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198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厅外站着两个黑衣男,神情肃穆,目光锐利,应该是兵,退伍的,我推断是聘请到这里当保镖的。防止有人闹事。
  厅内坐着个女人,正在看书,神情有些慵懒,算是漂亮,这应该是就是火哥赞不绝口的如烟了。
  见到我们来,如烟放下书,站起来。走到我们面前,未语人先笑,“火哥,稀客啊!”
  火哥笑笑,挠挠后脑勺,说:“那个,你还好吗?”
  如烟抿嘴笑,真跟古人一样,笑不露齿,可能是她可以装的,也可能她真的就这样,“我很好,你怎么样?”
  火哥说:“我很好,自从上次和你...之后,就更好了。”
  话说到一半,模糊了重要词语,可我已经听出来,火哥跟这美人老板有一腿,那他今晚带我们过来就有些耐人寻味了,不可否认,他是想给秦凯找个开开荤,不过,没准也是他想女老板了,所以过来看看。
  如烟脸一红,说:“那晚是个意外,这两位是火哥你的朋友吧,你们先进去坐吧,我叫人过来。”
  火哥嘿嘿的笑着,如烟招呼过来一人,年纪不大的小姑娘,穿着纱裙,青色,淡雅,有韵味,脸好似没化妆,但皮肤透亮,眉眼看着舒服,有东方神韵。
  这小姑娘便是清楼里的服务员,她带我们进了一个包房,里面装修跟外边是同一风格,也是古色古香,配着绿植。
  小姑娘给我们倒了茶水。眼波流转,自有一种风情,让人心里痒痒的,她让我们稍坐便出去了。
  头牌,四美都有专门的房间,恩客可以直接点,所付的代价也是极大,她们是被捧起来的,这个时间,估计已经玉体横陈了,接待我们的应该是其他的人,火哥说这里女人素质极高,不用担心外貌和身材,据说有时候。十八线的小演员或是空姐也来这里兼职。

  可等啊等啊,半天没来人,火哥有点坐不住了,可他没法脾气,估计是很稀罕如烟老板,一点都不爷们。
  又喝下一杯茶水,我开始想念白子惠的唇,却听到意外的声音。
  “他们在里面吗?”
  “在呢,三个人。”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给我这个消息。”
  “卫三爷交代的事,如烟不敢不听。”
  心神有了一丝恍惚。

  原来,是个局。
  **无情戏子无义。
  一个开青楼的,能深情到哪里,只是让我想不到如烟跟卫老三有关,这一手还真妙啊!我们一到便通风报信,翻脸比翻书还快。
  那么现在还有一个问题,火哥他有没有牵扯其中,毕竟是他来安排我们行程,是最主要的一环,假设是他泄露,那么一切都说的通。
  先知会卫老三,然后带着我们来清楼,我们一到,如烟通知,卫老三的人过来,如果,火哥没牵涉其中,那么如烟就太厉害了,她要先知道我董宁和火哥的关系,后知道火哥可能带我们来她的地方,这样来说,卫老三也太厉害了。下了一步闲棋,便抓到我这条鱼。

  侧目,凝视,火哥谈笑风生,跟秦凯描述这里女人的妙处。
  “我跟你说,这里的姑娘看上去都挺害羞的,在床上别有一番风情。不像外边的,什么全套服务啊!跟你说那个没什么意思,这种有恋爱的感觉...”
  火哥吐沫星子乱飞,我的心却一点点往下沉,千万不要是火哥啊!
  虽说人都是道貌岸然,可火哥如此忠义为先的一个人,怎么能做这种背信弃义的事。我不敢想象。
  我站了起来,火哥一愣,说:“董宁,干嘛去!”
  叹了一口气,我说:“火哥,你没觉得奇怪?”
  火哥不明白的看着我,好像在说有什么好奇怪的。秦凯也一头雾水,这两个人眼里只有亢奋,被欲望吞噬了冷静,不知道危险在逼近。
  “她们到的未免有些太慢了,或许这是一个局?”
  我盯着火哥的脸,仔细分辨他的表情,虽然我心里极不愿意相信,既不愿意承认,可我的心不能软,不能因为我愿意相信事实,就放弃辨别。
  火哥先是一愣,然后若有所思,最后腾一下站起来,“我们走。”
  每一个表情都很合理,他的心也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声音,如果他真的牵扯其中,表情可以骗人,但心骗不了人,我说了这样一番话,火哥心里多多少少会有猜疑,我是不是知道了一些什么,很庆幸,我没有听到,所以,不管外边等待我们的是什么,只要此时,站在我背后的两个人没有背叛,我的心便不慌。

  门被火哥一下子推开,火哥挡在我面前,视线越过他宽厚的肩膀,我看到外边的情况。
  门口有两个人,似乎刚刚在门口偷听,这突然开门,让他们惊到,可他们手里的棒球棒。粗大,狂暴,想要犯罪。
  这两人只是先锋部队,身后还有人,年纪看起来都不大,二十岁左右,小马仔。十多个人,每个人手里都拎着家伙,清一色的棒球棒,可能不想搞大事情,没带杀伤力大的武器,那些锋利的泛着寒光的小玩意儿。
  不过,棒球棒打在身上也挺疼的。

  其中还有一人,像是偷偷,穿着一身中山装,灰色,目光很锐利,似能割破空气,穿过层层阻隔,杀到我面前。
  所以。这个人,应该就是跟如烟说话那人吧。
  那么,他是卫老三?
  不,他不是。
  卫老三身边的人不会是眼前这群小年轻。

  “草!他妈的!”
  火哥嘴里飚出来一句脏话。
  不知道是骂谁。
  有可能是面前这帮穷凶恶极的兔崽子。
  也有可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如烟老板。

  随后,火哥上前便是一脚踹了过去,那人还愣着,没反应过来,正被踹在了胸口,力道很足,那人被踹出去,在地上滑行,脑袋敲击在地方,发出砰的一声响。
  火哥动作非常利落,外头这群人。手里拿着棒,安的什么心,不用明说,就是直接干,这是现实,不是拍电影,打架还报个名号。然后你威胁我一句,我威胁你一句,你他的死定了,你他妈的才死定了,对喷半天之后才开打。
  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便足以挑起一场战争。
  门口有两人,一人被踹翻,另一个有了反应时间,他举起了棒子,就要当头一棒,火哥没有反应时间,他人已经出来,往前。手里面更大,往后,容易被人乘胜追击。
  可最重要的原因,我觉得我知道。

  火哥不会退,退了丢人,男人当勇往直前,怎可退缩,不屑!以此为耻!
  抬起了胳膊,用手臂来挡。
  说时迟那时快,我已经跑到了火哥的身边,手撑着火哥的肩膀,然后一甩,身子甩出去,向前,向前,在胖子还未落下之前,我的脚踹在了那人的脸上。
  日期:2016-12-28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