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914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一处偏僻的街道边,停着一辆满包车,车里有几个年轻人抽着香烟,他们半依半躺在车座,用指头慢慢的在各自的刀刃,斧刃轻轻划过,试探着刀斧的锋利程度,他们的眼透露着一抹兴奋,

  作为他们的大哥,刚刚从监狱里出来不久的孢子,正在车厢里给他们讲述当年他叱咤江湖的一些旧事,
  什么他以一敌五,勇斗斧头帮,什么他单枪匹马,砸了别人的赌场,他说的眉飞色舞,另外几个小弟听的是津津有味。
  狍子还说,现在混社会,轻易不要动枪,动了枪不好收场了,警方会一查到底搅个底朝天,谁都跑不了,该成的事儿也砸了,枪械对于行走在黑暗边缘的社会人来说,像大国与大国之间的核武器吧,知道谁有,也可以有,在最关键时候拿出来亮亮相撑个场面,或者是保命,或者是要命。但平日只能掖着藏着,顶多自个带着贴心小弟们,去荒山野岭放两下,这大概与某个兄弟友好邻邦国家的核试验的意义雷同,震慑大于真射。

  一个小弟问:“孢子哥,那岂不是没什么实际的作用!”
  狍子摇摇头:“兄弟,作用还是有的,说次我们和人家谈判讲数时,猴子贴身掖着我那把锯短了木柄和筒子的五连发,瞅准时机隐隐约约不着痕迹地露那么一小下,便让那货心智不坚定的对手造成了心有余悸甚至有尿裤子的倾向,谈判也很顺利了,对不对?”
  几个小弟连连的点头,说:“对对,次真把狼狗他们几个吓傻眼了,乖乖的从东大街让出了地盘!”
  孢子满意的笑笑,说:“呵呵,那是必须的,但真用了可两败俱伤,鱼死破,只剩下亡命天涯,身陷囹圄了,所以啊,你们现在别碰枪,尤其不能拿枪办事。”
  “是,我们听大哥你的!”
  ‘哐当’一声响,狍子把斧头拍在车箱,看了一眼街道对面的一个小旅馆:“几点了?”
  “哥,差五分八点,那货刚进去不到十分钟!这会应该还在调情呢!”

  “嗯,”狍子微微点点头,又摸过他的斧子来,擎在眼前,眯缝着眼左右端详着,那深情,绝逼不是看女人的样子,更像是看女儿,满脸全是爱,慈父一般地怜惜。
  一个小弟又问:“哥,咱收账要是万一遇事儿呢,动不动手。”
  “不惹事,不怕事,真遇了也得干啊,干咱这行,本来是刀尖走钢丝,不过刀子最好也别使,使了很容易出事,你看那些带把小攮子的,通常两种人,一种是真正的职业杀手,替老大或者雇主处理问题,大多数还附带处理尸体。人家不叨叨,专朝喉咙心口窝下刀,出手要人命了,不留活口,这样的也不想后果,活一天算一天,真逮着了枪毙,讲点所谓的行业良心的抗拒到底,反正左右都是一死,幡然悔悟的供出家,在里头临死时可以少受点罪。再一种是刚出道的小混混,不知道个天高地厚和轻重缓急,动不动爱亮出个小逼刀子来吓唬人,碰个真亡命的,非当场死一个不行,过后活下那个抓起来也躲不过吃枪子儿……”

  狍子的话让几个小兄弟深切体会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之哲学精髓,这可不是教科书能看得到的,只能在实践以老带小,言传身教才能学会。
  有的新兄弟在听了孢子的话后,悄悄的收起了刀子,至于另外几个跟狍子讨债收账的老人,却是丝毫不动,一个手里提着脏乎乎的黑尼龙小挎包,里面是铁棍,三节涂着黑亮油漆的小钢管套在一起的,叫伸缩甩棍,朝下一使劲,啪甩开了,抡出来抽人,会疼到骨头缝里。
  还有一个直接背着一个帆布挎包,里面装着一块砖头,打人的时候轮起来乱砸,流星锤还猛。
  又过了十分钟的样子,一车人都下来了,他们很快的到了对面的小旅馆,控制住了里面的那些女人,剩下几个人悄悄摸到一个一个客房门口,静静地伫下,一个马仔机灵地把耳朵轻轻蹭在门,细细地听,一脸惬意。

  他也不回地竖起左手,攥了攥拳头,这是一切正常可以动手的意思。
  狍子点点头,抽出后腰的斧子掂在手里,低哑着嗓子,咬牙挤出一个声:“弄!”
  手下的一个小弟往前跨步,朝着门锁方三寸踹去,这样的门,其实里面一个小插销,用几根螺丝钉浅浅地挂着,“砰,”一踹即开,呀……呀!屋内,暧昧的粉红小灯泡也牛蛋子那么大,浓浓的腥骚之味让人鼻子发痒,床一丰腴女子白得晃眼,慌乱扯过一条花裤衩掩在胸前,虽然速度不慢,还是被大家瞧见两粒姹紫嫣红一闪而过。
  这个岁数的娘们,还能这皮色儿的,真是不错,她瞬间眉角含情瞥了一眼狍子,那不经意地一瞥,深远而厚重,既像战友对战友,又像炮友对炮友,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思。
  狍子的几个兄弟都知道,这个女子叫水妹,是一家门面暗陈的洗浴心的大妈咪,资深老鸨子,手下按摩小妹不多,大小项正规不正规的全活都做,大多是些半老娘们,倒是调教的吹拉弹唱样样精通,在本地小半个城郊地带还稍有一点知名度,颇受老年,农民工师傅和工薪阶层,大小屌丝们的拥戴。

  屋内,床侧,有个男子,赤条条光着两扇大黑腚,浑身油亮暗黑,半站不蹲地,五十开外的年纪,半秃头,满脸肥肉嘟嘟,胸前和腹间的肥肉此起彼伏着,一脸猥琐可恶,惶恐狼狈地瞪着这些人,错愕间,一时无语。
  “我,我没嫖唱,这是俺朋友,女朋友……”黑胖子对孢子说道。
  狍子今天穿了条迷彩作训裤,壮实的身板小平头,半截袖子的黑紧身汗衫下胸肌突兀着,腮帮子一咬牙,脸狰狞出好几道肉筋来,打眼看,活生生的治安联防队员的装扮。
  “你是李道青吧,”狍子声音平平的,不带一丝人间烟火。
  “是,是我,我是李道青,这位警官,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我跟你们局那谁认识。”
  “噢,认识好,规矩不多讲了,我叫狍子,受张先生委托,全权处置你们债权纠纷,你借了他20万,现在算下来50万,咱早处理早完事。”

  “操,不是警……”没等李道青吐出脏口,身边的一个小弟一把去揪着他为数不多的毛发,一下子没揪住打了个滑,随即回手拍着后脑勺按在床,“扑通,”前一脚,位置刁钻的狠,正排泄孔那里,开玩笑,翻皮子的运动鞋,硬挺的很,力度和硬度都足够碎砖断石了,李道青一声闷哼,挣扎着要起来,孢子的斧头已经搁在他脖子。
  “砍了你,是正当防卫,也是见义勇为,你这属于强间,暴力犯罪,然后报警,你强间了我兄弟媳妇,最少判你三五年,再把你这样子打出照片来给你闺女单位也发一遍,她单位人人都发,看看你和你那个漂亮女儿以后在清流县还咋混?”狍子悠悠地说。
  日期:2017-07-10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