保洁工说:“保洁阿姨你好,我把房卡落在房间里了,能不能用一下您的房卡。”
  保洁工见韩露穿着警服,气质非凡,也没有多想,当即就把通用的房卡递给了她。
  “......”
  此刻,赵小宁想曰狗,谁说胸大无脑了?韩露就很有脑子好么?
  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赵小宁知道,要想在正门逃跑几乎是没有希望了。

  但这里是三十层顶楼好么?就算窗户没有锁上,就算自己是炼气期一层的修士,跳下去也得摔成肉泥好么?
  “姓韩的,你想干啥?我告诉你,兔子急了还咬人,你他娘别逼我。”
  眼看韩露推开门走了进来,赵小宁气愤的说了句。
  韩露脱掉外面的警服,只穿这件白色衬衣,勾勒出傲人的上围,以及那两个视乎随时都会崩开的纽扣。顺手将外套扔到门口的衣架上,微笑的望着他:“我想干啥你应该知道吧?放心好了,我这次没带手铐,也没带皮鞭,更没带蜡烛,还没带...”
  “够了!”赵小宁厉喝一声:“那天晚上的事你不用提了,我已经忘了。还有你,最好也不要动我的心思,就算打死我我也不会让你用的。”
  韩露愣了下,视乎没想到当日的事情会给赵小宁留下如此痛苦的回忆。
  “赵小宁,我问你个问题。”犹豫了下,韩露问。
  赵小宁没好气的说:“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没有的话滚蛋。别认为我不打女人就想欺负老子,我告诉你,没门。”
  韩露眼神复杂的看着他:“你扪心自问,我们俩发没发生过关系。”
  “那又怎样?”赵小宁轻哼一声。虽说他不想承认,但不得不承认,那天晚上自己和韩露还是发生了超越友谊的事情,无缝对接是无法抹去的。
  韩露又道:“既然咱俩发生过了关系,我算不算你的女人?”
  赵小宁撇嘴,语气有些不爽:“你当时不是说我是你的男宠吗?”
  “玩笑话你也当真?”韩露瞥了他一眼。

  “我已经当真了。”赵小宁说。
  韩露说:“没劲,你我都发生了关系,按说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你作为一个大男人,竟然和自己的女人较真,你这样未免太小气了吧?”
  赵小宁被逗乐了:“韩老大,天地良心,我一直以为自己挺不要脸的,但现在才发现,一山还比一山高啊。你比我还不要脸,亏你好意思说你是我的女人,那天晚上你有把我当成你的男人吗?”
  回忆起那天晚上的事情,韩露虽然感觉很过瘾,但她也意识到对赵小宁做的有些太过分了,只不过事已至此,说那些还有用吗?
  “我只是想发泄下心中对你的不满,因为至始至终你都没有把我当成个女人。好吧,我只是说这些都是多余,今天我过来主要是向你道歉的。”韩露深情的看着他。
  赵小宁连忙道:“别别别,你韩老大是谁,您哪做过错事啊。你赶紧走吧,我要睡觉了。”
  “一起睡吧。”韩露道。
  赵小宁说:“和你一起睡我会做噩梦的。”

  韩露脸色一沉,犹如一个女王般,趾高气昂的说:“给你好脸了是吧?赶紧去洗澡,洗完澡好好服侍下姑奶奶。”
  赵小宁紧握双拳,低声道:“姓韩的,你信不信我扁你?”
  看着赵小宁生气的模样,韩露咯咯一笑:“扁死我吗?如果真的要死,我情意死在你身下。”说着抛给他一个你懂的眼神。
  赵小宁脸色阴沉,他知道,韩露已然成为了自己的心魔,若不将心魔击杀,自己这辈子都要活在屈辱中,不仅如此,就连修为也不得精进。
  是啊,韩露已经成为了自己的女人,干啥非得和她斤斤计较呢?
  如此安慰了下自己,赵小宁感觉心中的屈辱感减弱了一些。虽然有自欺欺人的嫌疑,但这样他却能好受一点。
  虽然如此,但这件事事关男人尊严,哪能不计较?不仅要计较,还要让她哇哇大叫。
  看着赵小宁嘴角泛起的怪笑,韩露心中突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你笑什么?”
  “一个人洗澡太无聊了,要不咱俩一起洗?”赵小宁嘴角泛起一抹残忍的微笑。
  “要洗你...啊...”话还没有说完,赵小宁就像个禽兽一样,粗暴的将她身上的衣服撕碎,然后将惊慌失措的韩露抱起来走进了浴室中。
  今晚不艹人。
  只为斩心魔。

  第二天早晨,韩露在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中醒来,这让她的表情显得有些痛苦。
  看向身边熟睡的赵小宁,韩露真的想掏枪把他毙了。
  昨天晚上,他压根就没把自己当成人,丝毫不理会自己的极限,快频率的冲刺已然让自己肿了起来。
  不仅如此,这货还像是打了鸡血一样,足足做了四次,每一次都把自己整的死去活来,甚至就连床单也湿了一大片。
  赵小宁对自己的态度让韩露很恼火,但是那种类似于强女干的快.感却是她从未体会过的。
  作为第一监狱的一把手,那些狱警和犯人对她的命令是绝对的服从,久而久之韩露也感觉无趣了,但在昨晚,她却有了种被征服的感觉。
  征服和被征服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天地良心,虽然被人征服很不爽,但那种感觉...怎一个爽字能形容。
  看着赵小宁酣睡的模样,韩露就很恼怒,二话不说抬起赵小宁的右手,在他手腕上狠狠咬了一口。

  “你有病啊?”
  沉睡中的赵小宁被痛醒,愤怒的看着她。
  韩露缓缓抬起头来,嘴角还泛着一丝鲜血:“你有药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