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691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鬼伸出双手来,一个一个地数,将昨天参与的人给数了一遍,然后说道:“箫老大和淡定哥,这两个是站在我们这边的,老交情,黄胖子和方志龙是我们认识许久的伙伴,这些都是绝对不会出问题的,我们三个也排出在外,那么剩下的人,不多了……许老,我不是很熟悉……”
  我断然否定道:“他绝对不会出问题的。”
  听到我的话语,屈胖三在旁边说道:“是么?他昨天给你的那个玉佩是怎么回事?我们中途换了这么多地方,那帮人还能够这么精确地找到我们,会不会是那玉佩发出了的信号?”
  啊?
  听到屈胖三的疑问,我毫不犹豫地将那玉佩拿了出来,交给他看。
  屈胖三接过玉佩来,盯着这平淡无奇的玉佩看了一会儿,突然间眉头一挑,却将那无字天书给翻了出来,紧接着从里面一抓,居然有一道符文凭空出现,在那玉佩之上一刷,却有一道金光腾然而起,直指天空而去。
  瞧见这个,他吓得够呛,手忙脚乱地祭出了青云图来,将那金光拦住,这才避免了我们再次将行踪暴露。
  收回青云图,屈胖三将玉佩平托,递给我看。

  我低头一瞧,却见那玉佩之上的一对玉雕双鱼,居然活灵活现地游动起来,而它们的运行轨迹十分魔性,让人看着仿佛能够深陷其间一般。
  我看了一分多钟,方才用强大的意志抽离出来,抬头问道:“这是什么?”
  屈胖三摇头,说我也不懂,上面设了禁制,除非是特定的人,否则谁也能够使用。
  我伸手过去,尝试了一下,也没有解开里面的力量。
  我想了想,开口说道:“许老告诉我,这是给虫虫的结婚礼物,恐怕除了虫虫之外,没有人能够解开。”
  老鬼在旁边恶狠狠地说道:“别瞎想了,照我说,将消息透露出去,想要我们死的人,除了那个老而不死的黄老狗之外,再也没有别人了……”
  民顾委黄天望?
  听到老鬼的话语,我和屈胖三对视一眼,脸上都露出了谨慎的表情来。
  民顾委是什么?

  有人说是锦衣卫,有人说是东厂,总之不管是什么,民顾委终究是最贴近上意的一个机构,而作为民顾委的领导者,如果这位黄天望真心想要对付我们的话,的确是有这个能力的。
  只不过,黄天望真的会么?
  在老鬼的眼中看来,或许黄天望会,因为他们之间是有仇怨的,荆门黄家走到今天这个地步,除了他们自己恶有恶报之外,也不乏王明和老鬼的推波助澜,而在黄天望的眼中,与这两人关系如此之好的我们,说不定就是被波及了的池鱼。
  但很快,我又觉得不太可能。
  黄天望一直都被人诟病,觉得此人性格有缺陷,并不适合在民顾委这样重要的位置上继续待下去,私底下的投诉,想必更是多不胜数。
  但为什么他到现在,还在那个位置上坐着,没有人能够将他给撬下来呢?
  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上面愿意相信他。
  黄天望的权力来源,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上面的信任,而他之所以能够得到信任,最主要的原因,则是他足够的忠心耿耿。

  一个忠心耿耿、一心巴结上面的人,不可能突然生出勇气来,将自己权力的来源给捣毁去。
  但如果不是黄天望,又会是谁呢?
  总参的范老?
  还是与我们有过几次交往,但并没有更深了解的张天师?
  三人彼此想看,沉默了一会儿,屈胖三说道:“不管是谁,我们接下来的行程必须做到隐秘,不但如此,之前用的身份和证件全部都销毁吧。”
  我点头,说好。
  屈胖三又说道:“尽管不确定那帮人到底是用什么办法找到的我们,大家尽量清理一下身上,不要再有类似于玉佩这样的东西留下来,能够装进乾坤囊中的,就别拿出来,衣服之类的,也尽量去除痕迹。”
  我和老鬼依旧照做,老鬼就连平日里最喜欢穿的燕尾服,都给收了起来。
  随后,屈胖三说道:“走吧,我们不要停留太久,一会儿路过江河的时候,最好洗一下,免得会有类似于哮天一族那样天赋的家伙存在。”
  我们趁夜赶路,到了白天的时候,也并不靠近人群聚集地,而是风餐露宿,在山林乡野之中穿行着。
  两天之后,老鬼去附近找寻落脚之处时,屈胖三突然开口说道:“陆言,你觉得,老鬼有没有可能出卖我们?”
  啊?
  我先是一愣,随即有点儿不解地问道:“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屈胖三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那帮人就在这附近跟着我们一样。”
  我说你这也太敏感了——不过就算是有,也不可能是老鬼。

  屈胖三看着我坚定的眼神,然后又说道:“那有没有可能是许老呢?”
  啊?
  我说你越说越离谱了,这件事情怎么可能,我都跟你说了,许老对虫虫这个徒弟视如己出,他怎么可能会害我们呢?
  屈胖三冷笑了一声,说你还是太年轻了,根本不知道这帮从战争年代走过来的老家伙,到底有多狠;说真的,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我跟你讲啊,你有没有想过一种可能——王红旗其实并没有融身于龙脉,只不过是在那里潜藏着自己,而他在故意纵容那帮龙脉勋贵,让他们都跳出来,然后将他们给一网打尽?至于我们,说不定也是老东西们的绊脚石而已,所以才会借刀杀人?

  听到屈胖三的话语,我顿时就觉得毛骨悚然起来。
  怎么会?
  我越想越感觉不对劲儿,一阵寒颤从心头浮现而起,而瞧见我脸色苍白,屈胖三却哈哈大笑起来,说你还真的信了?
  我这才知道他居然是在耍我,气得差点儿想要跟他打一架。
  如此昼伏夜出,想尽办法甩开了身后的尾巴,我们费了很多的时间,方才赶到了目的地。
  麻栗山。
  当我们翻山越岭,来到这边的时候,望着那寂静一片的林子,无论是我,还是屈胖三、老鬼,都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在这看似平淡无奇的林子之中,有无数的杀机隐藏。
  屈胖三有点儿不能接受,抓着我的胳膊,然后说道:“这不可能啊,他们怎么可能提前赶到这里来的?”
  我说有没有可能是那个“瘟疫与恐惧之神”能够自动发出求救信号,让那帮人尾随而来?

  屈胖三断然否定,说不,不可能。
  啊?
  我说为什么这么肯定?
  屈胖三毫不犹豫地回答道:“我用青云图将它给包裹得严严实实,然后还用无字天书上面的方法将其封印住,在失去了最基本力量的情况下,他不可能将意志传递出去的。”
  日期:2017-05-12 07:0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