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913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了这笔冻结的资金做保证,你丫爱跑哪跑哪去,相关部门在西汉市晚报的一个角落栏目里刊登了一则不足百余字的寻人启示,然后懒得理她了!
  夏博在听到兰彩萍失踪逃窜的这个消息的时,正陪着张玥婷漫步在一片树林,这里种满了板栗,核桃,眼看着那一树树挂满的果实,夏博心里也是很欣慰的。
  今天的天气很不错,很有点夏末秋初的凉爽。
  张玥婷扶着一株下树,微微有点喘息的说:“那个兰彩萍跑了!”
  “跑了?为什么!”
  “谁知道呢?大概是出人命害怕了吧!”
  “奥,但是这样让她跑了也有些可惜,这女人啊,绝对有问题!”
  张玥婷笑着瞅了夏博一眼,这小子咋一天一个想法,要不是你说放过她,赶走她,以杜军毅的脾气,这会兰彩萍可能已经躺在那个臭水沟了。
  “天恢恢,疏而不漏,她欠下的债总是会还的,只是个时间问题!”
  “嗯,嗯,这话是对的!我们歇一会吧,这树林挺大的!”
  张玥婷点点头,两人并肩而立,放眼望去,这一片果林在夏博来到东岭乡之后,不断扶持,鼓励,不断的投资,扩展,已由原来的数千亩发展到现在的三万多亩,远远看去,碧浪滔滔,此起波伏,煞是壮观。
  张玥婷有一个初步的打算,准备在这片果林空建起一个山索道、在果林面的山,修建温泉、旅游度假酒店,配备了特色农家乐、自摘水果和土特产制作等项目,使沉寂的果林变成了游客云集的避暑胜地,不仅大大地增加了旅游收入,而且为当地农民水果的销售提供了一个良好的销售渠道。
  夏博当然很支持张玥婷的这种想法,不然他才不会巴巴的爬山呢,这小子最近掉进了温柔乡里,身子疲惫的很。
  休息了一会,两人又打起了精神,走进果林,树海,顿时,他们进入了一个宁静、清新的世界。树海里曲径通幽的石道全长一千五百米,前面的一千二百米是平缓的微坡,最后三百米为五十度左右的山体,山高二百八十米。

  路旁有一条狭窄的山涧,清纯的山泉在山涧潺潺地流淌,用手捧着喝一口,会感到凉凉的、润润的、甜甜的,从嘴一直透到心,林长着各种杂树野花,在夏日里显得多姿多彩,妩媚动人,但它们只能是树海的点缀。山花的清香,尽管是淡淡的、悠悠的,但它充溢在整个空间,沁人肺腑,浸染心骨。
  张玥婷挽着夏博的手臂,在石径缓缓而行。她问夏博:“你能听出刚才是什么鸟在啼叫吗?”
  夏博说:“这方面我不懂,你是否又触鸟生情,诗兴澎湃了?”
  张玥婷的声音有一丝淡淡的幽思:“这是杜鹃的叫声,现在已难得听到。我们常说‘子规啼血’,是传说蜀帝杜宇死后化为子规,它的口舌皆红,一到春天,开口即啼,有人认为它是满口啼血心有不甘,也有人借它的啼声抒发情怀。辛弃疾曾感叹:‘细听春山杜宇啼,一声声是送行诗。’晏几道喟然:‘十里楼台倚翠微,百花深处杜鹃啼。’杜鹃的啼声充满着情意,可以说,人有多少情浓,子规啼血有多少悔意和惆怅。”

  夏博说:“鸟儿有成千万种,难道你独爱这种多愁善感的杜鹃?”
  张玥婷说:“那倒不是,我刚才只是听到杜鹃的啼叫引起了联想。其实,鸟儿的性情有多种多样。古人写鸟,都是抒发或寄托自己的某种情怀,某种心境。喜欢隐居的田园诗代表人陶渊明有两句名诗:‘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山光悦鸟性,谭影空人心’,这既是写鸟的本性,也是写人的本性,这个本性,是不愿被束缚,希冀在回归自然悠然自乐。此时此刻,我们不在享受这种悠然自乐吗?”

  夏博说:“大诗人,我这人只会做事,不会做诗,以后要慢慢向你学点名诗,学点浪漫,学点发思古之幽情了。”
  张玥婷说:“看来你这是在批评我的小资情调了,好,现在我收敛起来。”
  两人相视而笑,张玥婷说:“我再问你,你最喜欢什么花?”
  “我不喜欢花。”夏博的神情有些狡黠。
  “为什么呢?”张玥婷不解地问。
  “喜欢花的男人十有八九会拈花惹草,你希望我这样吗?”夏博眨巴着眼睛。
  “喜欢花与拈花惹草不能划等号,不喜欢花的男人倒十有八九可能不会是真正的护花使者。”张玥婷抿着嘴唇审视着他。
  夏博呵呵一笑,说道:“我最喜欢梅花。毛主席有句诗叫‘梅花喜欢漫天雪’,其实它不是喜欢而是不怕,它迎风斗寒傲雪开,人们称它有傲骨;且它的花都开在枝的阳面,一律朝,从无阴面朝下的,这是它阳光和不惧任何邪恶的象征。你呢?”
  张玥婷说:“梅花虽有节,但它太冷傲。我最喜欢迎春花,它在严寒最先向人们报告春天的气息,给人以希冀和憧憬,它的生命虽短暂却有价值……”
  夏博看张玥婷的心境真似进入了童话世界,便停住脚步,深情地看着她,在她额轻轻地吻了一下。
  这一吻把张玥婷的思绪从美好的回忆拉了回来。她腼腆地笑着说:“那我继续问了,你最喜欢的女人是什么类型的?”
  夏博诡秘地笑了一下,说:“有人说,英国女性之美是迷人的雅、美国是惊人的酷、日本是魅人的柔、西班牙是撩人的俏、法国是摄人的媚、国是醉人的贤,我希望我所爱的女人集这些美于一身。”
  张玥婷的手一下子从他的臂弯里抽了出来,往外撇了一点,嘟着小嘴说:“那你缠着我干什么?我可没有这些优点!”

  夏博一把把她拉到自已怀,说:“这是在与你开玩笑嘛。说真的,在认识你之前,我到底需要什么类型的女孩自己并不很清楚。也许,性、爱情、婚姻这三者既有联系又有区别。性遵循的是快乐原则,爱情遵循的是理想原则,婚姻遵循的是现实原则。古今外和过去现在,能把这三者完美统一起来的婚姻可谓寥若晨星。但是,我现在明白了,我是爱你,是想娶你回家做老婆!”
  张玥婷听到夏博这样的表白,脸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小脸红得像玫瑰一样美丽,她挎着他的手臂,紧紧地依偎着他。
  第七百六十章:秘书的家事
  在夏博和张玥婷在果林里荡漾的这天下午,清流县的却发生了一件让夏博不得不关注的事情,事情的起因本来很简单,是过去袁青玉的那个女秘书李玲家里出了点问题,她老爹搞了一个家具厂,因为资金周转出现了问题,欠下了一笔不算大,也不算小的高利贷。
  在对方债主几次催讨未果后,便决定采取暴力手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